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樂

當今笛子音樂之中,一般普遍認為北方笛子音樂以「二人台」為一大宗,而伴奏北方「梆子戲」也衍生出「梆笛」之名,普遍認為北方笛藝傳統上以梆笛為主,馮子存、劉管樂可謂北派笛子的開山祖師,苗祥、已故的簡廣易等均是北派的名家。在第一二代的交接中,北派笛子音樂已經暗暗有些演化和轉變,但風格上的硬朗、明亮、爽健,是一脈相承的。

一半音,一寸金

喺物理角度,呢類吹管樂器本身係好難造到好低音,而古人亦其實根本唔介意呢一點,因為古人嘅音樂、「民族音樂」根本唔係講求音域上嘅高低闊窄,而係講緊音色嘅變化,樂曲嘅「修養」,旋律線條嘅交合。因此喺東方樂器嘅傳統入面,係唔會話希望造成個系列然後砌一個合奏四聲部出嚟嘅,反而更強調演繹上用氣嘅方法、音色或者指法上嘅變化。

樂器,係器,亦係樂。

中樂以前都無考級嘅概念,我呢類窮撚子弟喺政府機構學,只係考內部試,的確係無乜代表性,近年先有話「中央音樂學院」嘅考級,於是近年開始,一大堆小學生都拉「陽光」、「一狂」,有音無神,惜哉。

洞簫與尺八

當我們將洞簫或尺八提升到一個文化素養的水平去看,就不免要審視這些樂器背後的一整套文化觀和世界觀。時人往往對「音樂」的認識是「現代」的,不分家的,即是,我用洞簫可以吹「Let_it_go」,用尺八也可以,頂多是「感覺不同」。但如果我們認真將洞簫或尺八當成一個「體系」來看,便會驚異於他們兩者的意蘊之深之廣,是根本另一種「聲樂」「樂音」,而不能單單用甚麼旋律和聲甚至音高去審視。

台灣2015竹塹國樂節

簡單而言就是在7月跟8月時份,在新竹市有為數14場音樂會、2場講座及4場音樂工作坊的一系列音樂節目。這一系列的音樂節目,個人覺得有點類似香港的藝術節,但竹塹國樂節則主要聚焦在「國樂」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