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大常委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佔中,不如慢慢搞

橫豎很多朋友都覺得,佔中一早已經再而衰三而竭,不如就慢慢搞,尤其是北京明顯想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一鼓作氣,他急,你來慢,主導權就回來自己手中。佔中三子現在不去發動佔中,反而搞民間特首選舉,提名期兩個月,參選人可按照三軌方案中政黨提名和公民提名的方法成為候選人,然後進入兩個月競選期,最後透過電子公投投票,選出的民間特首,將自動接掌佔中運動的領導權,領導到2017年的反政府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