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一黨專政

瞄準1220 同狼英攬炒

狼英失勢是代表中共內部對港極左冒進路線的挫敗,人亡政息,路線是不會延續的。現在能除去689,他背後那一派主張香港急速大陸化的措施也會停止,對於保衛香港本土價值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更重要的是,對佔領者秋後算帳,也很大機會隨狼英下台而停止,這給予我們空間日後可以再次發動同等級數的運動。所以作為「攬炒」的條件,必須包括「成立法定調查委員,追究鎮壓責任及警方一切濫權行為」,一併交出狼英與禿鷹的人頭。

到某一天,也許沒有國界存在

在早幾天的時事節目中,一位雙非媽媽表示因承受不了香港人的異樣目光,最後決定舉家搬回天津,但仍計劃移民德國。我突然發現,這一切根本都是一個「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的迷思:內地人嚮往香港的自由,卻看不見香港生活壓力之大;香港人嚮往外國風景幽美,亦看不見他鄉的種族歧視……良禽擇木而棲,我們只看見別人的好,自然而然的被吸引過去,實是無可厚非。在這個人人到處飛的年代,我愛的不只是我的祖國,不可以嗎?

我想這些「白色恐怖事件」,真的讓很多港人,由「愛國」變「怕國」,更有不少人,由「怕國」變了「恨國」。但說回頭,到底「愛國」有什麼問題呢?「愛黨」又如何?為何這兩個字,變得像廣東話的五字粗言一樣,成了禁忌 。誰說「愛國」,誰便是共匪,千夫所指、見利忘義的無恥之徒。是否「愛國」這詞被中共騎劫了,別人就不能用?說實在,我敢說「我愛中國」,我也不介意別人說「愛共產黨」,懶理你指責我是中了大中華主義的「情花毒」。「愛」從來都是個人選擇,這是沒有律法禁止的。

而張曉明踏入立會這一刻,其實中央已經很明確顯示香港誰是真正的當家,必然是西環也。張在午宴說話沒有一點退和含糊,而且也演了一下幽默甚至一些九唔搭八的對白,這是因為他不怕,出什麼籠都可以在他管治之中,正如江澤民當中的too simple一樣,就是代表著張現在是權力在握,在香港是他話事。而且其他立會議員亦知風向,個個對其恭敬程度更多於梁先生,已知道是什麼事來。

談到這個「公投」的情況,也又真是事無大小也可以公投,而除非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否則瑞士的投票率不會低於40%,而且是記名投票,超級超前世界標準。搞得連聯合國也要過問,但也只能「記錄在案」而無法加以「問責追究」,皆因聯合國人權公約規定,為了「保護人民自由投票,投票要不記名」嘛。瑞士人的反應是「民主不需要外人來保護」。真豪氣。在這種社會制度裡面,請問你可以如何「瞞上欺下」搞腐敗?

河南審計部門2009年曾進行過一次排污費的專項審計,結果表明,6縣(區)環保局實有人員765人,但財政供給人員僅159人,只佔總人數的20.8%,而「自收自支」人員也就是「編外人員」,佔總人數的79.2%。

一個號稱「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一黨專政」政府,「編外人員」竟然達到接近八成! 這是什麼概念? 就是「一個正式的官,還要另外配置四個不是官的人手來執法」。

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 就是「政府功能基本上不能運作」,否則何必「外判」去了?

「平反」的迷思

究竟「平反」六四有否意義?在中共的歷史中,「平反」是不重要的。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後,可以平反;反右運動,再平反;大躍進,又平反;文化大革命,再再再平反。每一次的群眾運動,中共可以有無數個理由平反,「擴大化」、要平反;「嚴重災難」、要平反;「個人崇拜」、又要平反,但中共是否真的有汲取教訓?以往逼害五十五萬名知識分子,今天再逼害劉曉波、胡佳等維權人士;先批鬥地主資本家,今天還可以強徵土地、強搶民產;以往有不法資本家、幹部,今日有無數貪官。中共真的有汲取教訓?真正的弊病便是一黨專政,而中共也絕不可能改變這大原則。即使今天「平反」六四,他日可以又有「七四」、「八四」、「九四」,而我們屆時又要「平反七四」、「平反八四」、「平反九四」,我們還有多少次要「平反」?

著重形式而不論內容的,是為「形式主義」(Formalism),可見於宗教、藝術、數學、文學、哲學等,更可見於香港。情人節食假浪漫西餐、母親節突然在Facebook曬孝順、一年燒幾次銀紙放煙花污染環境而繼續「嘩!嘩!嘩!」,以及每年六月四號晚到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不不不,我不是說六四不要平反,要的,但是怎樣做?二十三年來,維園三步曲有:唱K蠟燭R捐款。

郝文說道 「需用時代特徵、中國特色和香港特點相結合的立場,去看待香港的政治體制,去完善香港的政治體制」,「時代特徵」難道就是把一切都停留在《基本法》起草之時嗎?今天世事紛繁,香港人對於真正的「當家作主」渴求已比30年前走了很多步,我們要的是真正的能帶領香港進步的領袖,而不是北京政權的代理人。「中國特色」,說到底就是不民主專政統治,郝文所說「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單一制國家,同時又是一個在單一制前提下允許某些地方具有較大自治權力的國家」,我想指出的是中國「自古」至辛亥革命之前,只是帝制,從來沒有出現「民主」,假如中共真的以為自己是「民主」,就別搬什麼「自古以來」來為一黨專政開脫。至於「香港特點」,現在的意義就是要「真普選」,不單是投票一刻的普選,而是全面的,包括「參選權」在內的普選。

我仍然不明白中共為何要這麼辛苦,左搞右搞,誓死不讓泛民、反對派 「入閘」 參選。不少親共人士,包括近期李慧琼都說,大部分香港人都是 「愛國愛港」 的。那麼依照他們的邏輯,將來普選, 「愛國愛港」 的香港人又豈會這麼傻,選一個跟中共對抗的 「非愛國愛港」 候選人呢?既然大部分香港人都 「愛國愛港」,那麼搞事的泛民、反對派又怎能得到民心,贏下特首選舉呢?他們究竟擔心什麼?愚笨的我想問問大家,這算不算自打嘴巴呢?

中共深明槍桿子裡出政權的道理,內戰的步伐一點也沒有鬆馳下來。1949年政權易手,中國共產黨旋即將「一黨專政」、「人民民主專政」寫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民盟這時候才發覺往日政治上的盟友與國民黨的主張無異,民盟根本不可能透過民主程序執政。毛澤東當時建議包括民盟在內的八個民主黨派可以繼續保留下來。作為共產黨領導下的參政黨,民盟調整方向,提出了「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作為共產黨與民主黨派之間的關係方針。事實上,在中共執政初期,民盟成員擔任過中央首長副職及部長的職位。

如果「中央執意斷水斷糧」要求香港人不再「抗拒干預」,請把香港「驅逐出境」。讓港人完全過渡到「新加坡模式」去。

新加坡模式說到了底,就是和美國一樣,「搞獨立」噢。

各位,既然發夢冇咁早、也沒興趣搞港獨,也又請大家繼續上網打機,不要過問政治啦。

而各位中央大員,也別來發此春秋大夢,請勿以中央意旨、人力物力和時間,企圖或意圖誘使或鼓勵或迫使本港無知少年向新加坡學習「搞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