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二次創作

當大家紀念多啦A夢(叮噹)配音員林保全先生之際,記者傳來了跟版權相關的消息:國際影業(AnimationInternational,簡稱AI)聲稱《100毛》雜誌報道時使用了叮噹圖片,可能侵犯該公司版權。

我們喜見D100能夠與相關涉事媒體達成和解協議,但D100官方facebook專頁日常引用的內容相當廣泛,當中不泛外國團體或本地個人創作者,難以證實D100給全部內容提供者達成協議。日後若D100需要引用沒有協議的內容時,敬請以較謹慎的方式對待之,即避免「下載再上載」,大多時候,即使加上原著註腳也難免抵觸香港版權法。

隨著互聯網愈趨普及,業餘的音樂人也能把自己的音樂,透過YOUTUBE 等網站,帶到大家面前,更有不少原本只是少數人留意的音樂人,因互聯網而跳上舞台,甚至大銀幕。但現時的觀點下,「認真地翻唱」亦已構成侵權,那這班有志造音樂的朋友連這樣的機會也沒有了。YOUTUBE 在外國已經孕育出不少歌手,如Sam Tsui, Boyce Avenue 等,既然香港也需要重新發展音樂市業,而互聯網又帶來如此方便簡單的交流騁台,那又為何要狠狠將這朵正茁壯成長的音樂小花狠狠踐踏呢?

形形式式的布偶公仔和墊褥最受人歡迎,但是這些東西有本身未必獲得原著的版權人授權,會有侵權的嫌疑。近日海關打擊冒牌貨不遺餘力,起出不少冒牌貨如手袋鞋襪等,並拘捕一兩位涉嫌網上售貨的人士。雖然海關沒有向年宵市場攤檔採取行動,但因為不少貨品也有侵權的嫌疑,所以攤販究竟如何自處是一個重要課題。而且,幾年前鄭金鈴在旺角街頭賣Mario鴨舌帽引致街知巷聞,最後遭任天堂出信通知,要求她停售涉嫌侵權的鴨舌帽。年宵攤販會否招致版權同一命運?而政府對戲仿作品的版權條例修訂和民間提倡的「個人用戶衍生內容」(UGC)對這些貨品究竟會否有所豁免?

神奇罪與佛

《罪與佛》在高登出現時,大概無人會預計到會成為可以「推上報」的大事。封面粗劣的改圖瑕不掩瑜,當中搞笑的歌名不知怎的就帶來了共鳴,很快的就傳開去,成為又一個經典。《罪與佛》特別之處,在於它在出現之時,大碟中的歌曲,有好些都是只有歌名,而沒有歌詞。而一眾高登仔,就熱心加入創作,把空白的幾首歌曲,漸漸都完成了,甚至有人親自唱出作品,距離大碟真正完成不遠矣。

我每天都做著一個夢,就是很想移民香港。因為很喜歡香港的精神還有態度,而且香港很自由。

《罪與佛》與初音未來

提起初音,是因為「任何人都能夠參與創造」的情況跟《罪與佛》的情況有點相像,只是那個用來投射的萌爆傻大姐給換成了看起來表情有點姣的不知明和尚(很快已被起了底,大家現在都知道他叫釋道心了,可是,他是誰,其實沒甚麼相干),又或者,我們投射的感情並不在那個有世俗感的憎人身上,而在於一首首可以勾起集體回憶的歌曲。《罪與佛》列出來的一首首歌名,都是由經典得幾乎無人不曉的歌曲mad成。看到名字,聽到歌詞,除了哈哈笑一輪,也令我們回想起「全年度有幾多首歌給天天的播,給你最愉快的消磨。流行是一首窩心的歌,突然間說過就過」。

在商場實戰之中,缺乏創意是沒相干的,買個版權,二次創作得好,財源也會滾滾來。大陸電視界龍頭湖南衛視出品《爸爸去哪兒》青出於藍,比韓國原裝還要炙手可熱,單單在中國市場就引起史無前例的節目效應,數以億計的廣告收益就此成為其囊中物。芒果台(因衛視徽號形似芒果得名)的中國覆蓋人口已超過七億,其又一成功,反映了的是今日中國娛樂節目已經走出昔日低質山寨的困境,這在過去幾年的歌唱選秀真人騷的大紅已見端倪。各個電視台的真人騷去政治化之餘,拍攝得有聲有色,坐擁數目超過五億的中國網民加持,發展潛力難以估計。

UGC娘!

