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佔領中環

佔中急救員日誌

清場後翌日特意乘了一趟的士回到金鐘。因為從前的夏慤村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夏慤道。從前走過的路,現在只容得下車輛。只有乘的士因為才可以叫司機走到不同的角落,可以更貼近地面,好讓我尋找以往的點點滴滴。看到隧道的字被抹掉,看到遮打自修室的消失,看到連儂牆的消逝,再看不到夏慤村曾經存在的種種證據。坐在的士上的我有說不出的悲傷,回憶思緒來襲。

鬧劇請回水

為了一場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香港人賠上一年多時間去討論討論再討論,自綁手腳S&M地鹹魚式抗爭,當時聽起來已經覺得那是CCTVB級的膠劇,三恥今天浩浩蕩蕩煞有介事地為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自首,在下最擔心的當然不是他們死活,而是曾經參加三恥那些D-Day,還要簽署他們那張自首投名狀的幾千朋友,如果他們仨成功爭取香港公安拘捕並搜查這場根本不存在的傻事證據,那本寫滿死士資料的名冊,真是未曾真箇已銷魂的冤枉劫,D-Day,的確冇改錯名:Death-Day。

在黃之峰等學生宣佈無限期絕食之際,佔中三子最起碼要做的是表達支持,更可積極地加入甚至號召絕食,而不是去自首扯後腿,否則就是忘了初衷,誤了整場運動。

決戰中環:富豪表態之謎

其他需要靠中國吃飯的富豪,那就當然沒有什麼選擇,不看習大大的面色不可。之不過真正的大富豪,都是國際間頂尖人物,當年委身支持中國的現代化,的確是愛國情操高於一切,尤其是對鄧小平的一片忠心。這些都是事實,不是那些富豪「賣口乖」。因為中國改革開放之時,的確是中國有求於人、而不是這些富豪有求於中國。

……好像郭鶴年和李嘉誠這些頂級大富豪,全部都是鄧小平的「老朋友」,是老鄧真心結交的死黨。他們對鄧小平的開放政策,可以說是共同創制的盟友。這些真正光明磊落的大富豪,習大大又是否可以好像哄老百姓一樣,以為可以用中國的「大國崛起」來「凶」這些鄧小平的朋友乎? 對於鄧小平的改革路線,難道習大大這位小朋友會比這批老人家更清楚?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我無從判斷自己的立場。我不是不支持民主,亦都不是反對普選,只是我會憂慮經全民投票而產生出來的特首並不符合我心中的期望。情況尤如我揀男人,因為過份恐懼以後會貨不對辦,所以永遠不夠膽落重注,拖,再拖,一拖再拖,扮無事發生,繼續生活。我一直以為自己是著重過程的人,原來我更在意結果。我認,我是無膽匪類。

所謂「『佔』中」亦都名實存亡,中環沒有真真正正被人民長期佔領,沒有影響到香港的經濟中心,沒有達到原本的預期效果。戴耀廷等人憑甚麼去介入這場運動?人民又鮮見他們出現前線,三番四次躲在大後方,有風聲就叫人撤去旺角等地,出賣旺角人,每次結果都昭然若揭:群眾沒有聽從佔中三恥之笛,拒絕離去。三恥應該認清「無人理你」的現實,脫離無限自慰,及早消失,免做民主罪人之一。

Baby Kingdom好多呢類聲音,各位如果佔領累鳥,回家小休再戰之際,記得上baby kingdom打輿論戰,記住唔好動氣,逐個細節慢慢問。正所謂大話怕計數,你拎出認真誠懇既態度去問,講大話既人唔敢即時發難,但會心知向正常人散播謠言成本高左,就會轉向更愚昧既人散播,咁謠言圈就會細左,變成塘水滾塘魚。如果嗰位市民係真心需要幫助或受到影響,問多d細節亦有助改善佔領區運作,爭取民心。

