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 - 以色列前總理週一出殯,但有右翼人士 Noam Federman 寫信給衛生部長 Yael German,要求他嚴格遵守法律,不準沙龍葬在自己的農場,其亡妻身邊。Federman 援引2005年法庭判例,表示沙龍的農場是屬於保護區範圍,因此當時沙龍太太是不應該葬在農場外。但法庭顧慮到當時沙龍夫人已經安葬5年,所以不勒令遷出。但這次Federman 認為政府有辦法防止事情在發生:「法律就是法律,無人可以有特權。」而消息指,他會向以色列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

沙龍稱得上政治家的原因,並不在於衝衝衝:2000年看准時間挑機,一舉成為總理;到後來利庫德集團不認同他的觀點,自己帶議員出走組新黨;為了守住大部分猶太殖民區,他夠膽宣布撤離部分殖民區,以退為進;更建立隔離牆,爲未來邊界造成既定事實。這種決定,除了要沙龍這種威望和軍功壓場,還要戰場上那種魄力和藝高人膽大,不是現在檯面養尊處優的政客可同日而語,要上溯戴高樂才有類似的魄力。

誰是你的鄰舍?

今天不少問題仍是源於狹隘的種族之見。馬來西亞的執政黨派長期偏袒馬來人,是今次選舉華人離心甚強的原因;緬甸若開邦近期的衝突,亦是基於不同的種族、宗教;連香港日前亦有身為專業人士的少數族裔人士被拒申領特區護照。然而,亦有較正面的新聞,香港警隊近日首次任命巴基斯坦籍總督察出任警民關係主任,成為非華裔的警民「親善大使」。

今天有不少基督徒,因為以色列是聖經所指的「上帝選民」,就無條件支持現代以色列國的成立、軍事擴張,甚至認同對巴勒斯坦人的暴行和侵略。其實只要將故事的「以色列」遮蓋,人人的良心都知應該幫忙那一邊。耶穌的教導,讓我們認清誰才是我們的鄰舍:那些會憐憫人的、貧窮的、受欺壓的;同樣我們不能忘記,耶穌正正是死在殖民帝國,死在人們的殘暴不仁之下。於是今天的基督徒,同樣要想清楚,誰才是你的鄰舍,是軍事擴張打壓平民的以色列政權,是受欺壓的巴勒斯坦平民,是願意伸出援手和憐憫的任何種族的人?

近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造成七十人死亡,近三百人受傷。敘反對派接著宣佈有意組建臨時政府去取代現時政府,這明確顯示敘利亞政府與反對派的對抗已經白熱化。敘利亞反對派和革命力量全國聯盟亦發表聲明表示它決定不參加下月在羅馬舉行的「敘利亞之友」國際會議,雙方在總統巴沙爾的去留上爭持不下,令當局停留在膠著狀態。

早陣子因撰寫有關國際介入內戰衝突地區的衛生事務的研究文章,重拾已擱下多時有關「事實獨立實體」(de facto independent entity)的資料搜集。這些獨立實體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有關構成主權國家四條件中之三:永久人口、固定領土、有效政府,然獨欠最後亦是最重要的條件,即外交能力,未能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被拒於聯合國門外,以下是現存的實例

耶穌基督的真理

聖約翰福音經常出現「真理」(αλεθεια)一詞形容耶穌;如「律法本是藉着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約1:17),以及著名的14:6:「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根據教會年曆,本主日乃基督君王日。在基督君王日之福音經課當中,彼拉多審問耶穌是否猶太人的王,耶穌卻是問非所答。祂說自已的國不在地上,乃在天上;祂是「為給真理作見證」的王。

三件事,或多或少都和基督教信仰拉上關係,但不幸地,三件都不是甚麼好人美事。三件事都反映出基督教有某一部份人的思想,和世界脫軌。支持以色列侵略、恐同、希望消滅法輪功,三者反映一種為我獨尊,絕不包容的世界觀。唯(他們版本的)基督教價值,才是世界的出路。他們理想中的世界,就是聖經字面上的世界:以色列會大復興,同志要死,神擊殺異教徒。他們的思維,比其他人慢了約 1000年。你不要以為沒有這些人,有,我肯定,而且大有人在。他們的世界大概只有一件事:傳福音。一定要把全世界 convert 成基督徒,然後世界末日 BBQ,他們上天堂,沒決志的,下地獄。

時代沒有瓦解的神話和民族,就像生命力強橫的超級細菌,自我中心而富侵略性。古老的文明,老而不死,就會屍變,猶太人是如此、中國人是如此、中東的神權國家也是如此。世界磨不掉它們的菱角,它們就成了現代世界的災難。你不能跟以色列人講人道。德國被歐洲各國壓迫了二十年,就出了一個希特拉;一個被壓迫了二千年的民族,不可能還相信道義 - 武力就是以色列的道義。他們很殘忍,也很理智。以色列建國之後的一言一行、生殺予奪,都有著一股討債的冷酷。

《有毛冇翼飛天豬》(When Pigs Have Wings) 試圖用輕鬆手法,以一位單純的漁民,在海中撈到一頭黑豬的故事,反映巴勒斯坦人在與以色列共同管轄的加沙地區的生活狀況。政治諷刺的電影一向難拍,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關係更加錯綜複雜,故事發生在2005年以色列撤離加沙前的光景。

我們無需同意哈馬斯的主張,但我們必須同意,這次以色列軍隊入侵加沙,是戰爭罪行!不管以何為名,狂轟濫炸、殺戮都是罪行!各位,香港立法會是有尊嚴的,當各國政府都需要對加沙戰事有所回應,我們的中國政府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香港立法會應當發表對此事的關心,去彰顯人類和平友愛、國際公義、憐憫弱者,這是香港立法會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