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文

為「小三」平反

我諗大家不如認咗佢,承認匪語嘅問題唔在於詞語本身,唔在於構詞、辨義、或者任何偽學術嘅理由,而係來源地。當我哋睇嘅文章九成九係來自大陸、台灣,新詞必然係由「匪語區」引入。你禁絕咗一個「小三」,仲有千千萬萬個「小三」。除非我哋可以扭轉局勢做返文化輸出地,否則長此下去無論大家整幾多個匪語表都好,大家只會見到越嚟越多外來嘅新字,每日會見到新嘅「匪語」。

閱讀有助寫作,人盡皆知,學校千方百計鼓勵閱讀,但言者諄諄總有聽者藐藐,範文就是「補底」,你怎樣不看課外書也總要對這些範文稍加努力。假使閱讀課上學生看的是一本挖空了心再藏一部iPhone的書,又將範文從中文課的基本要求中剔除,學生還剩甚麼呢?如果他們當中某些人胸無點墨,作文簿中老師的紅字和符號比作文字數還多,卻奢談要他們發展高階批判思維,無米之炊何其難為!初中情況如此,文憑試之慘烈已有不少分析,則在此不贅。

陳雲與張欣欣

陳雲老師在一月接受陽光事務訪問時,已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就是現實政治。這個事情其他人不敢來做,愛惜自己的羽毛,那就我來吧。」與張欣欣連橫合縱,是政治現實的謀略,他日香港城邦垂範中華,驅逐美帝,解放東亞,張欣欣與陳雲老師,必定成為媲美劉禪與諸葛亮、項羽與范增、光緒與康有為的君臣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