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物

我唔識踢波,但我識碧咸

一個名人的偉大,有時在於他本身就是整個運動或行業的代名詞。說籃球,有Michael Jordon;說高爾夫球,有Tiger Woods;那說足球呢?幾乎不論男女老幼,都會先說出「碧咸」這個大名,然後才會想起朗拿度、比利、施丹。碧咸就是無人不曉的存在,一個宣佈掛靴的一代球星萬人迷。一個值得尊敬的球星,不只在於他有甚麼特技和成就,而是在於他對球界的貢獻與個人熱誠。

熱血節拍感 - Han Bennink

來自荷蘭的Han Bennink,父親是典型敲擊樂手,但他並沒有完全繼承父親的敲擊節奏,反而自小從敲打廚房的椅子開始,甚至敲打家中任何一件家具,自行找尋屬於自己的節拍。即使略有小成,可以與其他音樂人夾band後,父親送一套像樣的鼓給他,但他仍然迷戀不同物件衝擊出來的聲響。

上到一間舊樓單位的門前,按下香港彩虹同志社區中心的門鐘,單位內一群男孩子聚著聊天、打機,彩虹執行幹事岑子杰一邊好客地招呼我進去坐,一邊說著︰「當這兒是自己的家吧!脫剩胸圍都可以的,或是把胸圍也脫掉也行。」我回答︰「噢,天氣太冷了。」他笑說︰「我喜歡你的答案,只是因為冷而已。」開始訪問,才問了一兩個問題,他居然說︰「不如讓我自己說一遍從小到現在的經歷吧,我很喜歡說話的。」於是,他抽著煙來回踱步,繪聲繪色地說起發現自己是同志、投身同志平權和社會運動的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