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民力量

話說昨天舉行既海怡半島(西)補選,人民力量袁彌明得票竟然比民主黨單仲偕高出超過一百票(1083 vs 920)!雖然袁小姐最終都係以大比數輸俾葉劉既新民黨(2023),但呢個結果足以讓不少人大跌眼鏡。因為一直以來,咁多個泛民政黨,除左民主黨、民協同街工外,其他泛民,特別係激進派,一般都會係打地區政績既區議會選舉輸到扒街。但從今以後,所謂既溫和泛民,路線應該點行,真係要好好檢討(如果佢地仲有心去反思,而唔係賴東賴西既話),否則死路一條也!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一直以來,香港政黨發展不成熟為人詬病,保皇黨中人甚至以此理由來解釋香港實施普選後的危機,藉以延遲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一年又過去,香港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究竟是步向成熟,還是繼續內訌,跟市民的意見越走越遠?

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建議限制菲傭入境,以經濟制裁逼使菲方道歉。這建議似乎是參考過今年五月台灣的做法。當時台灣漁民遭菲律賓公務船射殺,台灣政府對菲律賓實施11項經濟制裁,成功逼使菲律賓於三個月內向台灣道歉並賠款。那麼,香港到底有沒有條件去經濟制裁菲律賓呢﹖不如先看看一些數字。

我倒認為了解政治,其實對自己也有很大得著,特別是留意不同政黨的理念、行為,更能從中領悟一些做人道理。無錯,香港的政黨真係好虧好柒,但正正這樣就給了自己一個反面教材,反省、調整自己的行為、價值觀。

片段中冠軍並沒有直接說出支持普選,而她的說話比很多從政者Make Sense:「始終你做緊嗰個position嘅時候,你都唔會想話個個人係針對你、反抗,你都會想滿足到佢哋個需要...好適合嘅時候去開始做啲嘢,譬如話真係開一啲會議...可以畀我真係發揮到我啲嘢(意見),而你係真係聽緊我講囉。」你有沒有顧及新聞台同事?CCTVB出名河蟹了,編輯同事見到片段,質素比元秋麗暈之流高,若他們不播出街,會被人說滅你聲,與十七萬人為敵;他們播呢,就像現在的攤子:網民一致讚好、上報紙、評論員稱頌,叫新聞部點向上頭交待?

「撐梁」陣營的,幾乎全都有蛛絲馬跡可尋,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網絡,配合警察和廉政公署,令公權向當權者私欲靠攏,所以我們看到警察拘捕社民連和反梁者不遺餘力,卻對打人的青關愛不聞不問,看到廉政公署因為傳媒報道而查劉夢熊,同樣因為「只有」傳媒報道而不查林奮強。而傳媒把持在自以為是的上一代人手中,越來越偏頗越來越含混,像天水圍衝突的報道,爭相傳頌一個小孩的謊言,營造「示威反梁的人很暴力」的假象,偏偏他們才是被打的一群,還要被打後警察袖手。

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你盡下孝道 o既就唔好影衰家人同學校,咁細個就跟埋晒D 屋村童黨以為自己巧威威?出黎行係要還架小朋友~~~我係唔會因為你細個就唔邀請你入會 o既,你知唔知你一個扮可愛豬豬就令到全香港以為D 反對梁振英 o既人係暴徒蝦細路?就算你背後幾多辛酸史都唔可能令你呢次講大話變得合理。係精 o既就乖乖地自拍道歉放上YOUTUBE,搞到你學校日日收到投訴電話然後記你大過就一D 都唔型囉~~日日返學或者落公園「威」 o個陣被人拿個IPHONE 出黎SHOW 晒D 改圖笑你ON9 仔真係好ON9 架小朋友~~~

民主黨兩位重量級人物當這刻用詭辯扭曲普選,不但是要混亂視聽,其實是上演二零一零年出賣香港人的續集!他們的所謂特首普選最終目標和提名辦法,只是要確保他們這些鵪鶉派有份競逐特首,卻不願意開放特首普選給全部不同的政見人士參與,根本就是壟斷民主!

