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何俊仁

民主黨係中環宣誓參與和平佔中,還得到佔中二子撐場。有人奇怪唔係簽了佔中意向書已經係承諾了會參與佔中嗎?點解又要整大龍鳳?點解咁多人已表態參與佔中,但到目前為止,唔見其他人搞,只得民主黨搞咩宣誓呢?咁係咪多此一舉?

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現在何俊仁竟然說要求普及平民之選舉乃是「叫價高」,「對歷史政治無知」,這根本是司徒華那一種批評他就是「政治智慧政治道德不足」的唯我獨尊陰魂不散。

現在我們不得不支持以公民提名/連署的方式去提名特首候選人,不容許有篩選的特首普選。但是,各位看看那群民主派大哥的態度,不但是愈來愈後退、「雖不滿意,被逼接受,一人一票好過無」,更遑論會堅守公民提名,甚至發動辭職公投。筆者認為,泛民主派的底線,從來也是「有得入閘屎都食」。

膠音不絕,亡黨將至

若娛樂圈中,最教人不忍卒睹的是關家姐,政治界中,則非何俊仁莫屬。他的愚魯遲鈍,是從外表上就能略觀端倪的分明,人品則是一個永遠聽不進別人諫言的老而不個性。而民主黨以這一類人為首,自然也難以倖免,濡染相近習氣,毫無活力,反應緩滯。 有關孔允明綜援案的討論,政界、社運圈甚至坊間,大部分論點和見解的涉獵了。何俊仁卻把它帶到了二零一四年的報章欄內,還要以「新移民不是負累,法治公義同重要」如此蹩腳的陳腔濫調為題,為了民主黨的新移民選票新來源,逆本土民心而為,直是過氣又白癡。

我永遠記得二零一零年,記得那個時候的氣氛。事情轉變得很快。民主黨和中共談判好了,風向跟著轉。美國領事館、蘋果日報、明報以及所有報紙都一致支持,香港政改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任你們鬧,又如何,然後同年六月繼續在維園接受禮讚,台下的群眾也覺得分得開,分開就可以了。現實的得失,不及神話裡的一首《自由花》。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1.民主黨的區諾軒,找民主黨何俊仁有份的事務所的律師,監察點算捐款過程。
2.這位文浩正律師有否收取「行動」的相關費用?
3.「行動」是否一開始已經指派文浩正律師擔當負責律師。如是,有沒有依足公正監察捐款程序;例如有否將捐款箱鎖匙給託律師保管;運送捐款箱過程有無監察;在見證人在場下由律師負責開箱等?
4.有沒有聘用或任用文浩正律師的相關文件?
5.捐款箱由10月20日至10月21日下午7時開箱之前,存放在何處,由誰來監察?
6.「行動」到底在10月20日遊行中,共擺出幾多個捐款箱?
7.「行動」由何時開始擺出捐款箱接受募捐;何時中止?
8.擺出捐款箱的決定,是否「行動」所有成員經商議後得出共識的決定?

辭職公投,去吧,何俊仁!

如果何俊仁宣布在某一個限期內,政府不就發牌事件解釋,或者重新審議王維基的申請,他就會啟動辭職公投,讓市民可以通過全民投票,來作一個決定,這時候民建聯班賤人,可能會辯說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又說辭職浪費公帑,但他們很難公然以反對發牌的立場,推舉候選人加入這次補選。況且所謂博奕,未必需要真做,只要拋出一個限期, 說明如果政府再玩弄語言偽術,我們就別無選擇,一定要啟動公投了,屆時689應該急到賴尿,其他對特首之位流晒口水的人,此時當然是踩多兩腳,要求689儘快交待,這招引蛇出洞,會令行會內訌的情況更白熱化、表面化,真是諗吓都開心。

Facebook Sponsor Post 好煩膠

打工仔不僅要Work Hard,更要Work Smart。每一行都是如此,做廣告尤甚。在千變萬化的網絡世代,少不免做Social Network Marketing,要在Facebook 呃一個廉價的Like,不難;要毀掉一個牌子,令形象插水,實在易如反掌。在Facebook Newsfeed 上,不難發現Sponsored Posts,無論個人、牌子、樂團,做得好猶自可,如果名不副實,或者太煩膠,胡亂賣廣告,除時倒錢落鹹水海。這裡舉一些例子,小弟無興趣,會怒Block的

