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世代之爭

當被攻擊的「下一代」終於有一天獲得武器,令人詫異的是,他們不僅向上一代報復,還將炮口對準比他們更年輕的一代,就像他們的上一代一樣。六十後攻擊七十後,七十後攻擊八十後,八十後攻擊九十後,九十攻擊零零後,這聽起來怎麼有點像人形蜈蚣。

陳振彬個「做五六年野,儲首期有朝氣」theory合唔合理,再討論落去我覺得冇意義。400萬窮人恩物,咩息都唔計,九成按揭,假設個世界冇印花稅律師費裝修費,首期係40萬。直接D,我自爆,我大學畢業做左3年半野,應該最少要有廿萬喺手。但「我沒有我沒有沒有…」,窮撚揮手區here,同我一樣做幾年野冇廿萬揮揮手呀?

還有「始終係你爸爸/媽媽,你咪就下佢囉」、「試下理性D大家坐低傾下,有咩唔岩講到岩啦」之類,都恰如其份表達出甚麼是刻毒、冷血、涼薄。同樣是六字真言,「屌你老母臭西」純粹是發洩情緒,大家知道講者不會照做;相反,沒頭沒腦的「始終係一家人」卻直接反映講者對狀況的不了解、不關心,比「屌你老母臭西」更難聽、更令人火大。

無孩政策

香港政府根本是將共產黨的「一孩政策」變本加厲,大推「無孩政策」。香港人一方面被操縱成為日夜為奴的勞動階層,一方面懦弱地自我催眠,催眠自己是光顧得起citisuper的小資中產。長此下去,香港在三兩代之後,就會如港共所願的,在人口老化之中步向新嬰兒潮,步向生氣勃勃的滅族之路了。

世代戰爭之:生存空間問題

「生存空間」這個概念,原本就是一個生物學的普通概念而已,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沒有什麼懸念。之不過總會有人聯想起納粹德國的Lebensraum,將這個本應用於禽獸的概念套用到人類身上來,那就有點古怪了。由客觀科學變作主觀的政治學,又確是有點身不由己。而有看過「阿凡達」電影的,對這種「物競天擇」的理解如何,應該不必由我再說三道四了。也許那批外星人真的也是法西斯也說不定。

啲「大人」去左邊?

我唔知道「大人」呢個身份對大家黎講代表啲咩,但係我覺得做大嘅保護做細嘅係天經地義。年長嗰班人有冇辜負我地,我唔想再諗,呢個問題好複雜。就算有,我都冇閒情去埋怨。但我地係對細嗰班唔住。而我唔想我地幾十年後仲講緊對唔住。

作者反覆強調施永青呢隻老而不既「經濟繼續增長,我們還欠他們什麼?」一句。可以見到這種上一代始終將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沒有將自己和下一代放在同一天秤上正視問題,只是以「經濟大於一切」的詞窮論點拋窒他人。成年人一代為政府留下大量盈餘不假,但廣大巿民受惠又有多少、政府又有沒有合理地使用盈餘避重就輕;留下了良好的司法制度,但現今執法公正性存疑、司法制度受到挑戰又絕口不提,只是嘗試將「我比你好食好住,仲搞咁多野做乜」的觀念灌輸予讀者,完全無視遺留下來的種種弊端,並將問題推卸於引爆問題的年輕人。

隔離檯坐左幾件中年人,成檯不斷係度屌鳩去佔領既後生仔,係咁話佢地唔捱得苦,少少野就對社會咁多控訴。跟住又係度打飛機話上一代人係幾咁努力,而家呢代後生仔又幾咁不濟。係你話我地唔捱得苦之前,我想先問你一句:「你訓過街未?」你試下長期係街訓得唔係幾好,訓醒去返學,放學又返黎訓街,仲要間唔中同班警渣開片。你試過既話,你就會知道我地呢班「不濟」既後生仔有幾咁捱得。

我們走上街,不是為了爭取上樓,不是為了自身前途,而是為了爭取一個更能制衡政權,更能實行人民監察政權,更能彰顯公義的政制。看清楚,我們針對的是政制問題,而不是經濟問題。比起經濟問題,我們年青人更害怕我們理應享有的自由、人權日漸被高牆蠶蝕殆盡,更害怕政權越來越倒行逆施,為所欲為,推人民至水深火熱之中。到時候出句聲說句「人話」已經很難了,更遑論要政權順應民意,爭取利民的措施?

