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上車

香港中產慘過做鬼

香港的中產就連這點小小的自覺也沒有,連自己是奴隸也不知道,還要慶幸自己「及時上車」,那才恐怖嘛。因此一隻遊魂野鬼,也起碼知道自己是遊魂野鬼、也還可以隨時暫住免費的山神廟、也還有人供奉。而香港的中產,連自己本來是遊魂野鬼也不知道,反而要拼了老命去供奉那個害你雞毛鴨血、永不超生的地產商,簡直以德報怨之至。這個不知算是前世做了什麼孽了。但肯定這一世是做鬼也不如。

這個只能多得香港的教育真的「很成功」,把一個好好的人腦、調教成一個人頭樣的豬腦。

從「純理論分析」,梁振英政府這個「扭曲操作」是對的:既可以誘使地主會大佬增加短期供應,又不會令樓市崩潰。而這個操作比起美國的金融財技「更絕」的一點,就是政府到時不一定要真的起樓,因為這個不是「剛性供應」,而只是「土地儲備」而已。雖然可以開發,但政府可以「睇餸食飯」,到時水喉開大還是開細,「隨行就市」就可以。光是放在那裡曬太陽也可以嘛。

但所謂「持貨風險」那是要看:到時特區政府會否真的有膽又來《八萬五》一樣推倒樓市。既然現在不敢,怎麼五年後就會敢?而且這種「短綫炒作」的升值壓力不能降溫的話,那麼市民同樣也像97一樣是「摸頂入貨」,而且經不起供樓壓力測試的業主數目只會比現更多而不是更少。地主會即使要賣樓,也根本不會「清袋」也,這叫「家底厚」。

結果又是那一句,政府現在也不敢製造負資產,到時又會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