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華文化

一群華人在網上聚頭,一旦說起糭、月餅、豆腐花,很容易就會變成雙方的玩笑式對罵,以下是個例子,資料來自百度百科條目《豆腐腦戰爭》:2011年6月8日,有人在微博上說了一句:「豆腐花食鹹食甜,最見南北文化差異,彼此看見對方都想吐……」其後兩日,有關豆腐花食鹹還是食甜的微博話題已達到16萬條。基本上雙方的論點和理據是一樣的,只是寫鹹字還是寫甜字的分別。他們會說:「鹹/甜豆腐花就是正統的豆腐花;甜/鹹豆腐花是異端,是敵偽。」其間當然還會有不少直必腸的人,意圖調和雙方。當然大家的回應就是:「我不能接受鹹/甜豆腐花,所以你必然是異端。」

劉君以長篇大論詳述中國自先秦到唐宋,一夫一妻制逐漸形成;並引用大量古代律例經典,以此證明:中國傳統社會以一夫一妻為骨幹,禁止婚後再娶妻;就算容許納妾,但妾之地位不如妻,而納妾亦受禮法之約束。換而言之,不論妾有多少,妻/正室只有一位,故此傳統提倡一夫一妻(多妾)制。且慢!納妾豈不就是實行一夫多妻嗎?強說「妾」不等於「妻」,此乃偷換概念也。縱然「妾」比「妻」之地位為低,但納妾本身亦為兩家之婚盟;妻妾之別,在乎配偶階級地位之別,然於兩者皆合古代禮法;考古發現古墓裡只有一男一女合葬,可能不過是反映只有正室才可與亡夫合葬,而非一夫一妻之體現。

被人譽為詞中之龍,填詞六百餘首,不乏《南鄉子》、《青玉案》、《沁園春》和《破陣子》等名作,集豪壯、婉約兩大詞家之大成,自成「稼軒體」的稼軒居士-辛棄疾(字幼安),可謂吾朝詞家的一代宗師。然而,當筆者問到其對自己成就的看法時,他竟反問道:「你認為我想以詞成家嗎?」

蒙古滿洲成敗啟示香港

蒙古人於1234年滅金、1276年攻陷南宋首都臨安、1279年消滅南宋海上朝廷、1368年撤回漠北,入主漢地前後134年(1234-1368)。滿洲人1644年入關、1683年掃平大陸及台灣的反清力量、1912年清末帝遜位,入主漢地前後268年(1644-1912)。單從統治漢地的年期看,滿洲比蒙古長了整整一倍,的確是較成功,這與其統治政策,尤其是完全融入漢文化有莫大關係。然而,正因文化上的融入程度不同,蒙古和滿洲就有完全不同的命運。

公車馬砲士象卒

象棋初學者,學開局,慢慢「見步行步」,總會經歷過被「剝光豬」,被「將軍抽車」,就會學懂「棄車保帥」;進階者,懂得佈局,明白「順手炮」、「屏風馬」、「仙人指路」的優劣,在中殘局中周旋,二人博奕中,練出顧全大局,更會猜心,嘗試知己知彼;更專者,對棋局會有研究,拜讀經典棋譜,《橘中秘》、《梅花譜》、《適情雅趣》等愛不釋手,背起棋局,企圖破解千古殘局,到後來領悟到,那些棋譜,可能因為人腦進步,又或手抄之誤,或因「師父留三招」,總有點錯漏,倒不如放開包袱,無招勝有招,隨心而行,享受對戰。

文字的迷思

文字不同科學,在科學的世界裡,理論都需講求證據,因此很多時候題目都只有一個答案;但文字除了是方便人類溝通的語言外,也是一種藝術。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價值觀,他們會各自認同一些理念,又會反對一些準則。因此,每一個人在閱讀文章後都會得到不同的見解。要知道,人不是機器,人是獨特的,因此閱讀理解根本就不應有model answer的存在。

用俗體字和用簡體字的差別。「湾」這個寫法,其實是俗體字,在香港,以至漢字使用已經有一定歷史。可以看看《蘋果日報》2013年5月15日的這則報道,當中銅鑼灣的灣亦寫成了湾。有網民就指「港英時代已經係咁」、「講咗幾多次,係因為好耐好耐前嘅技術問題,先會用依個字,唔係97之後改嘅,唔好為反而反」、「認識下個歷史原因先啦」。

打開whatapp、facebook,上網上討論區,相信九成以上嘅香港人文字,都係直白嘅粵語白話文。明明我哋從細就學習「書面語」,應用絕對冇難度。但香港人偏偏咁犯賤,走去用一套冇標準可言,約定俗成嘅文字。箇中嘅因由,幾何有人思考過?

