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上水

筆者理解到熟食小販們及警方均但求「搵食」,亦相信警方無意刁難一眾小販,他們只是接獲有人報案而趕抵現場,正如片段中的警署警長所講「警方無時無刻都盡力去做!」但倘若此種衝突持續,到底誰是誰非,就由讀者及市民自行判斷,同時亦應深思可有解決方案避免這種不必要的衝突發生。

【上水火車站】 平日水貨佬滿街的情況已不復見,特別是上水火車站彩園村出口一帶,以往滿街都是煙蒂、紙皮箱、索帶、手拉車,充耳都是普通話,今天上水居民都難得清靜。

無樓,即代表你無錢;你無錢,十居其九都是因為你無一份穩定而高收入的工作;即係點?即係你廢囉!因此,香港孩子從小就已經被灌輸「成功人生之秘訣」:女的嫁個有錢佬,樣貌好一點的,哪怕不懂唱歌、演戲,也要加入娛樂圈,靠緋聞上位;男的就要勤力讀書,上到大學就當然要選擇醫科、法律或工商管理,畢業後就開展成功人生之路—賺大錢(工作和炒樓炒股)、買樓買車、飲紅酒、看法國電影……

我的香港夢

當中國國家主席對傳媒訴說中國夢, 我想說:我有個香港夢。但願香港各區不再受自由行的惡行污染,可繼續在本土特色小店購物;但願香港出生的學童不用跟「雙非」學生爭奪本區學位,不必跨區上學;但願居住於上水區居民能夠自由出入, 不再碰到水貨客;但願香港人不需再受高樓價之苦,想置業的人能夠置業,希望有下一代的市民可願望成真;但願香港人可以自己選擇由誰來管理我們的家,不再由中國政府委派或欽點某某來當行政長官,立法會所有議員都由直選產生,再無功能組別的議員。

七一遊行十年祭

一年下來,梁先生有那項施政是真心為香港人謀福祉呢?新界東北發展其實就是要消滅港深邊界,「港人港地」根本與香港人無關。去年九月的「反國民教育」運動,表面上,政府讓步了,不再推行國民教育科; 實際上,國民教育這陰霾仍籠罩香港教育界。去年九月開始,網民發起多次「光復上水」行動,與大陸水貨客屢次發生衝突,才逼使港府實施條例打撃水貨客,可惜至今成效未彰。今年年初的「限奶令」只是市民獻計給政府的權宜政策,並非梁府的神機妙算。

上書廢除遷界令、解救百姓於死深火熱的人,並非一位漢人,而是一位滿州人,叫王來任。他上任初期,已上書朝廷廢除遷界令,但根本不獲重視。三年之後,這位好官重病在身,還遭革即處分。人之將死的情況下,他再次上書朝廷,說了一大堆無人敢講的說話,然後就病死了。這份「遺疏」到了皇帝手上,變成了死諌,份量大增,於是清政府在1669年下令復界,百姓可以回到原居地。居民回家後,感謝王來任,於是在上水石湖墟設「巡撫街」,建成報德祠,不過報德祠於1955年毀於大火。以前負責管理報德祠的「周王二院有限公司」,今日依然可見他們的招牌。至於今日錦田的「周王二公書院」亦都是紀念王來任,而且是更加出名。因為他們每10年舉行太平清醮,已有300年歷史,共舉辦了32屆,上次舉行是2005年。不過,復界令並不惠及大嶼山居民,他們要到1683年收復台灣後才可回家,前後離家接近20年。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香港雖然地方少,但不乏郊遊接觸大自然的好地方。行山的話,路線難度由淺入深,一應俱全。常常聽到行山前輩說香港的山峰有三尖,雖然有爭議,但大致定為蚺蛇尖、青山及釣魚翁。想一嘗攻頂滋味的話,釣魚翁可算是最易上手,而且交通方便。詳細的路線圖可在「遠足香港」找到,資料應有盡有。雖說是最易上水,但攻尖登頂,亦需要足夠的體力及經驗,量力而為。路線 :五塊田==》上洋山==》廟仔墩==》釣魚翁==》布袋澳

邊城小記

寧靜不代表簡單,閒適不代表安逸,這座簡樸的上水小鎮,往往站在鬥爭的前沿,成為華南地區的暴風眼。原居民抗擊英軍,游擊隊伏擊日軍,偷渡客越界求生,水貨客引發矛盾。不過,話說回來,友人在途中說得好,放眼如此風光,揚言光復的人,會有心細賞眼前的邊城風景嗎?

誰搬走了我們的奶粉

其實沒有誰搬走了我們的奶粉,只是我們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從我們眼前溜走罷了。今時今日,港人所生育的孩子淪落到了連奶粉也沒得食的田地,責任不只在搶購的大陸人身上,也在賣港水貨客和好施仁義者身上。在香港,善良的人很多。善良本來是美德,應當提倡,只是奸惡當前,包容就是縱容,設身處地就是自掘墳墓。大陸人不勝其煩地重提又重提於己有利的歪理也罷了,最教人難堪的是連香港人也緊抱這些於己無益的論調不放。而最常見的,我羅列如下。

塱原濕地一天遊

若你喜歡雀鳥、蝴蝶、蜻蜓等等,一定會愛上這裡。除了生物外,田園裡種植了不同的蔬菜,可以在稻米田園旁邊拍照。不過玩樂之餘,謹記不要踐踏菜田及騷擾村民。該處村民明白到,最佳的保育方法,是讓人類、農作物及生物三者和諧共存。我們進入田園欣賞濕地,村民十分歡迎,將心比己,更要尊重他們,愛護環境。

[輔仁媒體報導] 正當香港市民積極進行打擊水貨活動,穿梭中、港兩地的水貨客(或稱走私客)肆虐香港的情況卻有蔓延趨勢。本報讀者日前在大埔山塘路大帶行山時赫然發現疑似 走私客影蹤,懷疑走私客為避上水一帶風聲,化整為零到達離邊境更遠的大埔繼續運作,更利用當地地利更隱密地進行水貨交收。

石湖墟潤記單車

相中舖前的單車,相信就是前一天,市民帶來的單車,等不著老闆完成維修便趕著走,就留下單車及鎖,讓老闆維修後就鎖在舖前,街坊有時間時就自行拿取,這種互動,有幸自己也試過。近年,見著老闆開始有些駝背,做這行幾十年,逃避不了的後遺症吧。影相當天,潤記休息一天,心裡想著,老闆真的要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太勞累了。記起拍紀錄片時與不同的老字號墟舖老闆傾談,不止一次的聽到一句「做我地咧D小生意,搵大錢就唔會架喇,都係搵餐晏仔,服務下街坊咁啦~」

小店的貓

店貓和家貓的分別就是,雖然牠們有主人,而店貓就是更開放讓其他人接觸,街舖尤其是。牠們在同一個位置,人們行過也會去探探貓,我有時想,如果,所有的獨立小店和墟舖都消失了,那些連鎖店究竟會不會又困隻貓在店裡吸引客人呢?(你知啦,「尋你老味」呢啲event都諗得出,啲marketing諗嘢有時好難講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