受惠於「滑鼠戰線娘娘現象」,忽發奇想將「UGC方案」裡豁免條件的四大原則畫成漫畫,並統稱為「UGC娘」,一來作為推廣「UGC方案」運動的吉祥物,二來透過生動可愛的漫畫人物言簡意賅地向公眾作進一步宣傳。榮幸地得到漫畫家塵沙沙老師支持方案並賜畫之餘,她更在衣服上加上 Keyboard Frontline 鍵盤戰線 及 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Concern Group of Rights of Derivative Works 的標誌顏色,極具心思,實在感激不盡。

事實上,有需要保護二次創作,並不意味保護的涵蓋範圍就是那裡。牟利業務的「二次創作」,和單純興趣群組之間二次創作,就有本質上的不同。政府本應從這方面著手,考慮類似加拿大的 User Generated Content Exception。如此,政府所說的「版權作品被濫用的情況和不明確因素」就能消除。政府即使未能把「二次創作」寫成法律詞語,但一樣可以面對 2011 年的反對聲音。

這一次的版權條例修正呢,政府將這個分發(Distribution)的定義擴散到溝通(Communication)的定義。即是話如果在電子通訊或其他層面上去傳這個所謂侵權物品的話,也可能觸犯刑事。這樣,就會影響到很多人在正常生活時候的用途。例如在Facebook上分享圖片或其他(物品),若果那些是一些侵權物品的話呢,那樣會有機會會觸犯法例。

《版權條例》就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正在進行中,筆者上星期應政府邀請出席了個別人士的諮詢活動,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副秘書長黃福來、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蘇貝茜和知識產權署助理署長彭淑芬會面,交流對於《版權條例》、二次創作、戲仿等議題的意見。筆者當日帶著不少疑問出席那次會面,官員也算是能夠解答筆者的疑問,本文將講述當日的會面內容。

戲仿作品諮詢會後記

有聲音指刑事化會讓政府,可以跳過版權持有人檢控二次創作者,造成政治檢控和白色恐怖,但當天出席的官員則指出要先證明是侵犯版權,執法機構才可以檢控,所以有關的說法不太有可能發生。其實,堅決反對刑事化的人,最主要是出於對現時政府的不信任,多一條易墮法網的條例,只會讓網民的頭上多了一把刀,還造成創作人的自我審查。從前用來對付黑社會的「非法集結罪」,現時變成了打壓示威者的工具。所以,「網絡廿三條」的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陷二年,帝震英,怠政廢業。忽鳩痕,忘己之職份,微服至天水圍尋銷魂。遊蕩數百步,路遇一姝,妍姿妖艷,暗香襲人。震英甚異之。復尾行,欲誨其淫。姝行數里,便進一院。英見旁有狗竇,彷彿若有光。便屈身,從口入。

網絡23條重臨

在版權制度下處理戲仿作品的公眾諮詢公開論壇 快d報名啦!第一場 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下午3時至4時30分 香港銅鑼灣高士威道66號 香港中央圖書館地下演講廳 第二場 2013年9月22日 (星期日) 上午11時至下午12時30分 九龍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0號 香港文化中心行政大樓4樓會議室AC2

在神魔塔與地下城之間

(大家都鍾意利申:Puzzle and Dragons 玩家)(小編卻是神魔玩家LOL)今年動漫節在《神魔之塔》抄襲與否的爭議聲中落幕。思兼不打算討論《神魔之塔》是否抄襲,而抄襲又是否有問題。大家該早有自己的論斷。反而希望集中討論在後期出現的「抄襲等於大陸化」的指控,在規管二次創作的「網絡二十三條」諮詢如火如荼之際,本文提出新論點,主力探討「抄襲」這個概念在創作中的角色。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