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魯迅筆下的誇張,已在今日的所謂香港左翼中實現,荒謬起來,令人無言。孔乙己說「讀書人」竊書就不算偷,而左膠則說「工薪階級」炒賣物品不算炒賣,應該改稱「轉售」,也難怪炒 iPhone 炒奶粉樂此不倦,然後人格分裂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一面大鬧「血汗工廠」,一面享受「血汗工廠」的成果,甚至炒賣「血汗工廠」的產品,果然是「傳說中的左膠做得好過你地」,我地真係「識條鐵」。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

韓寒說過:世界上有兩種邏輯,一種叫邏輯,一種叫中國邏輯;而我林忌認為,中國邏輯之中,最常見的「疾病」就是「惡人先告狀」。長期生活在一個扭曲是非黑白的社會,對與錯不重要,重要的是「夠惡」

因為以上的案件,基本上就是共產黨發展的歷史寫照。明白華潤,就能明白共產黨。今天宋林下馬,有點就像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30多年過去,2012年我們人均消費2.8噸標准煤。多少年了,世界新增的能源消費80%多是中國和印度。我們現在能源消費世界第一。鄧英淘提出這個問題時,石油出口還是中國換彙的主力,現在石油進口依存度60%,不言而喻,國際戰略格局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IMAX願意賣股予大陸公司,其中一個最大的誘因當然是大陸的龐大電影市場。也是為何近年這麼多荷理活電影公司紛紛與中國電影公司合拍荷理活電影如找范冰 冰拍X-Men,ironman等,便是有中國電影公司投資份兒,以利用俱有中國特色內容進軍大陸,獲取未來最大的電影市場地位。以上是一個很合理的商業決定,倘若大家都是以一個正常的商業運作環境下進行。

台灣藝人撐自己國家,中國有網民就覺得被出賣,就叫他們滾出中國、有種支持台灣就別去中國找錢,意圖製造本意沒有衝突的對立。這班金主網民從來不以藝人為表演者,也沒有尊重他們,一心覺得藝人只是來挖金。既然挖了,就應該忠誠,不能在這邊賺完錢,回到台灣那邊又高調撐學生。

「服貿協議」與中共殖民

這種用殖民侵略國的策略,不甚麼新鮮的事物,較新近的如克里米亞透過「公投」加入俄羅斯,較舊的如印度消滅哲孟雄,都是先利用殖民做先頭部隊,用人數壓倒原居民之後,就用「公投」堂而皇之實行吞併!

[email protected]特別,我夢想演藝圈不再充斥鄧紫棋和王菀之。我夢想有天演藝人不再是「演偽人」,不再抽離於社會,不再因為面朝中國市場,就忘記老豆姓甚名誰。台灣人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馬英九政府堅持硬闖通過,熱血學生佔領立法院,與警察對峙,台灣藝人紛紛聲援。波大有腦的雞排妹親身到場支持,還爬梯進入立法院支持學生。她接受傳媒訪問,論述條理清晰,不染一絲和理非非的俗塵,一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將台灣演藝圈和國際接了軌。

中央電視台有個節目是專門針對一些企業違規,以打擊商家的不良消售手法,大陸人心知這些「所謂的幫助消費者出氣」技倆,其實背後有二個原因,一是中央是為了對個別的企業作出調整以企圖扭轉市場變化,可謂是有形之手,二是這些公司落不夠廣告費予央視,找這些企業來祭旗。

Panasonic在公布新一年度加薪時,指出由於中國的空氣污染嚴重,故該公司會向被派往中國工作的員工提供該外薪金作補償。

地方經濟的發展是北京考核地方政績的指標,因此地方政府近年設立了不同的融資企業,以不同的渠道發行地方債以支付地方基建支出(當然還有大陸基建貪污問題,但在此不贅)。而這些融資公司又會以這些地方債發行理財產品,用以支付地方債的本息,同時向小型企業借高利貸。這些圍繞着地方債以及理財產品的非正式金融,近年逐步發展成獨立的影子貨幣系統發行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