分類: 社群服務

衙前圍村是九龍碩果僅存的市區古村,「衙前村」(當時仍未修建「圍」)的名字早有記載於清初(1688年)的新安縣志中,而在父老長輩之間流傳的立村傳說則可追朔至600多年前的南宋時期;可是古諮會早在94年就評定了衙前圍村不屬於「古蹟」,表示不反對其重建項目的開展,並於99年、00年及06年再次確認這決定,古諮會認為衙前圍村基本格局完整,中軸線面貌猶在,但護城河及木橋已不復存,而且大部房屋經過後期加工重修,並未符合古蹟的「標準」

我唔係話年老同需要座位嘅程度無關,但係其實都有更多因素需要考慮,年齡從來都唔係唯一因素,你點樣從眾多乘客中搵到最需要座位嘅人?

自惑?自畫!

現在他每天與退化的記憶競賽,他無時無刻計算著今日的日子、時間,每天重複著同一行為和動作,以喚醒他自己對身邊每一事物的認知。他甚至連自己是誰也逐漸忘記,每天靠照鏡子,尋回自己。他喜歡畫畫,看著鏡子,拿著畫筆,透過畫畫來確認自己的存在。而他的重複行為,成為了他創作的主要風格。小溫的筆觸有力,有規律性地重複圖案和顏色,而在這繪畫的過程中也舒緩了不少小溫心中的不安情緒。

醒獅台下十年功

「好緊張呀,我個心卜卜跳,一陣局長會在這裡,一定好多人啦!」傑文十分緊張地說。傑文今天會參與一場社企開張儀式的舞獅表演,他擔演獅頭的角色,這是舞獅表演中的靈魂人物,不容有失。加上今天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會參加主禮,這是他眼中的大人物,傑文心情愈是緊張。

由於盈盈有抽筋毛病,阿Fer會讓她午睡,以減輕發作的情況。「礙於她這習慣,從小到大,我們一家只能作半天的活動。」多年來,阿Fer一家從沒有一起去看電影:「這些基本的活動,對我們是近乎不可能的,盈盈在黑暗陌生的環境會極度不安,所以我們連嘗試也不敢。」但他感到欣慰的是,其他子女都很懂事,從沒抱怨過他們這樣遷就盈盈,因為他們都諒解到:「她可選擇的已經不多了,空閒的時間,我們都會留給她。」

「你可能會覺得我這裡好嘈好亂……」但孩子到這裡一段時間後,不止學業改善,有家長聽到孩子得意地說︰「我學會看手冊、執書包,以後不用你幫了!」有家長說女兒一星期內由沒自信,變得肯嘗試解決難題;以前常發脾氣大哭的孩子,情緒變得穩定;從不做家務的孩子,主動要清潔教室、爭住洗廁所……

小王是一隻十分痴情的狗兒,每日總會太陽初起5:45am ,就會自然站在一個區下大廈樓下前座的門前等待著阿寶的主人並同肩散步,只為見她一面 ,每日如是,儘管風吹雨打,很多時侯,也會失望而回。才後,才回到停車場短睡一回。

作為南臺灣頂尖的科技大學,電影相關社團不缺席!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全新成立電影相關社團,「高應大映画社」的社團課程大致分成電影理論分析,以及實務方面的拍片教學。創辦人葉乙萱企圖將映画社打造成一個能讓師生互相討論電影的媒介,社團請來劇場人郭孟寬擔任老師,他藉著導讀引領大家認識電影。目前映画社還在設立期,未來有機會和其他組織合作,推出更多彩的活動。

多個talking point 的聖誕禮物

我在一家上市公司從事企業傳訊工作,每年舉辦的活動多不勝數,送禮品的需求也確實不少。數年前我們開始採購殘疾人士的產品,其中我們訂購了一批馬賽克飾物盒,是由香港明愛賽馬會荔景社會服務中心的精神病康復者親手製作的,每一塊彩色玻璃都是由這些康復人士逐片逐片剪裁再貼上去。產品質素不但高,而且那種蘊含的心血和意義,令這些禮品彷彿套上了光環。

上小學後,他的自閉特色惹出不少麻煩,令「陳俊傑」、「陳俊傑個家姐」、「陳俊傑個細佬」在校內相當出名。以前小學老師不知道自閉症這回事,不明白他的一些固執行為,例如考試時弄扔了擦膠,他堅持要找到擦膠才繼續考試,監考老師說了句氣話︰「咁你畫隻龜落去啦!」他就真的在試卷上畫龜。

不一樣的魔術

上個月我出席了某一機構的週年晚宴,我被一個魔術表演吸引住了。男魔術師拿著一個布袋,女的優雅地把幾條絲巾逐條放進布袋中,然後魔術師把布袋反轉,得意洋洋地展示絲巾不見了。女魔術師隨即報以一個疑惑眼神:「絲巾究竟在哪裡?」,轉頭拿起一個透明盒子,媽呢媽呢空,盒子裡立即變出剛才的幾條絲巾。台下觀眾拍案叫絕,台上的兩位魔術師顯得有點兒靦腆但驕傲。

大學畢業後,她成了大專講師,主要教授專用英語及翻譯。近年來,更成為別人的眼睛,投身一個描述流動光影的世界──「口述影像」,致力幫助視障人士,娓娓道出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故事。她,大專講師暨口述影像員梁凱程(DawningLeung),將和我們細說她的故事。

走過地獄的廚神

「難道我就要與這些藥物共渡一世?」這時她開始嘗試尋找精神寄託。她一直都很喜愛烹飪,只不過這興趣一直埋沒於繁重的工作中。她開始重新走入廚房,執起鑊剷,鑽研中菜。她在煮食過程中找到過往多年來未有過的平靜。隨著她的情緒穩定,她開始嘗試停藥,因為她實在受不了藥物帶來的副作用。這段時間,她主動到煤氣烹飪中心提出想做導師,同時她也開始創業,提供上門到會煮食服務。就是這樣,在烹飪的陪伴下,她的嚴重抑鬱症不藥而癒,到現在她已經三年沒有服藥了。

香港首屆自閉症研討會日前舉行,講者之一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他與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正倡議立法保障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規定為每名學生設個別學習計劃(Individualized_Education_Program,_IEP),雖然教育局已表示反對,仍計劃於明年初以私人草案於立法會提出,又炮轟政府執行融合教育的表現是災難。

「說實話,Carmen的學歷可能比我們一些同事更高,她的學習和工作能力亦很高,現在是她實實在在地幫我工作,解決問題,而不是我在幫她。」Carmen的上司Tiffany續說:「Carmen加入了我的團隊後,我感覺到同事之間更加團結。由公司知會我們將有一位殘疾人士加入,到現在我們不但認同公司的做法,而且大家好像有了一個新目標,朝著這個方向一同做好,這種向心力和凝聚力是前所未有的。」

同志遊行,意義何在?

坦白講,自大愛同盟出現,在LGBT界因為一班明星及知名人士高調撐大愛同盟,搶了不少風頭及人力資源。於普羅大眾推動平權認知,大愛同盟事實功不可沒。只是,作為LGBT界,對於在2005年已開始為女同服務及在此界別推動有關學術研究的女同學社,十多年貢獻也不能抹煞。尤其GdotTV曾以不同角度探討女同相處之道,其實女同群體來說是一個非常珍貴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