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一國兩制

根據黃文放的回憶,直至1981年4月,中國政府還未作出決策,還期望英國不要提出香港前途問題,不要逼中國表態。相信不少人都知道,新界租約問題,是1979年港督麥理浩訪問北京時,主動向鄧小平提出的,當時麥理浩要求鄧小平,同意港府批出的新界土地契約,有效期可以超越1997年,鄧小平拒絕;同時,亦明確告訴麥理浩,中國關於九七問題,現在未有政策,而且希望英國人不要太早提出這個問題。

人手一本,全民熱研白寶書

如果要評論一份報告書寫得怎樣,最基本就是驗證事實,要針對報告書裡面提及的各種範疇,包括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一部分一部分地找錯處。(這樣才能使這份報告書日後重寫時能寫得更好?)略看一次,發現這份東西最大的問題是,各種評估實踐成效的指標非常不一致,有的是說某些東西增長多少,有的是說某些東西現狀如何等等…是否因為某些東西做得不好,為了讓它看起來比較好,所以才會不斷變換標準去暗渡陳倉呢?另外,有許多和事實或計劃書裡提及的內容有出入的,包括公會就白寶書裡提及有關法官等司法人員應該愛國等論調提出有力的批評,也有網友對書裡有關沙士的論述提出了另外的一種說法。希望在從事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領域的朋友也一起當這份報告書的評委,一人一眼一筆,看看報告書裡有哪些地方是不符合事實的。

白皮書一出,眾人譁然,譁然源於內容的大膽,毫無隱藏地正式打碎了很多香港人最後的幻想。香港人一直以來堅信的「高度自治」和「一國兩制」,被中央全新詮釋後,終究名存實亡。一直自為是理所當然,一朝之間,發現原是皇恩浩蕩,現在擁用的,都是香港不配,是中央政府寬宏所給的。

為甚麼香港傳媒政客對「內地」一詞的運用可以如此統一,像共產國家的軍演環節一樣?香港電台甚至更發生過不少受訪者口講「大陸」,但出來的字幕換上「內地」一詞的案例。為甚麼?因為這是中共規定的。

港人治港

中國政府正利用緊香港政府,肆無忌大地去摧毀香港的一切制度,佢哋可以毫不羞恥咁將一個單方面輸入人口嘅移民/殖民政策講成家庭團聚計劃,去吸光我哋幾代人辛苦儲落嘅儲備;同時,亦將人治嘅風氣加入香港政制討論,將中國官員口中講嘅嘢照抄出來,話係對法律文件嘅解釋,試圖要達成中方能篩選特首候選人嘅選舉。呢一切嘅發展,同香港人所理解嘅高度自治,即係香港除咗國防同外交之外係完全自治嘅願望,實在相差很遠。每當有香港人開始醒覺,提出唔能夠讓香港西藏化,亦同時提醒台灣人不好俾中國呃嘅時候,中國就用喺香港嘅喉舌,「譴責」有關人士在分裂中國。

假如香港人自認承傳得了英國佬的法治精神,那麼也請自認是香港人的,不要在這個話題上「鑽空子」。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的文字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對於所謂「沒有寫明是機構提名」,按「指為僭建」的人士要求,就應該寫成:「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 『以機構提名方式作出提名後』普選產生。」

申請綜援,取消七年規定,還是要依那堆規定去審。但他們「有權申請」,本身就破壞了「香港人」與「還未成為香港人的新移民」的分界線。他們本來是無權的,現在很快便會有跟你一模一樣的權利。這是一種逾越,將「香港人」這回事毀了。如果有人遭遇不幸,急需社會人道救濟,社署也可運用酌情權。但是一刀切的取消七年界限,只會引起對「香港人」身份的連鎖挑戰。因此,既然新移民要拿綜援得等七年是違憲,那麼公屋要等,也是違憲。所以新移民下一步要挑戰公屋資格、各種福利資格,乃至出任公務員和選舉權,是一張順理成章的路線圖。

左翼份子,你們終將獲赦免

你們痛恨香港的不公現狀,日夜惦掛打倒李氏家族的壟斷霸權,期望政府透過福利政策將財富再分配,讓貧窮的、弱勢的社群得到向上流動的機會。你們一視同仁,無論是默默耕耘的香港人,抑或是為著家庭團聚而千山萬水南下來港的新來港人士,你們都視之為香港居民,儘管法律上居住滿七年方為「永久居民」,但你們認為,福利是給予有需要的人,與居港年期無關。你們無法理解對於終審法院判決感到憤怒的人的感受,只覺得從理性、從法律以至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你們的信念都無可爭議。

陳雲:《香港遺民論》

這本《香港遺民論》承接上一本書,繼續深化香港本土化的理論,據說還會有下一本《中華聯邦論》作為三步曲的總結。其實若果平時有在上網看陳雲寫的文章,這本書沒有什麼新鮮的內容,他要說的話早已說過幾十遍了,只是在書中很有系統地表達。看這本書不只是看陳雲宣示的立場,更重要是閱讀他如何一步步推論建立他的本土理論,不論你讚同還是反對他有關本土運動的意見,只要你有心要作知識性上的思考和討論,便不能無視這本書。

從「夾縫」看本土意識

上世紀九十年代,身處象牙塔的學者也熱衷研究香港人身分問題,參照外國學者對香港人文化身分的描述,多以「夾縫」(in-between) 去說明香港人的處境。「夾縫」的確突顯了香港人身份的曖昧和尷尬。我們並非英國人,我們只是在英國殖民地生活的香港人。我們大部分也是黃皮膚的華裔人士,然而,我們和中國大陸的華裔人士又不太相似。身處「夾縫」的香港人到底應該如何看待自己的身分?

