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權

這部影片講述九十年代北韓低下階層的生活片段。故事發生在一個失去勞動力的家庭,父親和長子早逝,剩下11歲的兒子和生病的母親相依為命,靠打柴賣木材維生。可是,打下來的柴火也只能讓他們喝上勉強足夠的稀粥,更遑論要換取母親生病所需的藥物。

故事當然是幾千年來也不會改變的了,頂多是特技和細節、主角配搭等等吧….因為全部都在舊約聖經的《出埃及記》寫得極之詳細了。但為什麼電影公司總會那樣有信心,不停重複地拍攝呢?正正就是因為《出埃及記》非常完整地記錄了「人權概念」的全部重點。可以這樣講,就是西方文明形成的基礎。因此西方國家,即使不是有宗教信仰的觀眾,也一樣像「過節」一樣看得津津有味!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香港各行各業的市民,由機場保安、空姐地勤、警員甚至法庭人員以及法官,竟浪費無數時間與精力,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來處理這些不知所謂的劣行──自己護照冇續期,上唔到飛機竟發洩在無辜的人身上,打人發爛渣,然後死不認錯,反咬一口──連法官都咬,事實是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令香港人感到厭惡之極,還是香港人「歧視」他們呢?

好多年輕人被上一代灌輸錯誤的方法,以為努力讀書,每日做生做死,搵工上進,捱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現實卻是,絕大部份,都無法達到自己目標,甚至讀生讀死,做生做死,到頭來已經錯過生育的年紀,欲生無從。現實是甚麼?就是「只要夠人渣,凡事可成真」

《S-最後的警官》是2014年的冬季日劇,由TBS電視台製作,由2014年1月12日開始播映,總共有10集。它改編自一部同名的漫畫作品,講述日本警察廳設立了一隊新的特殊部隊NPS,以活捉犯罪者為目標,如何對付嚴重罪犯和恐怖份子。

在H大學公共健康學院待了兩年,有時覺得學到的東西不算多,但有時卻覺得它改變了我的生命。原因是,我放在口袋中離開,經常記得的就只有同時刻在學校外牆得這句說話:「人人有權…」不是很高深很複雜的東西,但這四個字夠我用一世。

「在一個遍地屈膝的臣民社會,總要有人率先站起來,總要有人為社會進步面對風險承受代價。」許志永如是說。這正是許志永妻子崔箏的信中所說的「因為命運真的把你推到了需要去選擇堅持而放棄其他一切的這一步。」就是面對種種的不公不義,率先站起來,提出了抗議。

南韓社會早於2005年起討論制定《北韓人權法》,但主張與北韓修好關係的政黨和團體以法案為南北韓關係帶來緊張氣氛為由而反對,《北韓人權法》一直未能得到南韓會大多數通過。反對《北韓人權法》政黨則多次提出支持南北合作和向北韓提供人道援助的法案,同樣不獲通過。美國和日本分別在2004年和2006年通過關注北韓的人權狀況立法的法案。

香港的外傭

香港外籍家庭傭工佔香港人口達3%,當中絕大部份是女性。2010年3月31日,外傭數目有273,609人,其中49%來自印尼,48%來自菲律賓。他們通常居住在僱主的家裡,負責為僱主處理各種家務,例如煮食、清潔及照顧老人小孩等。所謂「相見好,同住難」,和僱主一同居住之時,往往會產生摩擦,從而發生口角,什至演化成為虐待。「Kartika」一案引起香港媒體的強烈注意,不少報章以多於一版報導。但在平日,香港媒體又以什麼角度去塑造外傭在港的形象?而這種角度,又是在為什麼思想服務?

福利權利光復日

2013年12月17日,終審法院判一名單程證女子申請綜援被拒上訴得直,並宣布申請綜援要至少在港居住滿七年的規定是違憲。雖然這個消息在社會上引起了激烈的爭議,甚至有反對判決的網民要求人大釋法,但對筆者來說,這判決實在是一個令人鼓舞的好消息,因為這個判決為受被壓迫的新移民討回一個公道,亦彰顯了福利權利(welfare rights)的理想。

最令人擔憂的是,因為沒有審判權限制,大開中門,導致一些外來人會故意來搶資源這結果,而且一開先例,就無法阻止,到時中港矛盾只會加劇升溫,未來也真的可能會出現資源有限緊迫的問題。其次係,沒有審判權,什麼人有資格成為香港居民,不由香港人話事(不以香港人構想的想像共同體為成為香港人的條件),這是非常古怪與沒有道理。

很多人念茲在茲的是,就算來港未滿七年,貧窮就是貧窮,要幫就是要幫。但同樣很多人的想法是,七年是一個不成文的門檻,一個讓人正式「入籍」的門檻,你達不到,你貢獻不夠,就不夠資格得到完全的公民權。情況有點像外國移民,也要住夠一定年期,達到某些語言資歷才有完整的公民權。

今次基真小學十歲女生墮樓案發生後,校方有寧先通知聖約翰救傷隊,而不打三條九這種違背常識的做法,實在不足為奇。集體主義下,言必理性,事必既定程序。縱使理性只係片面,程序違反常識,校方亦只懂條件反射式地遵循指引。一旦偏離了既定程序,這些飽讀詩書的知識份子就不知所措,進退失據 ― 學校這個制度化機構的集體意志,早就剝奪了個體的常識反應。儘管眼前是血淋淋的是血肉之驅,是命懸一線的靈魂,校方心裡面仍在打著如何避免形響校譽,如何卸掉校方責任的小算盤。此情此景,是否似曾相識?我們離鄰近地區某大國,又近一步。

脫北者關注組將於十二月十五日(星期日)下午四時在北韓駐港領事館舉辦示威活動,要求北韓政府改善人權及立即廢除政治犯集中營。在金正日死後兩年,即金正恩掌權兩年,北韓的生活條件和人權的狀況與過去金正日時代相比,並沒有改善。在金正恩統治下,1,600萬北韓人民持續承受長期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的痛苦,北韓仍存在廣泛違反人權的事件。

141與性工作

乍聽來,141似乎對性工作者來說是不錯的平台,令他們有機會宣傳自己。但實情是141壟斷了香港的色情市場,頻頻剝削性工作者,之前就傳出要求鳳姐付費,否則就會派寫手在141裡唱衰性工作者服務差,甚至有性病,於是鳳姐只能無奈地每月付出大量金錢避免聲譽受損。

頁 1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