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交友

不良交友手法

自己笨實了,《商品說明條例》又不保障交友事務,只好拍張照片,放上互聯網上,祈求一眾網民為自己討回公道。結果,這位男網友當然被瘋狂恥笑啦,畢竟連特衰政府都有教:網上騙子多的是,哪來個個是王子。本來以為事情告一段落,誰知女事主居然主動聯絡報章。一見報,事情就鬧大了,全香港都得悉了。女事主堅稱自己沒騙財,只是「厄角度」,算不了甚麼。

朋友係要見架!

我很高興是她打電話來了,不是sms,不是facebook,是打電話來了,她不怕在這種容易尷尬的時刻打電話來,真正朋友。我想見的是你的笑臉,不是那黃澄澄的表情符號;我寧可聽你的語無倫次,也不要看不知其義的火星文。朋友,如果我打電話跟你哭訴或者問你是否還好,不要覺得突兀好嗎?朋友,你的消息,我們見面時告訴我好嗎?「朋友係要見架!」我們是朋友,不是網友。

以密易密

「我唔會講出去架」、「都過左去要放低啦,怕咩喎」、「有咩黑暗得過Gossip Girl 啲情節﹖」、「你唔講我就難啲明!」,見我依然擺出一副耍太極的姿態,四兩撥千金地將話題由東扯向西,她終於捺不住性子使出殺手鐧﹕「其實我都有段好黑暗嘅過去!互share啦!:D」那一刻,沒有甚麼比「囧」一字更能描繪我的心情。我唏噓我的心境是否已經老邁,和女孩間竟存在著無法跨越的代溝(雖然我和她年紀只差一年),但細心思考當中細節,其實她只不過是比較不善於不善於包裝自己的好奇心罷了。

最後的MSN紀錄

我按下寫著你MSN EMAIL的FILE。打開,仿如進入了時光隧道,時間一下子返到兩年前的一月六日。當時,我們的MSN名稱都有種純純的幼稚,兩個名稱前面都打上了一個心心符號,然後後面才打上自己的英文名,再加多一個「:)」。這種與情人約定在名稱打上相同符號的行為,當時很流行,令其他人查看聯絡人名單時,便能夠一眼看得到這對情侶在上下排列,挺甜蜜的。

(編按:今日有準新人埋怨賓客人情太少,倒不如參考這個人情計算方程式。)快踏入三字頭。除了髮線向上,肚腩向外,還避免不了的,就是由年頭參加婚宴去到年底。我去年飲了六七次,已經算少了。好些友人,平均一個月飲一次。(白事也有,但幸好經驗不多,還是說些開心的事吧)我是很喜歡參加婚宴的。一來在預期中,自己不會擁有一個(有的話,是個悲哀的意外);二來,可以分享人家的喜悅,是十分感動的。三來,可以見到一些失散多年的朋友。當然,好些婚宴也過份造作煽情。曾有友人說遇到頂唔順既婚宴,要中途離開。我想,我是幸運的。多講無謂。進入正題。我係呢度要提出人情計算機這方程式,等大家可以輕鬆鬆計算出婚宴要付的人情。唔使再問黎問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