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環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中環的腐化

我對中環的印象是現實、拜金,資本主義的價值就是中環的核心價值。跟喜以中環為題的陳俊豪閒聊,大家同意中環有很多自負的豬、好多on9,但我們沒有再為這個話題談下去,事實上也不知可以再為這個地方多講什麼。我不排斥森林法則或達爾文主義,我相信孕育出中環也是這種弱肉強食的法則,所以我是難以相信豬到底如何生存。豬應該是被宰割的一群,不但沒死,反而可以自負起來,簡直不可思議。

老中環

這是2017年。自從中西區的生命被政府終結,每晚都有廖廖幾人拿著相機在這裡留念,往後不會再有特色茶檔,沒有絲襪奶茶,沒有古老建築,中銀和匯豐大廈仍然霸佔香港的一個核心地區。茶檔斜對面那家便利店的冷調燈光,灑在茶檔的遺物上。斜照的燈光為茶檔外牆上的灰塵加上一片影子,那種被遺棄和殘舊的感覺都盡顯出來。門前一張讓客人蹲上的長椅已經消失了。

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嘉咸街百年市集中一檔菜檔檔主曾表示這區的重建令居民遷移這一區,生意大跌就不用說,街坊與街坊的笑談也少了。以往到了七八點仍然是燈光鼎盛、車水馬龍,今天已是人去樓空。

即使午餐去也少有等位,另外就是場中大部份都是鬼佬,而且這間餐廳絕不便宜,午餐SET只在一至五供應,索價卻是$130起一個LUNCH,而最貴的RIB EYE更是$198 ,而且還另收加一,飲品也是另外加錢,相信除了RUTH CHRIS比它貴,同區就是哥帕絲也比它便宜一點(不過哥帕絲倒是有全港第8位的TIRAMISU :P),不過位於太古廣場區,這個價錢才負擔得起的舖租,如果食再靚的餐,也要$300~$400起跳了!!

中環OL獨白之二

十幾年後忌今日,中環忌皇后戲院已經變成市民忌集體回憶喇,取而代之忌是一幢名為 LHT 的商廈,地舖全是名店,連卡佛搬徂去ifc,原來忌地舖至三樓變徂 H&M,依家仲啱啱執埋,中藝國貨都搬埋喇,原舖已經開徂新鋪喇。變得最少忌應該係中環街市卦?自二零零六年開始,政府推行保育政策,中環街市爾幢建築物將會改建成具綠化設施的建築物,並會對外招標,增加食肆等,話會畀市民休憩之用喎。喺租庇利街箇邊忌街市,經常會睼到一群群鴿子棲息,自從禽流感襲港,大家已經唔敢走近鴿子,恐妨會染到病毒。喺午飯或者收工時,我有時睼見鴿子往返,都會覺得趣意盎然。

中區的商戶雖然一般晚上八、九時已關門,但不少商戶的招牌、射燈、櫥窗燈飾、甚至店內燈光,直到深宵,仍繼續發光發亮;例如大受旅客歡迎的蘋果店,其位於中環IFC的分店,直至凌晨二時(即店舖已關門五小時),全店仍然燈火通明,與鄰近漆黑的環境形成強烈對比;而此時此刻的中區已是人煙罕至,那個蘋果強光招牌宣傳效果成疑,但強光刺眼,卻是不爭的事實。為咗保護對眼,小鴨決定夜麻麻都要戴返副眼鏡;此時此刻,小鴨終於都明白,點解以前睇《情陷夜中環》,就算係夜晚,謝賢都要戴黑超喇…

我都係要返番去一個「合作」嘅胸襟呢個難以解決嘅問題:「如果要左翼21同香港自治運動合作策劃同籌備成個佔領中環,你估有冇可能?」有呢個胸襟去容納議題上同自己南轅北轍嘅人,一齊去搞佔領中環爭普選的話,成個佔領嘢先會有可能會搞得成。如果唔係的話,大家都係返屋企瞓覺,因為我哋連民主政治中最基本嘅包容都冇。

沿着斜街

港島舊區的街像血管地婉蜓,彎彎曲曲的以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向延伸,每條未知的分岔都蘊含無限的可能,各式閒適的小店就靜靜躺佯在街上,自顧自演繹不同的風格。從西營盤一直延綿到中環,有家品店,有各種畫廊、私人美術展覽館,就在外表很舊的唐樓下,偶爾有一兩間空置的店舖,散發的卻不是荒涼,而是一種自在的閒逸,不追求將所有空間填滿的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