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下一站是……》

從以往不理政事,到後來開始主動接觸,並開始在鍵盤前宣傳,到後來走上街頭,其實不算是種覺醒和進化,在突破害怕改變的枷鎖後,這其實只是個normal progression。而你願意衝出自己的comfort zone,離開自己的房間,為自己所堅守的信念走出來嗎?《下一站是……》的手永遠等著你來牽。

鄭生反對佔領運動,雖然佔領運動對佢無乜影響。咁點解反對?「我有朋友做金融,啲客喺大陸,因為佔中唔敢落黎,無嗮生意。」原來如此。咁鄭生多唔多同朋友討論佔領運動?「梗係有啦,個個都反對!」

這些人也覺得如果都是錯,給我一個甚麼樣的普選我也沒所謂了。繼續問:但若果都是錯,當中都有分「一早就錯」和「後來才錯」和「只有少少錯」的候選人吧。給你一個提名權,會有較高機會選出一個可能「對」的特首吧?

印象比較深刻係一位帶狗散步的壯年哥仔,佢係當日唯一一位對831人大方案表示支持。佢對於貪污及不公義的政制下,納税人的錢變成一隻隻大白象都無所謂,視若無睹;雖然佢育有一幼子,但對於下一代有無自由民主社會制度無甚責任感,一於少理,一心只向錢看。令人深省何為尊嚴……金錢經濟?自由民主?公平社會?

一個醫生既專長,係判斷一個人有無病;但唔使做到醫生,我都知香港病左,而且病得好緊要;而且其中有個病,叫做政治冷感。

跟很多中年婦女探討政改與佔中問題,當中不乏支持學生支持真普選但不知人大831方案為何物的人,而裏頭更多的是反對佔中但支持真普選的人。我嘗試解釋真普選的真諦、人大方案為何是假普選及通過後的隱憂,最後成功另一位無意見人士轉化為反對此一方案。在這街頭對話中,我遇到一位校長,她鼓勵我們學生以理性和平方式爭取民主,並加強宣傳民主與民生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