女能載舟之政黨女首領

這些年來全球政治人物,女性人數續漸增多,影響力漸大,然而早十年八年本地女婦女團體還大聲疾乎,批評香港政壇還是男人主導,女性只是花瓶,沒有太多權力。霎眼間,六個政治組織都由女性打骰,當然做主席不一定包攬所有權力,未必一個人說了算,但這一象徵意義,相信可以打破「香港政壇男人話事」這論說。

絕食如何不戇居?

人民力量繼七一後發起的絕食行動,本意是延續七一訴求,希望改變每年七一,行完就散的模式,但因為黨員分裂,政治能量大減,慢必餓了十日也引不起大眾關注,到了本周三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絕食十日的慢必,以虛弱的身軀質問689,繼而不支倒地,689一副扮作處變不驚,其實冷血得戚的嘴臉,雖然進一步突顯了689冷血的一面,但是次抗爭行動畢竟不太成功,翌日民主大報也只是以李八方報道,相反指他戇居的人卻不少。

我不會說鍵盤戰士是打飛機,因為他們針對的市場,其實是喜愛使用互聯網的年輕一群人。但當鍵盤戰士的同時,我們也要想想辦法,怎樣擴大泛民主派的力量,特別是針對年輕人以外的群組。這一篇文章,提及到長者和退休知識分子的實例。假若你們認同的話,不妨也拿去試試,用在身邊的親戚和朋友上。

沒錯,我說的就是現今「左膠」與「自治派」(編按:甚至被謔稱為「自治撚」)對立的局面。「自治派」的定位是明顯的,他們自身也承認,具體來說,自治派以熱血公民、陳雲、人民力量、龍獅等以激進本土自治為先的一體。問題在到底有沒有所謂「左膠」?有人反對有所謂「左膠」,認為被稱為「左膠」的人,他們的立場與身份並不相同,因此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圈子。但我極不同意這種說法。明眼人其實都看得出,這圈子是確實存在的,他們不是在現實之中以政治立場或抗爭手法為組合方式,而是一種在網絡上形成的「友好」圈子。

第三次佔中

全力聲援陳玉峰絕對正確,同時應該借這個機會,告訴大眾,今時今日,香港賊佬太少,差佬得閒專門對付維權人士。但從差異對待不同被控人士的態度中,竇蓉不禁懷疑佔中領袖的小圈子心態,有沒有足夠條件領導香港人。推動佔領中環這個背城一戰的運動,要有鋼鐵一樣的意志,磐石一樣的原則。群眾從來都是鵝城市民,領袖的原則如果不能如磐石般堅定,運動散渙和失焦是必然的事。佔領中環的行動雖然愈講愈縮,但公民抗命,以法達義,始終是基本口號吧?既然如此,只要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為,也應該是佔中的同路人。但我現在看到的,就是自己人蒙難,當然全力聲援,別家的野孩子被審判,卻可以隔岸觀火。

黃毓民背叛「本土派」?

問題來了,從優酷網的連結,發現原來黃毓民團隊一直有上傳毓民的議會發言。將毓民發言在內地宣揚,這是否乃梁文道口中反統戰之舉?這是否也是「大中華情花毒」作怪,是在哀求地獄鬼國蝗民搖旗吶喊?這是銳意轉型為「真正」「本土」「政黨」的政治組織的應有作為嗎?

話歸本題。星期一至三短短三日,蕭若元與黃毓民分別在各自的節目中隔空開火,爭在還未點出對方的名字,但他們的講話內容,卻不斷炒起新問題,燒到更多完本不相關的人,至此,人力內部已經錯失了修補關係的機會(又或許從沒有出現過),各路人馬看來已經選定立場,人力解體只是時間問題。就算人力還維持表面上的團結,即立法會三名議員仍願意掛起人力招牌,但隨著人網跟人力切割,人力將失去動員支持者的主要機器,等同武功盡廢。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