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國夢

李娜奪冠否定中國模式

從李娜成功,亦看到過往的體育發展專橫並未能夠成功地在環球職業專業賽事中得到良好成績,意味著專有體制在職業拼競上是有缺陷。現時國際的體育盛事,以專業賽事的,如足球、網球、賽車、籃球等等,這些運動是龐大的經濟效益,由運動獎金到連帶的廣告收入,這才是真正搵真銀的運動行業。中國運動員依然未見在這些領域上有真正的突出。你可以說是有姚明,但只有一個。至於足球,國家隊….?更不用說了。

移民的意淫

議案被暫緩之後,有「華人組織」在白宮網站聯署要求升旗,內文那種大興問罪的語氣,令人作嘔,「这表明您对我们华人社区这种态度很不友善,因为我们华人社区得不到您对我们的尊重」,這種邏輯就像不讓自由行在香港隨地大小便就是歧視他們一樣。聲明最後又說「美国的自由和民主精神去哪里了?不是要少数服从多数吗?」甚麼好東西到了中國人手裡都是如此,他們會用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崇高理念來為自己謀特權,以此「屈人之兵」。更有當地報道指,有華人因此高呼自己被「歧視」。

我的香港夢

當中國國家主席對傳媒訴說中國夢, 我想說:我有個香港夢。但願香港各區不再受自由行的惡行污染,可繼續在本土特色小店購物;但願香港出生的學童不用跟「雙非」學生爭奪本區學位,不必跨區上學;但願居住於上水區居民能夠自由出入, 不再碰到水貨客;但願香港人不需再受高樓價之苦,想置業的人能夠置業,希望有下一代的市民可願望成真;但願香港人可以自己選擇由誰來管理我們的家,不再由中國政府委派或欽點某某來當行政長官,立法會所有議員都由直選產生,再無功能組別的議員。

在微博看到這則新聞:【最有良心的政府】有這麽一個縣,最豪華的樓房不是政府辦公樓,而是學校。書記縣長的辦公室進去3人就轉不過身來。從07年開始,新建了44所農村標准化學校,如今在嵩明,包括最偏遠的小學在内,七成農村孩子的教育硬件條件和城里一樣,有的學校的環境甚至超過了大學。

習近平談蘇聯解體

「蘇共」雖然被解散,但共產黨人沒有被禁制活動,反而是利用「政治開放」這一點空檔,在蘇聯解體後繼續進行反抗活動。在1993以「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的名義重組。之不過要跟國家的民主規舉,以「選票」作為合法抗爭,也總會在國會有一些議席的。不過事實就太很明顯啦,在沒有「槍桿子」的情況下,選票選不出一個可以執政的共產黨來。

因此習老總的講話,篩去了所有砂砂石石之後,過濾出來的,就只有一個重點,就是「槍桿子出政權」,不多也不少,只此一句。

唉,這樣算不算是政治智慧? 怎麼將自己的底牌講得那麼白?「槍桿子」就是唯一的執政理由…..是什麼一個合法性? 這和原始人搶女人做老婆又有什麼分別了?

中國夢裡的美國夢

誠如影片中所說「聽一個人說話,不是聽他說了什麽,而是聽他沒說什麼。」影片中沒說的就是這一整代人的失落。上一代從「共產主義」的幻夢中醒來,這一代禁足於「自由民主」的夢想,從此,人們不再說國家,不再說社會了,大家顧的是自己。我們曾經如愛情般擁抱過的理想,如今棄如敝屣,從前的「雷峰精神」成了輕賤道德的笑話,大家不再問也不敢問我們身處的環境是否合理,是否公平,每個人在權貴資本主義的洪流中拼命往前游,拼命甩開虛弱的求助者掙扎求存。

河南審計部門2009年曾進行過一次排污費的專項審計,結果表明,6縣(區)環保局實有人員765人,但財政供給人員僅159人,只佔總人數的20.8%,而「自收自支」人員也就是「編外人員」,佔總人數的79.2%。

一個號稱「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一黨專政」政府,「編外人員」竟然達到接近八成! 這是什麼概念? 就是「一個正式的官,還要另外配置四個不是官的人手來執法」。

這個數字是什麼意思? 就是「政府功能基本上不能運作」,否則何必「外判」去了?

「本土派」中,陳雲的主張容或激進甚至如癲如狂,然而,在大陸洪流幾乎沖散香港的今天,在泛民主流方針三十年來令香港越來越迷失的今天,卑微地要求香港人重拾往日的香港精神,毫不為過。香港的成功,不是依循一個「為了誰去做」的劇本而演,而是真正的做好自己,固守原則,勝似邯鄲學步,夜郎自大地好高鶩遠。這便是越來越多八十後改到尖沙嘴悼念的底因,也突顯今天所謂「本土派」與「大中華派」爭論的荒謬:本來無事,庸人自擾。

不可愛的不要愛

香港人務必認清事實——香港人根本沒有義務愛國。昔日人人擁抱祖國,只是因為對它的幻想依然存在。如果你愛的是中華文化,就說清說楚你是愛中華文化,愛唐詩宋詞,愛山水名勝,而非愛國。愛國又強調不愛黨,是百分之百的多餘補充。在紅通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國旗上,明明白白就把共產黨捧成了最大一顆星,偌大亮眼,誰能繞過它來愛下面的百姓?當國已經被黨騎劫,就算整句口號是「愛國愛民」,大家都只能付出巨大代價地先愛國,後愛民,養飽中共黨委與官僚才能籌謀眾生。

在京城,豪飲一杯古往今來

最令她不忿的是北京越來越沒有『京味』。她重重的說:『說到底,就是沒了底,近十年來的發展,北京、上海、廣州分別在哪裡?名字而已!』 老共天天吹噓飛船飛機大炮,劉姐認為進步不是不好,但不要打鑼打鼓的吹。大陸和香港有識一代那麼喜歡台灣,不是她的101,是其『台味』。她倒了杯68度的,不停敲桌,問:『香港大哥,老共笨在哪?我們國家笨在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