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石化聚丙烯

今天(8月11日),我遇到一件和執膠有關的「特膠」事件。一間「愛國」公司的負責人接了倒瀉籮膠的大型石化「愛國」公司外判執膠工作。該負責人知我參與過執膠,跟我說:「他們給錢一些公司,外判組織義工清理膠粒,我們是其中一個。你去組織義工清理,我們會付車馬費。」我聽後沒有回應,因為我鄙視。負責人見我沒有作聲,也就沒有再提。為何要鄙視?因為我看到勁膠 ── 無恥、無知。

參與執膠 看到希望

8月5日星期天,我響應網上呼籲,和一位友人到大嶼山協助執膠,體會到的,不是普通的清潔行動,而是香港的希望。當日早上應網上號召,到了中環往梅窩的碼頭集合。百多名互不相識、大部分是20多歲的年輕人,單憑一個心、一份感覺,以及各人手中的筲萁、鏟等簡單清潔工具,就自然地走在一起。到了梅窩,知道其他地方更需協助,便一起乘車到塘福,沒發現膠粒,就齊齊徒步到水口。由於資訊不靈,在水口沒發現大量散落的膠粒(但有一袋膠粒,重25公斤,袋子幸運地沒有破爛),就一起清理了數十袋塑膠垃圾。事後,聽到愉景灣再有大量膠粒,數十人就立即分批乘車增援(我還因擠往車頭向司機詢問確實的下車車站,被一些乘客埋怨,我只好一邊賠不是一邊問)。到了愉景灣,見膠粒多而分散,眾人一邊撿拾,一邊互相交流執膠心得,希望改善執膠效率,同時探視其他可能有大量膠粒的地方。整個過程,未見政府人員提供任何協助。如政府想做,不但有能力加大清理規模,還會請受資助的自願團體動員義工清理。可是,政府聲稱7月26日已知有膠污染,卻在8月3日網上群情洶湧之下才被迫高調地擺擺「關心」姿態,分明見災不救。

群龍無首 大吉

的確,香港越來越吵鬧,香港人也越來越「不團結」。也許香港人大體上仍然千人一面,但是雜聲和噪音始終是來了。終於有人(縱然是少數)敢離開大隊,去質疑那些以前視為天經地義的意識形態。坊間每次出現言論或是意見衝突,都會有一些和稀泥的知識分子出來高呼不要「撕裂群族」。但是在一個民情一池死水的社會,「撕裂」代表生氣,是好的。因為人們開始有各種想法、開始有各種行動,社會才會「撕裂」。「和諧」說穿了就是單元,沒有撕裂,下面一池死水。

執膠@赤柱後灘(5-Aug-2012)

吃了兩回白果,已經有點覺得「膠」,但是,赤柱後灘很近,所以我們也去了。結果,灘上有逾卅市民在執膠,其中包括「美點」林輝。有別於重災區,這兒的膠,需要時間慢慢找。有不少遊人行過,都會問甚麼事。執膠的人,都會和他們解釋,我自己也用了一次英文、一次普通話、一次廣東話講解。有些人知道了,十分驚訝,這裡人是旅客。有些人知道了,立刻停下來幫手,那管只是一會。當然,聽完之後拍拍照走開的,也大有人在。比較特別的,是有幾個青年,他們本來坐在灘邊嘆海風(?),經過了解後,四個穿著四正的人,捲起袖子就工作,很令人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