老一輩中五倫毒深,一個家庭的運在旨在維持父慈⼦孝上尊下卑,家庭教育被狹義理解為大教細,教到你乖巧服從教到你犬儒奴性。諷刺的是,年長一輩沒有學校兄⻑鞭策⽽而⾃我放縱,他們⽤廿多年時間把小孩拉扯⼤,個人心智卻凝在八⼗年代那個廿幾三⼗歲的⾃己;這班子⼥出頭感覺良好的偽中年人思想既落後又幼稚,難怪難以跟下一輩溝通。

香港地九成以上的老一輩都是不願意理解後生仔的。他們覺得後生仔就是單純,就是淺薄,沒有人生經驗,終日只知道嘻嘻哈哈攪屎棍,闖禍滋事,只有破壞,沒有建設。他們既恐懼後生仔,也討厭後生仔,所以面臨交棒這遲早要來的大限,一直的使上拖字訣。然而任何事,亦難像青春般清脆。後生仔總是能無後顧之憂地隨心所欲的,因為他們的時間和精力,都是無限量供應。碰着有趣的事,他們可以日以繼夜地埋首研究,他們永遠保持那種追求愛情一般的的狂熱。就算是殉道,他們也非要用浪漫而有趣的方法去做不可。雨傘革命之中,好多偶然,就是因無聊而生的。那種無聊,跟他們在中學裡頭無事生非的無聊如出一轍。與其活在太安穩的世代,鬱鬱不得志,像困於課室抄抄寫寫那樣虛度光陰,他們寧願製造騷動和混亂,跳出花果山,大鬧天宮,日日去鳩嗚,遊戲人生。頭可斷,血可流,警察一棍毆下去,他們是天生的滋事分子,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一舖清袋,投降認輸。後生仔本來就有抗命的不服從性,而老一輩則總是要後生仔聽教聽話。後生仔的嗜好是小事化大,而老一輩習慣大事化小。後生仔在意過程,不理代價,老一輩卻計較成本,老謀深算。後生仔不避直腸直肚,身家清白,老一輩懼怕醜聞連連,罪孽深重。世代間的不和不合,是不可避免的。過去幾十年的香港後生仔,不是沒有反叛過,只是因為港英政府調教有方,本地經濟環境又欣欣向榮,他們就輕易被主流收編,歸隊歸邊。而其實當人由對《古惑仔》系列的迷戀,過渡至對PG家長指引的關心,他們就已經死了。

「成年人」的世界

「成年人」認為社會規範重要,本無可厚非,但若把社會規範看得高於一切,就甚為值得商榷。王先生質問女同學:「你認為這樣做真的不會影響其他人?台上的其他同學會同意你的這種所為嗎?你有沒有尊重大會和這個獎學金的捐助人呢?你可以有其他的表達方式嗎?」四個問題,都能帶出不同主題;一者是對「影響」的理解,然後是「民意」,三是對「尊重」(特別是對權力和金主的「尊重」),四者是「方法」。

立法會內,能代表年輕人嘅議員不足,大量議席被保皇黨議員長期佔據。元秋表示冇睇過《100毛》,孽瘤覺得Google Maps係外國勢力非凡尖端科技。政府高官班子完全與年輕人脫節,如689唔識用Facebook,又點理解年輕人嘅想法呢?

沒有為下一代預留位置的香港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富二代雖然無法晉身金融界揸fit人,起碼生活無憂,創業轉型的故事包裝得漂亮,但背後已隱隱透出港青上位無望的事實,細心想想,香港近十年有沒有任何一個四、五十歲上下,在大財團裏位高權重的香港仔能教人有深刻印象?

那些惡毒夫

華人社會的人普遍樂於變老,是因為在老人才有資格發言的社會之中,變老代表有話語權,代表可以多言。唯老必尊,唯兒必虐,是這個社會的傳統。

被寵壞的中年人

「究竟班學生有幾阻住你呢?」中年人忿忿不平地跟我說:「我返工放工都用多咗幾十分鐘呀,你哋班後生唔使搵食養家咋,我要呀。」其實中年人的仔女皆已出身,他在香港和加拿大也要物業,說要搵食養家是言重了。而且我哋班後生其實也要搵食,很多示威者也是在工餘去瞓街,我跟他說:「其實佢哋無唔畀你返工養家呀,你都係用多咗少少時間返工姐,平時港鐵壞下車可能阻你仲耐啦。」中年人聽到後更憤怒了,反一反白眼道:「你哋班後生憑咩阻住我哋返工呀,我哋建設個社會出嚟,唔係畀你哋班友搞破壞架。條馬路唔係你哋架,總之一句你哋班人無資格代表我哋。」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