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佔領

「雨傘運動」對我有深遠的影響,如同許多人在我身上留下情感的傷痕。但是,我仍然堅信,香港的年青人最終會在這場為人權和民主而戰的抗爭中取得勝利,我們經已將自由的價值觀和民主的信念植入下一代的腦海裡,北京永遠無法將之奪去。

因為持久戰的重點不止在於「糧水充足」這麼低層次,它有一個更高更重要的層次叫做「心理」,尤其是工聯會所提及的「社會輿論」。因此在文宣、公關,甚至「社會秩序」各方面,都不能像開 party 一樣來「玩」。所謂「快樂抗爭」最是害人不淺,因為當學生和無聊人在街中心曬太陽、喝啤酒、燒烤唱歌的時候,「被圍」的街坊,包括那些被迫滯留家中照顧小孩的父母、以及被迫「納空租」的小商戶,正在「愁」得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