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紙筲箕

成功的背後 - 百利冰室

被問及幾十年來最難忘的事,韓生想了想,道出這個故事:「幫襯了我們幾十年,平時都只坐個多小時,但那幾天,他不知怎的,每一天都要坐上三,四小時才肯走 。後來他兒子來告訴我,他走了。」整個訪問過程中都很樂觀直率的韓生,說到這裏,兩眼都不禁閃過一昧哀傷:「也許那幾天他有預感自己大限將至,所以要多坐一會….他大概捨不得這兒吧。」

不變應萬變,街坊理髮店

玫瑰保留著六十年代的裝潢, 五十年前的事物,都封印在這小小理髮店裡,保留著舊式理髮店的格局。踏入店內,更會嗅到一股不屬於這個時代的味道。舊式綠白地磚,舊式的櫃門配上啡色的燈掣,舊式的電視播著舊電視劇,玫瑰的門,簡直是穿越時間之門。真想不到在這個時代巨輪裡,縱使外面的世界變化萬千,但玫瑰仍然能勇敢地停留在上半世紀的時針上。 店內環境固然帶著濃厚舊式的味道,卻不乏廣東理髮店 玫瑰的環境並沒有與時並進,理髮收費亦「跑輸大市」。

昔日漁港風情 愛秩序灣公園

愛秩序灣公園位於筲箕灣愛勤道和愛德街交界,面積廣闊,約有22000平方米,提供廣大的地方給市民遊玩。公園在2011年4月11日正式啟用,設計新式獨特、設施齊備、設計融合了筲箕灣的地區特色,把昔日漁港風情表露無遺,是休憩消閒的好去處,因此很受區內市民歡迎。

位於電車站旁的賴慶記棉胎店自六四年開店已屹立筲箕灣逾半世紀,可說是區內最有誠信、最有人情味的商店。但老闆說著筲箕灣的變遷都不禁感嘆,這個社區不僅環境變了,人也變了。上一代的人都喜歡傳統中國的手工藝,但現今社會金錢掛帥,顧客追求新款和價廉,裙褂刺繡相對地變得保守和老套,追不上潮流,因此漸被淘汰,更遑論有年輕人上十年來學藝了。手工藝失傳,老闆語重心長的說:「最緊要珍惜。」筲箕灣只剩下這古老的棉胎店,我們會好好珍惜和為這傳統堅持嗎?

筲箕灣的街頭藝術

(文章刊登之時,活動只餘下11月10及11日,即本週星期六、日) 由十月廿七日起的連續三個週末下午,望隆街休憩處都有一班人,掛著大幅橫額在休憩處內跳舞、玩音樂。究竟那是一個怎樣的表演?為甚麼要搞街頭表演?又為甚麼偏偏要在筲箕灣搞? 原來,這次街頭表演是一個藝術計劃的其中一環,計劃 名為「筲箕灣:我想住嘅地方」社區文化藝術計劃,計劃先前訪問了十位不同的筲箕灣街坊,然後藝術團體「妙思舞動」把當中的故人舊事 、 地方傳說等用舞蹈演繹,實行用身體動作說故事。

筲箕灣外賣攻略(一)

《紙筲箕》第一期,為各位街坊朋友送上「筲箕灣外賣攻略第一擊」,搜羅東大街一帶的外賣電話,以後無論是在家派對、麻雀耍樂、開工OT,只要一紙在手,就可叫盡區內外賣。我們更將所有外賣紙 scan 好,只要一 click 一印,所有外賣紙即時到手。

與老水差談筲箕灣,以及其他

筲箕灣的避風塘近岸,未填海前是淺灘。避風塘環境擠迫,而且品流相當複雜,黃、賭、毒都有,但未及油麻地避風塘嚴重。避風塘的娼妓,叫「艇妹」,其船為「花艇」。現在是「一樓一」,以前是「一船一」。據講,銅鑼灣的「一船一」還有過夜服務,完事後拉下布,就可以睡。基本上,他談到筲箕灣的,大概就是這樣一點點。但,他講了一些水警故事,非常值得記下。在五六十年代當水警,甚麼都要做。入境啦、緝私啦、捉賊啦,還有,撈屍。(其實現在的也要做)那時候的浮屍哪裡來呢?原來是從珠江口漂浮下來的,在青山灣一帶「出沒」。那些浮屍,全部是在大陸被五花大綁,拋下河淹死流下來的。

《紙筲箕》的呼喚

成昌樓,1967 年建成,有 8 層,共 39 個單位。2012 年清拆,是一棟頗有特式的唐樓。為甚麼要寫一幢已經拆了的唐樓,因為,它就是舊區的寫照。據聞,成昌樓會改建成酒店,是檔次不高,供陸客住的那種酒店。屆時,筲箕灣由一個住宅區,變成一個半遊客區。服務街坊的商舖不敵服務遊客的商舖,舖租節節上升,小食肆不敵連鎖餐廳。筲箕灣出現賣手信的店舖,Menu 有簡體字。這,是你想要的嗎?

筲箕灣海濱花園

筲箕灣沒有室內運動場,反而西灣河有兩個。泳池,筲箕灣也欠奉,要游水,筲箕灣人會選擇柴灣泳池、石澳、大浪灣、或比較新的港島東訓練池(在西灣河)。自愛秩序灣一區起好後,筲箕灣人要免費做運動,很多會選擇去「愛秩序灣海濱花園」,它由譚公廟一直連綿到嘉亨灣(即東區法院側),臨海而闢,面對避風塘,雖不算人間勝境,但也算是相當舒適,很受街坊歡迎。

構思整個《紙筲箕》的時候,其中一個最想做的主題,是從填海歷史看筲箕灣的發展。為了做這項調查,筆者去了中央圖書館的地圖圖書館拿了些舊地圖看,一看之下,發現了很多不為所知的舊事。地圖,果真是記錄舊事的一種途徑。地圖誌第一回,和大家看一看一幅 58 年的舊式街道圖。

筲箕灣山邊台

在筲箕灣天后廟旁,有條叫廟東街的小街,整條街只約 30 米長,微微的斜上,上圖所示就是盡頭。山邊台這名字起碼可追溯自 50 年代,那地段已正名為山邊台。而廟東街,顧名思義,就是在廟東面的街,以前「安利魚蛋粉麵」就是在這兒開大排檔。廟東街的盡頭,被鐵網圍住,裡面一片破石牆,雜草亂生,以前是寮屋,就是用鐵皮和木搭建的住處。九十年代前,這兒一直有人住。實際有多少人家不得而知,但從前居民口中得知,至少 70 人家,由這兒一直延綿至東威大廈後面。

陳屏先生是土生土長的筲箕灣人,筲箕灣水上人。回望一生,他都在筲箕灣生活,做海鮮買賣的生意。訪問屏哥,主要是因為我們想採訪水上人,我們先上他的住家艇參觀,發現住家艇出奇地穩定,也相當寬敞。訪問屏哥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是「誕會」的負責人之一。雖然誕,是賀得更大,但屏哥說,誕會卻面對無人承接的問題。他說,誕會做事的人,走的走、死的死,他五十多歲,已經是最年輕的人了,要成立有限公司,還差點不夠法定人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