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港矛盾

公屋、退保與單程證

我想起退保,相信我的朋友當中有支持全民、亦有支持審查。而我立場是好清晰,若未能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推行全民退保是極之困難。一句可以說明,若你唔知10、20、30年後「全民有幾多,如何做全民退保。

大家都係統計數字,起碼有2016年第一季先啦!係入境處到再抽黎問,點都好過你統計處咁迂迴做SURVEY掛?睇落都有七成幾回應率,都可以呃得到下人喎?咁即刻去片睇下究竟2015年全年既新移民有咩主要既特徵同埋有咩需要啦。草草畫左幾張圖,觀察如下

「你係咪要由1983年第一張單程證計起?」而我的回應是,若用天水圍北作為例子,那要知道大部份公屋落成的時間,已達10年。然後再加上7年(註:申請公屋資格,還未計算輪候期)。所以,要合理計算因單程證佔用天水圍北的公屋,不需去到1983年的第一張單程證,而可以考慮以17年前作界線,這會更合理反映,學術上較為站得住腳,而我亦認為已算保守。

過去數年間,梁振英以「增加土地」為施政方向,不理好壞覓地建屋,改變一直以來審慎規劃原則。這於港九各地牽起各條土地保衛戰線,民間力量包括居民組織和環保、規劃團體以不同方式抗爭,希望阻止「盲搶地」。

從前,若八達通沒有入閘記錄?小事啦。去客務中心告知來源車站,補車費即可。因為不會有集體騙徒,通常只是意外。例如壞機,或者前面個人太急衝入閘,遺下入閘記錄給你。

本土的大學,就是為本土學生而設。結果本土中學生只有少於兩成可以升讀本土大學,其餘學額全部留俾敵國學生。就算升得到上大學,原本應該興建俾本土學生的大學宿舍,又全部被敵國學生佔據!最後大量敵國學生畢業,留在香港搶本地年輕人的飯碗,又再搶奪碩士、博士的升讀機會。…….

口稱本土的大學教職員,卻沒有這樣做,讓本土青年學生,在校園單打獨鬥,被受欺凌。這豈不是比自認本土實質是左膠的中大學生會的那個候選莊更可惡,更可鄙,更可恨?!…….他們必須簽署約章,內容包括:

1. 立即將敵國學生驅逐出他們的課堂以外;2.交出過去的評分紀錄,證明他們沒有給予過敵國學生合格評分;3.協助本土派學生罷免敵國學生在本土學生會的會員資格。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在香港城市大學的民主牆介入了一場國族衝突。傍晚六時三十分,我站在民主牆外,看著上面的一堆標語。行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個同學,緊站在我左方的是一位女同學;我其實沒有留意到,直至她衝前爬檯,當時我還以為她想釘自己的標語。(我不記得完整對話,內容大概如下)撕~撕~撕~~她背向我,我看不到她的臉孔。那時候我已經意識到她不懷好意,而我正在目擊她在拆毀其他同學的標語。

你由小到大住在公屋,高中辛辛苦苦補了三年習,DSE才剛好考到入中大。你想體驗一下住宿的滋味,正當你想入紙的時候,才發覺如何計算都不夠宿分,入不了宿。你望著你旁邊的NDS,自動必宿,心裡惟有祝福他入宿快樂。

最近公司請左個唔係真.香港人,點解我唔用內地人稱呼佢呢?因為佢已經用左一個合法方式成為左香港人,佢係個種來香港讀大學再讀埋master,然後囉埋身份證,同真香港人爭資源既假.香港人。咁你可能會唸佢係專才wor,咁你就錯啦,因為我打聽之下佢其實係香港讀D野雞大學,香港都有咩?緊係有啦,你有錢讀個博士返來都得啦,君唔見香港既教育已經成為左搵錢既工具嗎?

身為影子的鐵路公司溝通渠道,我地喺10月2日(星期五)帶同健吾、鐵路迷會MTRiders、聚言時報Polymer、輔仁媒體、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等朋友,到上水站參觀「附例特檢隊」的執法情況。幾位與健吾傾談良久之外,我地都在區內進餐,討論《運載行李條件》於過去10年一直收緊的原因;以及一但同時修訂《香港鐵路附例》(即香港法例的一部分)後,北區居民對大型物品可合法登車的憂慮。

原想難得的港中大戰,會將酒吧擠得水洩不通,誰知寶勒巷和赫德道只有一間酒吧以此球賽作招徠,門庭亦冷落。「挑!咁大場波竟然冇人出來睇」可能是免費電視直播的關係。

舔共者的嘴臉

見到中共國遊客隨街大小便,最話:「算啦,過門都係客,佢哋都係唔知廁所喺邊,又人有三急嗟。」又或者:「比你搵到邊個食煙又點嗟。」最新嘅例子就係梁孔德話:「你聽錯嗟,太久聽錯做狗。」之後再加一句無從稽考,唔好煩FIFA啦,就做到「息事寧人」嘅境界。

不斷的打壓,不斷的自以為是,大中國自大心態,要全世界圍著他們轉,然後一句不停,說夠一百句,心理壓力成形,連香港人自己都被罵到成了一種慣性,最後願意甘願為奴,自我矮化,自貶身價,真真成了一種「狗」,階級出現,中港根本沒有如梁先生所謂的融合,因為奴隸觀念己經出現,梁所謂融合就不可能。除非梁先生都認為大陸自己人都是狗。

偽人的字典沒有醜

一眾政治白癡常識赤字香港偽人,牠們無知於共匪多年殘害華夏荼毒,竟然為曾經肆意屠殺中國人民於長安大街的屠夫部隊鼓掌吶喊,男神又如何?向殺人犯行禮?以遺害億萬華夏人民的專制極權政府為榮?牠們知否自己在噏乜柒鳩?

建國只有66年的中共在天安門廣場閱兵慶祝抗戰勝利70週年,這件事荒謬的程度破錶。就好像一個三十歲的人在慶祝結婚四十週年一樣荒謬,一樣經不起邏輯考驗。但為甚麼還是有一堆藝人,公開表態、敬禮、去為這件荒謬絕倫的事塗脂抹粉呢?

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

原本九月三日只是無名無姓一閒日,偏偏中共為了僭建牠們政權合法性,卻走去大肆文宣日中戰爭這場不屬於牠們的戰功,中共就是世上僅存最大規模的法西斯政權,由牠去意淫反法西斯戰爭,名不正,言不順,根本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