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人類學

人類進入美洲大陸的同時,美洲大陸的大型哺乳類動物經歷大滅絕。進入美洲大陸的移民是智人,捕獵技巧較高明,而當地的動物則從未見過這種裸猿;動物絕種究竟是因人類濫捕,是人類帶來舊世界的傳染病,還是純屬巧合,至今無定論。

航行者飛船上的金唱片

77年發射的「航行者一號」及「航行者二號」,同樣放有一 張金唱片和唱針,收錄了地球上包括生物、交通工具、自然現象等的聲音;另有一首長90分鐘,由全球不同地方音樂串連起來的樂曲,包括貝多芬《命運交響曲》、巴赫的《勃蘭登堡協奏曲》,澳洲原住民音樂、以及相傳中國春秋時期晉國大夫伯牙所作的古琴曲《流水》。唱片內亦有全球55種語言的問候語,包括廣東話、普通話、閩南話與江浙一帶的吳語。 還有115幅用模擬信號收錄的圖像,包括太陽系各行星的圖片,以及人類和地球不同事物的風貌。

走不出的性別定型

「你係基佬梗係撐基佬喇」這類的抨擊反映的完全是人的思想落後。走在前方關心不同議題的人從來不偉大,他們之所以「激進」,都不過因為自私——受的苦比較多,同情心比較強。歌詞唱著「二百年後在一起/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自私卻可以把它唱成「不應該怕旁人不服氣」。說到尾,只有自私之心,能夠推動人捍衛自己的權益,爭取自己的自由,決定自己的命運。這自私是那些終日勸籲別人罷手和停止挑戰權威的從俗主流所無的,而它卻一直在刺激和影響著這個世界。

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不需要天天去談「誠信有多重要」,因為誠信一向存在於我們和官員的生活現場。現在我們要去提倡、去保護、去憑弔誠信;又要去提倡、去保護、去憑弔公德 — 不要隨地大小便、乘車時不要亂坐、四處推撞,諸如此類。沒有仁義,才要講仁義。沒有殘體字,也沒人想花力氣去堅持正體字。也許在二百多年前,張保仔也不會認為一個「海盜」來到長洲避難會有多特別。因為在海盜十分平常的時代,他也不過是個在海上混飯吃的普通人,怎會想到在海盜消失的時代,他的名字會成為一個老外和城市人尋幽探秘的遺跡。

人類社會=百貨公司?

為了令自己賣到好價錢(亦可能悲哀一點,但求賣得出,如小弟般),我們傾向把自己打造成一件consumable product。我們唸書,keep fit,打扮,學這學那的,為的是希望能夠盡量把自己「吊高黎賣」,什至令自己離開貨架,只當消費者。故此我們都致力成為型男索女,又或是創業的夢。而要達致這些,我們又需要回到physical product的市煬消費,買衣物,買砂紙,買呢買路。我們買東西,是為了把自己變成更好賣的東西。買買賣賣,這就是當今社會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