規卵芭火 香港單春

N年前電視劇的主題曲,都識得講「男兒天職保家眷」、「誓要去,入刀山」,但你看看《衝II》那班男演員,馬國明都三十九歲了,重好意思問人「得唔得?」那邊廂台灣新晉男明星人才輩出,彭于晏在《激戰》中的演出集陽光男孩與成熟男子氣概於一身,為目標勇往直前,戲中無女要溝卻深得女觀眾喜歡,堅毅、剛強,一張孩子臉仍有赤子的真善美,好像宮崎駿筆下的勇敢小男生。羅仲謙夠一身肌肉啦,但何嘗有彭于晏那種男子氣概?所以硬漢、鐵漢與否,同年齡、身材無關,奇連伊士活就是荷里活永恒的鐵漢,因為他在電影中敢於為弱勢出頭,保護妻小,戲外對自己的演藝事業投入和尊重。荷里活明星都敢於表達自己,是其是,非其非,若說那些「香港小姐只可以講旅遊」之類的奴才話,恐怕演藝生涯不會長久。

乳鴿離巢,是時候了

古時商紂王失德,箕子言:「今誠得治國,國治身死不恨;為死終不得治,不如去」。民主黨爭取民主二十年幾年,現在卻連民主是甚麼,都搞不清楚了;特首提名方案,都說要「咨詢巿民」。黨的主張是甚麼呢?要爭取甚麼呢?迷失了,猶豫了,不敢負起責任了。關心政治的大眾預測,將來政改方案民主黨會再次出賣香港。到時離亡黨也就不遠了。乳鴿與其無謂殉葬,不如學箕子出國,留民主血脈。

[email protected]視線,就可轉移大眾視野至中共的醜態,從而淡化民主黨投共底線的重要性。因為沒有民主黨獻出缺口,中共又怎可長驅直入強姦香港?兩面下注的,不只美國;民主黨一方面投共,例如放出超低底線、與梁振英密室晚宴、與中共接頭人開會,條件已經在談得如火如荼;另一方面又作勢參加佔中,例如該黨打算在全港各區掛上200條「真係有普選,咪唔駛佔中囉」橫額。周融為首的反佔中陣營,並不是打壓佔中,而是正好相反,是促使佔中成為民主派變節者的解套工具。

民主黨的民主野心

關鍵時刻賣香港,是民主黨的核心黨務。在無風無浪的時候,民主黨大抵都能保持黨內步伐一致,劉慧卿跟何俊仁這兩個永遠終身無限榮譽黨員甚少自說自話,有密室談判,都會共同進退「一齊斟」。但是,近來風急浪高,傳媒為政改問題頻密糾纏,他們在忙亂間倉促應對,口徑就開始對不上了。這樣紊亂的傳訊,讓人看清民主黨立心投共的傾向,所以,民主黨前言不對後語,也不失為一件於世有益的美事。

仁本男優,賣身於東瀛,苟全菊花於亂世,但求免毆於街頭。鏵叔不以臣猥褻,卑躬屈膝,打救臣於AV之中,諮臣以報國之事,由是感激,遂許鏵叔以驅馳。後值政改,投共於西環之際,陰違於泛民之間:爾來三年又一月矣。鏵叔知臣謹慎,故臨卒寄臣以大事也。

我的特首普選建議,是不採取公民提名的方法,例如一千公民提名之類,而是採取立法會議員提名的方法,例如夠了十名議員提名,即可參選。即是說,選舉委員會的成員由全體立法會議員組成。這個方法的好處,是特首候選人不會太多,而且議員提名可以方便日後組成政府內閣。即使中共要加入篩選機制,也是由議員投票決定,淘汰不合大多數票的首輪候選人。候選人只須取得議員總數的十分之一(門檻低一些的百分之五也可),然而由於必須盡力取得提名,故此也會拉攏小黨,有助於跨黨派的共識政治。即使在提名人超過兩人之後,中共強行要那個以全體立法議會為成員的選舉委員會來一個篩選的表決,也是合理的,這可保證勝出的候選人可以取得多數票,而政黨也可在全民投票選特首的時候動用政黨的網絡拉票。此法也可以令特首普選和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二〇二〇年),兩者之間掛鉤,兩者都實踐了,才是香港的民主制度。

民主黨打的算盤不難懂,以不公平的提名委員會換來民主黨必然能在特首候選人中參上一腳,這個不公平的委員會定能將其他泛民組織的候選人篩走,到時若真的一人一票選特首,香港市民八成由於另外的候選人太親共而含淚投給民主黨。民主黨想藉此魚躍龍門可謂異想天開,在政壇混了那麼多年還看不透共產黨的本質,在這個政治棋盤上想與中共玩博奕無異於與虎謀皮,而且害得還不只是你民主黨,若真的容許不公平的提名委員會,賠上的還是香港人的未來。

[email protected]處的,在於他們對後輩的態度。岳不群收林平之作弟子,是為了《辟邪劍譜》。君子劍與令孤沖由師徒關係變成反目成仇,也是自看不順令狐沖桀驁不馴的性格而始。讀到此,不妨比較一下「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又是如何?隨便引幾段新聞︰《八九十後欠獨立點搭車都要問》、《港大畢業生驕縱 失僱主心》,又或者看看蔡東豪先生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的鴻文。買不起樓,是你們沒本事﹔發點牢騷,是你們不包容。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