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五月天

從五月天的象牙塔說起

自問雖算是五迷但年資尚淺沒有陪他們(或是讓他們陪我)走過十五年光陰的我,心中也清楚,五月天絕不是那種「我討厭政治」的樂隊;所以本來預期他們會說一些甚麼的我,對他們會陷入現在這種窘境也感到有點意外。之前他們一支《入陣曲》、頒獎台中表演的《起來》,其實都說得很清楚:他們是有想法的,他們沒有政治潔癖。那麼為何他們這次會碰上「討好大陸民眾」這種重罪呢?

在佔領立法院的當晚,五月天官方Facebook Page貼了《起來》一曲,隔天五月天Bass手瑪莎所開的咖啡店暫停營業,呼籲大家到立法院聲援學生。起初大家都為五月天鼓掌,更在「港台藝人對照」的片圖上,把五月天放在支持運動的眾多藝人的一方,對照另一邊廂,Gem、成龍等人,讓大家覺得「五月天站在我們這一方」。可是,後來發現貼歌的是管理人員,呼籲大家去聲援學生的也是咖啡店店員,主唱阿信更在微博回應網民說「我們也從未反對服貿協議,更不希望制造動亂對立…」一時讓支持運動的人感到非常失望。隨後大量批評的聲音,讓五月天和阿信「兩邊不是人」。

可恨的是,台灣有五月天和林宥嘉之流,在最抗爭最需要民意認受之時就爭住趁墟,以為可以呈個英雄來當,見勢頭不利己,驚覺自己的星途比國家的命途緊要,就立即一百八十度轉彎, 令抗爭大隊如失一臂。這邊五月天阿信忙住安撫大陸網民,說「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們從未反對服務貿易協定」等傷害台灣同胞感情的話,那邊林宥嘉就戴頭盔,說自己没看清楚標題上「我國」二字,就分享了台大教授鄭秀玲的文章。

五月天屬於近年兩岸三地的樂隊班霸,看過他的演唱會都會感受到他們對音樂熱誠的氣氛。每次有人去看都會讚,可見其吸引力之大。亦因為他的吸引力,也來了很多廣告商睛睞。五月天來港開演唱會,很多人都想看,所以有人一早就排隊賣飛,不過一早有人插旗買了,當然有人失望而回,更有些大陸居民組團來港看演唱會,可見這些吸引力之強,及後更有誇張的炒賣情況都可見一斑。

《入陣曲》:真.搖滾

<入陣曲>可以是《蘭陵王》的主題曲,可以是「啊,音樂還不錯聽」的一貫五月天風格流行曲,也可以是控訴社會警醒台灣的血淚曲,怎麼聽,視乎甚麼人。五月天的獨特之處,在於其成員全都年輕不再,但上了神台的他們心境卻未衰老,更沒有「老屎忽」上身,總在埋怨和挑剔現在的新一代多差多壞,不如自己那一輩。他們反而積極鼓勵年輕人追夢、想像、嘗試,鼓勵上班族活在當下、放輕腳步、珍惜光陰,還以世界末日為專輯概念,提醒聽眾「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這些主張,都與所謂成熟的人應該如何如何的教條背道而馳,好似把扭緊了在模子裡的鏍絲解放出來然後佻皮的灑滿一地一樣,挑動制度的神經。這種靈動又不至亂來的理智反叛,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MV由一卷畫有台灣地圖的卷軸展開,開宗名義的說明這是一首關於台灣的歌。,在充滿中國風的畫面裡,突然出現了一隻黑手,意圖要掌控這個地方。隨之而來就是一幕幕代表不同議題的動畫︰核四、政府監聽、洪仲丘事件、台東美麗灣事件、媒體壟斷等。

MV,能談什麼?

五月天的《入陣曲》,本是劇集《蘭陵王》的主題曲,歌詞表面談蘭陵王的歷史,卻意在借古諷今。正以為歌詞中的「幼無糧,民無房,誰在分贓?千年後,你我都仍被豢養」足以讓人樂道,沒想到早兩天發布的第二版MV,竟直接把台灣這陣子的爭議統統放於當中,台灣人「邊聽邊流淚」,連彼岸的香港都引不住「瘋傳」。結果,短短兩日,點擊率已經超過一百五十萬,比起早前發布的音效檔走勢更強。

