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旦皇室對於保安和情報,非常重視。我不排除國王會御駕親征,但以他們的謹慎安排的慣例,一定是事後才會刊出圖片影片,不會這樣事先張揚。這樣張揚法,就算想,都會因保安理由而放棄。

一架中東航空公司 MEA 的客機,週四起飛後,還差20分鐘就可以到達巴格達機場被拒絕降落:因為伊拉克交通部長的兒子不在機上。飛機被迫折返,然而伊拉克有關部門則推卸責任,指事件與她們無關,更一度指該名公子並無買這航班的機票,但其後又改口,甚至總理出面,表示有關人士已經被炒。

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卡塔爾 - 當地週三慶祝國慶,週二展示了一面佔地19個足球場,總面積10.1萬平方米的國旗。當地媒體表示運載布料原料需要3架飛機,而布料將會循環再用,給60個貧窮國家的學童做衣服,預料會有20萬人受惠。

中共在中東的博弈

倘若被西方拿了敘利亞,俄羅斯在地中海的影響力可謂是去到零,這即是對南歐、中東地區影響力大降,那對俄國來說無疑是極大的重擊,因此近日常見俄羅斯出口術就是這個原因。中共在中東路線現時都會和俄羅斯同步,因為既沒有籌碼,也沒有本錢,因此俄羅斯如何回應敘利亞內戰,中共便會二仔底死跟走落去。

敘利亞這個國家的名字,在這一兩年好像陰魂不散,整天有消息,但都是悲天慘地的死傷新聞,還有就是反對派各自為政,內亂不斷。但在上週四各大法國媒體,包括但不限於世界報、費加羅報、法國公視、BFMTV、巴黎人報、快周刊等,竟然不約而同的出現同一則消息,就是敘利亞巴沙爾政權的軍隊使用化學武器。此事相當有嫌疑。

埃及民主的啟示

欲見埃及步向民主這個偉大目標,在一年後的今天即告夢碎:穆爾西在眾怒難犯下黯然下野,軍方積極介入其中,國民以反抗穆巴拉克同等的憤怒令流血革命的成果付諸東流,民主化遂淪為全世界觀察者的一廂情願。民主之所以無法在此地萌芽,究其因由,乃在阿拉伯國家的文化血脈之中,根本從未擁有培養民主的種籽與土壤;空有氣候轉變,不能改變根深柢固的守舊勢力,及民眾內在的頑固因循。

以我的膚淺理解,阮紀宏可能想把穆爾西被轟下台的原因,說成是「因為他當初無法取得壓倒性勝利,所以未能贏盡人心」,然後推論將來泛民與建制派候選人在特首選舉中要以點數分勝負,輸掉的一方必然忿忿不平,誓要想盡方法把勝出者拉倒,令中環變成開羅解放廣場。這種推論,相當有趣,若給湯川學教授見到,九成暈低。

恐怖的反恐主義

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很樂意安裝監察裝置在自己家中,讓世界另一方的邪惡牟利組織監視。一個當權組織以國家名義侵害全球民眾福祉,理當與庶民同罪,人何以竟然會有等級之分,反告斯諾登洩露國家機密?最令人沮喪的是竟然有人支持押解他返那個世界最大恐怖組織的地盤,我極不希望這是社會普遍的看法。以下是我的感覺:那些人自以為成熟,自以為見識廣,每每以統治者的角度看世界,支持統治者所支持的事物,卻忘記了自己就如普羅大眾一樣是一屆草民,被當權者、既得利益者欺壓控制的草民,就連百佳如啪了丸仔般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每十五分鐘加一次價也阻止不了,窮人恩物四百一十萬還是要死死氣氣地供樓。

鄰國近年發生內戰,大量難民進入土耳其,影響到當地居民。此外總理Recep Tayyip Erdoğan的鐵碗手段亦成為人民對其不滿,無可否認他在位對國家的確有頗大的貢獻,因為他的改革以及堅持政教分離模式,世俗政治,使土耳土成為中東地區發展最快及經濟增長最高的國家,也成為世界十八大經濟體系,但是政治和經濟發展同樣要取得一種同步上的平衡,他的急速發展也開始使人民感到硬發展並不是唯一的道理,政治改革也是需要面對,他打壓異己亦成為人民對他的不滿,因此引發近期的示威潮。

