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國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居然在這種「大國崛起」的情況下,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因為中國的隔夜錢,成本竟然是香港的50倍!而一年期的拆借、反而「只是」5倍多。而香港的一年銀行同業拆息,成本是0.86%,相對於隔夜錢0.06%,比例是14.24倍。但中國的長錢同隔夜錢,竟然只是1.7倍?

泰國亂局對中國的影響

在世貿的多次談判之中,從來都是「農業補貼」成為最大的「障礙」。不過和泰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從來也沒有一個歐美國家的中產因為農民補貼的問題和政府大打出手,甚至要「改變一人一票」的投票方式來「另外找個平衡」。而更令人大跌眼鏡的,竟然是美女總理「忽然被刁難」的時間,正正就是她「找出了解決方案」之時!

解決方案是什麼? 就是找到另一個傻佬來「埋單」,不用泰國人自己找數。這個傻佬是誰? 中國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