柳永就是通過狎妓來看破紅塵俗事而響朵,名垂千古,可以說是開創先河,當時只此一家,堪稱北宋的向西村上春樹。

必也正名乎?

既然契丹亦屬中華,比契丹更早,起源自古印度梵文對「秦」發音之變異「支那Shina」,以及後繼亞歐諸語言之稱呼中國為Sinae(古希臘語/拉丁語)、China(西歐各國)、Kina(中南歐等國)、Chine(法語)、Cina(義語)、Cina(Chi’na)(印尼語與馬來語)等,皆為「支那」,其辭原爲音譯,本身並無褒貶,只因曾爲帝國主義年代的日本所用,才致「污名化」。觀乎舉世皆稱「支那」(China),對以漢字書寫「支那」一辭之厭惡,一切源於難以理說之情意結,如同反過來稱東洋為蕞爾小國,似更帶有輕蔑之意。既談大國崛起,理應自信,何須執著於名諱,動輒被人家「傷害了十三億人民的感情」而文攻武嚇?

為小學生而設的普通話科教育電視節目《驚心動魄(粵普比較)》引導小朋友仇恨和輕視自己的語言,是相當驚心動魄的。這個節目,劈頭就點明粵語是古老的語言,而普通話則是年青的語言,將古老跟年青相提並論,是無有高下之對比,抑或是以後者襯托前者,顯而易知。更可怕的是,在節目裡頭提倡粵語的,是德古拉的化身——灰白的臉,凌厲的眼,嘴邊應當帶血,是妄圖以粵語一統天下的惡魔。

中文直書的堅持

直書,簡而言之是文字從上到下、從右到左排列,有別於外文由左右的橫向編排。中文直寫為傳統,普遍認為這是由竹簡發展而成,及後紙品發展成熟,直書的習慣仍一直沿襲。有說直排才是正統,橫排中文不堪入目,我對此沒有極端批判,但可以選擇的話,當然希望保留直排,堅持一下傳統美感。

我們的唐詩宋詞裡頭,很多像這樣的心境描寫,同現在諸位的心境是一樣的,可是古人的教育呢?從小學中國字,辦公下來退到自己的書房,所有的牢騷都在詩文上發揮,而這些詩文後來則流傳千古,非常了不起

有玩過電腦遊戲Civilization 5的人都會知道,除了軍事侵略之外,還有一種侵略方式叫文化侵略。玩家控制的文明會產生各自的文化,這些文化會形成一種氣場,而氣場會不斷的從玩家控制的城市蔓延開去,如果有其他文明的城市被這些氣場包圍,一段時間內那城市本來的文化會被侵蝕,最後玩家控制的文明就會控制了那個文明衰落的城市。他們不喜歡排隊,他們守規矩就無法生存,對他們來說,耍無賴是本能,不吃人就會被人吃掉,被別人搶劫是因為你自己不小心;香港正在被這樣的氣場重重包圍,所以我們要抵抗。

文言範文在公開試復辟的建議,在網絡界掀起了新一場爭論。有論者持工具主義的觀點,指出以文言範文作考試教材,在提升中文水平上不見得比白話文有效。又謂今人文字溝通不用文言文,只用白話文,為何要教授已死的語文?如果要教文言文的話,是否甲骨文也應該列入考試範圍?

預訂增設之指定範文,不少皆為經典,當中之修詞、對仗、平仄、敍事、鋪排均恰到好處,仍中華文化底蘊之所在,習之有所裨益。惟今,文言文範文將撥歸閱讀考核範圍之內,仿若被切割成專為閱讀單元教學之零件教材,作用似是只為提升文言文閱讀能力,或者調整文言文考核部份而設。如文言文只當作閱讀教材,片面理解文言文閱讀技巧,而忽略深究文本整體,在下非常懷疑學生各項語文能力,可否籍加入之十七篇範文而得到整體提升,抑或單獨提升文言文閱讀能力,便是為此次改動所追求之結果?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