電視發牌風波,王維基帶領的香港電視「大熱倒灶」。三揀二的決定,再次體現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而這個結果,卻是北京的專權者精心安排的局,甚至樂觀其成。北京透過代理人直接統治香港,操控香港的政經文化命脈;以其政治權力,寫下香港的遊戲規則。過去,一些對政治無知、冷惑甚至討厭的人感覺不了;不明白香港多了一群躁動不安青年,整天都在聲討權貴,卻不去「由低做起」。今日,或許他們終於有所眉目。

只是「城籍」而已

每個人也有國籍,每個國家也有自已的國歌和國旗,這大概是常識。香港人呢?說我們是中國人?國內官方語言是普通話,香港官方語言是廣東話; 國內人駕左軚車,香港人駕右軚車; 國內的流通貨幣是人民幣,我們花港幣;國內人寫簡體字,我們寫正體中文;中國國旗有五顆星星,我們的區旗印著一朵洋紫荊,還不要說大相逕庭的文化和習慣差異了。此等種種,我們真的完全是個中國人嗎?97前出生的孩子,出生時都是屬英國人統治的,學英文,拿BNO,可是說自已是英國人又說不過去。你要我由衷地邊凝望著那五顆星星,邊唱《義勇軍進行曲》,邊流眼淚,對不起,我辦不到。

因為香港的主體被一些同時親中和親美的政客寄托在「民主中國」上。因此我們面對所有與中國有關的人與事,大至前途問題、小至中國遊客和走私客,我們都不是先想到實際利害,而是先想作形上思考。我們在中共後面看到五千年的深沉中國;在那個在街上大便的中國小孩後面看到農民性格或者中國的落後無救;在中國後面,我們看到民主中國,一個我們無法逃避的可怕天國,所以我們必須包容一切 - 我們不是先以本能來思考,而是被形上世界所囚禁。因此,我們包容了「回歸」、也包容了所有侵犯我們的人和事。因為我們不是先想到自己受害,而是先想到現象背後的象徵意義。

回想當年,鄧小平為了要回收台灣,的確做了不少功夫。尤其在於可以保持「民選政府以及保留軍隊」這兩點,簡直有點聯邦的氣味了。1983年7月,老鄧是這樣講的:

祖國統一後,台灣特別行政區可以有自己的獨立性,可以實行同大陸不同的制度。司法獨立,終審權不須到北京。台灣還可以有自己的軍隊,只是不能構成對大陸的威脅。大陸不派人駐台,不僅軍隊不去,行政人員也不去。台灣的黨政軍等系統,都由台灣自己來管。中央政府還要給台灣留出名額」。

到底這張一國兩制支票台灣是要否會接受?

和郝鐵川筆戰?

鄧飛你這個衰仔也別禍從口出,讓真正的分離份子有機可乘了吧,我可沒有講過主權要從「時間與效力」這種觀點看呀,重點是要在地人民的同意! 否則新疆西藏要反起來的話,看來就可以引述你的「見解」了。講說話要瞻前、也要顧後。新疆和西藏自治政府現時之確實存在以及主權統一,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新疆西藏加入成為共和國的一部份,而這點也是國際承認的嘛,這個就已經不是帝國版圖而是主權領土囉。要爭拗的話,只是其「目前的代表性」是否明確得到「在地人民的確認」而已。……

因此對於香港政制的各種紛爭,其實爭來也多餘。假如不能秉持「多元並存、互不排斥」這一條民主的原則底線,形式上的所謂民主也不會帶來安定繁榮,更遑論和平統一。先前幾篇講埃及的文章,大家可以參考一下:假民主與真獨裁,那才是大亂的源頭。因為兩者都明顯背棄了「多元並存、互不否定」這一個民主的基本原則。

《公天下》︰以古諭今

作者引經據典,描述了「公天下」(堯、舜)、「平天下」(禹、湯)、「兼天下」(文、武、周公)、「霸天下」(秦始皇)和「龍天下」(漢高祖)各種模式和利害關係。歷代的統治者就是想方設法求個長治久安。他用國土規模與中央集權的正關係(曲線或直線不論),指出由於幅員廣大,要天下太平就需要中央權威來「維穩」,以力維穩,越維穩越不穩,越不穩越維穩,變成極權,貪腐茲生,亂源不可收拾,朝廷最後崩潰。可是不論各種天下模式,朝廷會土崩,中國卻不會瓦解,種族和文化的承傳不絕,天下很快又「抱在一起」,這是儒家寧取家天下而放棄公天下的底因。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