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上環

「虛擬三十」,就是希望在三月二十九、三十日這兩天,在上環太平山街和卜公球場附近的路段,展開一個由民間自發的交通和道路使用經驗,包括讓所有司機,嘗試將車速放慢到時速三十公里或者以下。

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

但自從某年從維也納歸來之後,一直都想找找,香港到底有沒有做維也納咖啡甜品的地方。坊間倒是有不少地方有所謂 Viennese Coffee,但總是有些詭異狀況出現。(下刪三千字)當然他們會說自己是「Viennese Coffee」,這個其實很安全,事實上維也納咖啡有很多種類,有時連紐約某德國文化協會都搞錯。最常見的錯誤是搞亂「Melange」和「Franziskaner」。兩者基本上都是 Cappucino,但用得都是比較溫和的咖啡,而Franziskaner在咖啡上噴上忌廉,而Melange 則不會。

關於叮叮的碎碎念

幾年前回到香港,坐上久違的電車,由天后中央圖書館對開的站坐到跑馬地電車總站,再換車去上環西港城。沿途的店鋪很多已經變成周姓金店,莎化妝品,麥記7仔大家樂越開越多,一間又一間麵包店倒閉(銅鑼灣禮頓麵包店),茶餐廳冰室也搬遷了(筲箕灣金記冰室)。雖然坐叮叮沒有冷氣,但是自然風緩緩的吹過,心靜自然涼,聽著陳奕迅的舊歌,我不禁歎息,屬於我的回憶真的已經變成回憶。昔日繁華的鬧市,雖然很人山人海,但是大家選擇很多,好像買玩具禮物,我會去灣仔玩具街(太源街),現在那條街上的檔口款式變少了,店也少了。食店就起碼30大元,偶而想吃一碗熱辣辣的雲吞麵,如果是時代池記,或者是何洪記@希慎廣場,接近50元一碗,如果去舊區吃,可能20元就已經吃到。

在上環站E出口離開都要經過一層看似月台的地方…原來這是傳說中的林士站…相傳上環站原本仍有伸延如林士站,屈地站等等…但後來因沙中線擱置而取消。自此林士站如同荒廢;屈地站成商廈水簾洞。更有傳聞林士站月站有怪異現象…有人看見林士站月台有一白衣女子晚上在月台徘徊……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磅巷只須這條石梯

現時最擔心的是興建電梯會引致Soho 化,就像現時半山自動扶手電梯興建後出現了蘇豪區。Soho化會令現時太平山街附近的寧靜小區消失,酒吧不經不覺會滲入這小區,最終令這區不得安寧。另外,也會引致租金上升,近幾年這小區的租金已因為商業化而節節上升,這區的街坊不是什麼富豪,大部份都是基層,最終原有的街坊遷移,不能回復原貌。當然還有磅巷的古雅氣氛,現時保留香港山城區格局的地區因重建而變得越來越小。

活字印刷

生於這個時代的年青人,大概也不太知道什麼是活字印刷。在活版印刷的年代,須先以鉛字粒排版,才可放到機器中印刷,排版是全靠排版師父的記憶。聽著李伯的講解,方知以前活版印刷所需的工夫是很多和繁複,一份密密麻麻的文件需要約一至兩日才完成排版及印刷。李太也說道,以前她要親手剪出三百張結婚請帖的形狀,花的時間甚多,相比之下,現在用電腦及機器卻不消一小時便可完成。

沿着斜街

港島舊區的街像血管地婉蜓,彎彎曲曲的以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向延伸,每條未知的分岔都蘊含無限的可能,各式閒適的小店就靜靜躺佯在街上,自顧自演繹不同的風格。從西營盤一直延綿到中環,有家品店,有各種畫廊、私人美術展覽館,就在外表很舊的唐樓下,偶爾有一兩間空置的店舖,散發的卻不是荒涼,而是一種自在的閒逸,不追求將所有空間填滿的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