雖然Kathryn Bigelow 想盡量抑制大美國主義,她不避忌地安排了美國情報人員折磨囚犯的不人道逼供手法,而且認為那是有效的方法,令美國軍方非常不滿,提出嚴正聲明澄清他們反對嚴刑逼供的立場。《追擊拉登行動》有集體麻醉的神效,觀眾困在黑漆漆的電影院的兩個半小時,的確會被導演的說故事技巧牽引著情緒,不由自主地站到美國的一方,像Jessica Chastain飾演的中情局調查專家,起初對踐踏犯人尊嚴拷問手法感到不安,到了中段,同事在軍營被自殺式炸彈襲擊中殉職,她開始變得偏激,忘我地投入追捕拉登行動中。

近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七十人死亡,近三百人受傷。敘反對派接著宣佈有意組建臨時政府去取代現時政府,這明確顯示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的對抗已經白熱化。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亦發表聲明表示它決定不參加下月在羅馬舉行的「敘利亞之友」國際會議,雙方在總統巴沙爾的去留上爭持不下,令當局停留在膠著狀態。

一個年僅14歲的女孩,若真是為平等而死,值得嗎?反思一下,我14歲時在做什麼呢?玩跑online、發脾氣、無病呻吟,哈!可真是諷刺,可又試問有那個人能為平等,不惜犧牲生命呢?也許是稀有的赤子之心,拋頭顱,洒熱血的精神,那是被生活煮爛了一遍又一遍的人悟不懂的,為了理想,不惜一切,又是多麼值得羨慕,也許很多人年青時總有忿忿不平的心,總是躊躇滿志,可香港的適者生存的森林法則,又令多少人委膝在現實之下,變得麻木,犬儒,也許有更多在中東的女性在男權社會中忍氣吞聲,習慣成自然,然後這就一輩子了,但馬拉拉只是一個單純又卑微的願望召起了多少女性已逝的夢,也許社會就需要這一個先驅。

反資本主義綱領

資本主義創造了人類歷史的空前進步的年代。人類迫使了自然力屈服在科學之下,為人類的生產力提供無償服務。人類先祖為了能夠使用火而付出的心血和生命,現在看來都是不必要的,任何一個現代社會的家居都可以輕易使用到水、電、火而不需付出甚麼努力。資本主義一下子就讓人類脫離了蒙昧年代,進求人類理性的進步。資本主義本身要求不斷的知識進步,要求不斷的技術革命,只有這種不斷革命才能讓資本主義繼續存在下去。於是,我們社會的生產組織、生產技術、生產方法都在不斷改變的持續運動之中,造成生產力和生率效率的飛速進步。

應該廢除死刑

早前去看了國際特赦組織(香港)舉行的人權影展石刑下的女人 (Women in Shroud),講述在伊朗發生的石刑,還有當地維權組織爭取停止石刑的過程。我覺得很可怕。無論如何,就算不是為了自己的權力慾,就算只是為了宗教的狂熱,對「聖潔」的執者,任何人也沒有權力,在沒有絕對公平的審訊下,將另一人的性命奪走。石刑,根本就是謀殺,還是一宗殘酷的集體謀殺。而正因為其實很難保證一個絕對公平的審訊(而且,誰有資格去斷定一個人罪有應得至死呢?)所以,死刑是不應存在;也因此,在促請廢除石刑的同時,也希望連死刑也一併廢掉。

請保護孩子

這是一名巴基斯坦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Malala Yousafzai,這次寫她並不是因為和黃之鋒一樣年紀,他倆都是十四歲,而是她被槍擊,現在在深切治療,情況雖穩,但生死未仆。老實說,一個孩子的確在他們的成長路上,應該是需要快樂地成長,應該讓他們可以無拘無束地上學學習、放學去玩,閒時想想整蠱老師之類的無聊事。可是現在的社會居然卻轉過頭來,要他們負起責任。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