五月天的滄海遺珠

五月天是天團,這一點毋庸置疑。從成立走到現在的位置,殊不容易,他們經歷了升學到工作到當兵到復出,這十多年的時間,始終沒有放棄。當然,成功除了堅持跟努力,也要有一點點的運氣。先是在芸芸Demo帶中被滾石選中,後在1999年發表第一張專輯(就是收錄了<志明與春嬌>那張)迅速爆紅,更入圍金曲獎最佳組合。接下來其實真的算蠻一帆風順,起碼不像其他的團,經常換人(我沒有在影射任何Band!)。就算他們分開了去服兵役去學樂器去製作別人的專輯,歌迷們依然熱情不減,年多後復出舉行演唱會還是爆滿。近年,除了製作專輯,他們亦忙於舉行不同的巡迴演唱會,讓他們的音樂更深入到世界每個角落,而各地的反應亦普遍熱烈,這些都是五月天恆星般恆心的成果。

起來,或許你覺得累

自從金曲獎那個晚上的樂團大合唱之後,四分衛的《起來》便深深刻印在我腦海中,而我對台灣的樂團,又有了更多的認識。看著台上那些已經出頭的樂團,紛紛站出來向身為金曲獎主辦方的文化部抗議政府查封Live House,台下的歌手如林宥嘉等站起來相呼應….這一幕讓台灣的樂壇看起來更可敬可愛。

何韻詩曾經在台灣某訪問節目上提及,自己曾經一度對做音樂很灰心,因為當時推出一些關懷社會議題的專輯,而回應並不如預期。(當時她推出了關懷精神病患者的「十日談」紀錄片及專輯《Ten Days in Madhouse》)結果,在她灰心之際,台灣的金曲獎她入圍了最佳女演唱人,這給了她一個很大的肯定,才鼓勵了她繼續唱下去。這是一個很諷剌的現象,很多香港音樂人,反而在台灣才得到表揚。今年的台灣金曲獎,六個女歌手入圍當中,有三個是香港人。最後拿了這個獎項,及連同更多大獎項的,是我們都遺忘了的香港歌手,林憶蓮。還有盧凱彤、方大同、何韻詩、甚至是莫名被網友封殺的G.E.M,都似乎在台灣才能得得到認同。

提起台灣樂團的發展史,Live House可謂佔了極重要的位置,它提供了一個令無名樂團和音樂人萌芽成長的平台,造就了台灣樂團及獨立音樂的興起。今天的五月天、陳綺貞、蘇打綠、張懸等人,全都是藉藉無名從Live House開唱,慢慢累積觀眾,再將自己的音樂帶至全台灣、甚至全世界。因此,Live House可謂是每個獨立音樂人的起點。

可是,台灣的知名Live House 地下社會上年卻因消防法規的限制而被迫關門,事件引起大量音樂人的抗議,他們到立法院抗議、去華山文創區堵當時的文化局局長龍應台,希望她能正視Live House正名的問題。

從葛文輝的開場白到劉德華的新聞報道,親切到雞皮疙瘩都跑出來了。煙火效果的序幕好興奮唷,〈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把觀眾從真實世界拉到虛構的挪亞方舟去。感覺不像是演唱會哦,台下的人比台上的唱得還要大聲;歌曲以外,燈光和螢幕營造了電影效果,就連官方螢光棒也是中央控制顏色的。這幾小時的紅館都不屬於地球的,瞬間飛到不存在的空間和時間裡,在既定的劇本裡,共演一場熱血的夢想和青春。音樂是重點,卻不是唯一。

怎麼我也看起五月天來

五月天的演唱會實在是大包圍地為各式各樣的人而設的。它以世界末日及諾亞方舟為題,間場的片段設計與特效製作都很出色用心,例如以樂高積木砌出來再把逐格連成短片的升空日記,更力邀了劉若英、劉德華、言承旭及林依晨義氣力挺,可惜,敗筆正正是過分地「碌人情卡」。讓觀眾代入世界末日的情景,本來就相當困難,即便動用三維甚至是四維的視聽設備,也難以竟功,明星卡士就份外令人感覺腳踏實地。不過,螢光棒跟隨中央控制色彩大異,藍變紅,紅變綠,綠轉黃,黃轉粉紅,則非常有新意而且能帶動現場氣氛。

一次跟朋友說起這兩個樂團,這位朋友認為他們分別代表了台灣不同的性格:五月天是熱血;蘇打綠是清新。那時候我覺得他已經說得很好,持平也沒有得罪任何一方的粉絲。今天動筆之前,我看到一個更讚的說法:五月天是一針見血地戳破殘忍的現實;蘇打綠卻是在一旁默默為人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