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五十年不變

What is, and what ought to be

使然很容易看得到,因為那是我們身處的環境之中。不論是大學生入職八千蚊或是八十後新思維創業賺第一桶金,這些都是真實故事。大陸富二代撞死人不顧而去和流連夜店迷你裙少女遭迷姦,大家也聽過不少。看到使然的人有些noted然後繼續閱讀下一則,有些偏向將其故事結果歸功/究於當事人然後Normalize結局。「而家經濟環境差得$8000有咩咁出奇,人哋最低工資都係$30一個鐘啦!嗱你呢個後生仔咪叻仔囉自己創業賺到咁多!大陸係咁㗎啦撞死人仲留喺現場一陣惹官非上身點算!好心女仔之家就唔好著咁少出夜街啦!」這樣的說法我們應該聽過不少吧!說這些的人其實不知不覺間在維穩,因為他們不想改變,又或認為自己沒能力改變。他們不一定是在上位或既得利益者,君不見你公司有很多年資甚久的人是那麼的害怕改變嗎?哪怕你跟他說新方法更便捷更慳水慳力,他們要的是維持現況。

新霸權還是新秩序?

從各個項目情況推斷,操作市建局的「頭號梁粉」張震遠,他的「發展商伙伴」功能表露無遺,梁振英又會如何「最憎有錢人」? 況且到了港人港地項目推出時,預算呎價成本也達到萬元以上,根本也談不上是解決民生問題。

因此只能推斷,梁振英只是「好憎部份有錢人」。而遊戲規則也沒有改,就是「梁振英唔憎」的那一批有錢人,仍然會將住宅價格維持在高水平,這種情況講不上是「新秩序」。假如只是很有秩序地繼續屠宰香港人,那麼極其量只能稱之為「新霸權」而已。

所謂「五十年不變」其實也是基本靠譜的,因為香港回歸前是地產霸權、沒有民主,回歸後,不論如何更換「掌柜」,同樣也是地產霸權,沒有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