記住,要俾耐性,逐個謠言散播點去擊破。

政府依家無牌打,就搞分化,挾家長師奶以令諸侯,放返d愛字頭同鳩溶私煙出來,猛咁散播謠言抹黑,對運動既持續性都有影響,記住,陣地戰要打,輿論戰更要打。

輿(愚)情重災區:baby kingdom, 香港電台1,2,5台,老母身邊既師奶圈。

假如北京為了要頂住「佔中」的衝擊而夠膽採取天安門式的血腥鎮壓,這種手段能否在香港使用已是第一個大難題。而即使是玉石俱焚也強硬使用,它也同時要面對另一波的衝擊,就是「比六四更嚴重的經濟後果」。而這一點對於維繫蘇維埃那脆弱的生命尤關重要,因為中共統治中國的唯一「合法性」就是「經濟增長」,亦即「吃飯就是人權」。亦唯有如此才可以令到億萬順民和牲畜同樣的聽話 – 假如人民都接受豬一樣的人權水平。

9月29日,深夜凌晨,警察在中環與灣仔兩地多次發放催淚彈,朝向夾在中間手無寸鐵的群眾瘋狂發射,催淚狼煙四起,其中有人更在前線向警方下跪哀求,令人感動。前線群眾先退而後還,警方持續驅散無效。其中數名防暴警察一度闖入群眾集結區,但是他們逞強揮棒無效,反而被群眾反包圍;群眾沒有施暴,堅持和平理性,他們落荒而逃。另有群眾在灣仔與中環兩地分別聚集,從外圍反包圍正在包圍佔領金鐘示威者的警察部隊,導致警隊無法動彈,前後交困。回想梁振英2003年在行政會議極力推薦的「防暴隊和催淚彈」,今天在他的宏觀統籌授權實施下,原來畢竟不外如是,不過如此。無恥、無能、無效、無用。群眾不散,警察先撤。黑夜已過,旭日初昇。

香港政局風起雲湧,事情變化很快,佔中提前啟動。現在簡要回顧其觸發點,以及我在9月28日的所見所聞。

大時代,煙花結束

話說9.28街頭,警棍、催淚彈、胡椒噴霧,香港公安裝備哂冷,牠們彷彿替香港人上了一節軍備孖屐亭,當然牠們還有音波炮、水炮、橡膠子彈,甚至左輪真槍尚未示範,不過這種恃武凌弱的技安式欺凌,居然出自港共走狗政府的走狗手上,真箇黑色幽默:市民跟公安對立,公安不反省自己何其倨傲驕矜,反而以為以力便可服人,結果牠們求仁不得仁,愈玩催淚煙火,愈是抱薪救火,香港公安每一發子彈,都是令村民淪陷十七年以來最團結抗警賊的催化劑。

旺角,街頭新秩序

一次公民運動,把旺角拉回香港人的身邊。彌敦道被佔領,兩旁金舖化妝店落閘,緊閉門口的商店,把一群群自由行送走,換來的是一班香港人。這一晚,走在街上,你發現旺角依然多人,但是沒有以往侷促的討厭,以往空氣指數極高的地段,因著交通的癱瘓,不再混淆得讓人呼吸不了。

呢班所謂收咗錢嘅人,要收幾多錢先肯硬食胡椒噴霧,硬食催淚彈?而你哋眼中出嚟攪事嘅市民,要幾愚蠢先可以錢都唔洗收,被呢班所謂「收咗錢」嘅學生動員出嚟一齊硬食呢啲對付恐怖份子先出現嘅武器?

致沉默的你們

「很大的汗味啊!怎與母親交代啊!」甲說。抵死,罪有應得。最好被母親吊起來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不然你怎會偷偷地到金鐘義助他們啊?」乙說。嘟!嘟!嘟!電梯到了。「走吧!明日還要小測三科。」丁說。

我的928, Be Water, My Friend

策略上要如水,目標就是清晰的癱瘓,避免和警察有任何直接的肢體碰撞,跟主流主張的相反,我認為要避免被無謂、平白的拘捕,但也深深感恩各方有心的法律支援準備。總的來說,我們要一如李小龍名言:Be Water,My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