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何秀蘭

[email protected]議會封殺,配合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高唱入雲。連「港人優先」都會被扣上「歧視」和「分化」帽子,整個中國派聯盟喊打喊殺聯署反對兩個本土立場的議員,後者明顯在建制上顯得勢孤力弱,但民間抗陸民意卻沸沸揚揚,威脅到許多以「服務」新移民為主的組織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們伙結販賣「民主救國論」多年的民主黨公民黨等勢力,拿著「家庭團聚」的天條在「單程證制度」附近加裝鋼絲圍欄,再抹黑全港市民都是歧視新移民,以期令「單程證制度」成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談都不可談的問題,以保證他們現有的組織利益不受威脅。

有啲車齡太舊唔能夠加裝「尿素鼓」或更換引擎。我就回應「我問過一個SCR (即「尿素鼓」)嘅供應商,佢話「舊到一部用吉拿引擎嘅珍寶巴士都可以改到,但做PROGRAM SETTING要花相當多時間」;另外就以一部車齡35年的退役中巴MCW運往澳洲後「將二戰後設計嘅吉拿6LXB更換上美國環境局EPA11標準嘅CUMMINS ISBe6.7 220ps」

如果覺得荒謬的話,請你從今日開始,留意聯合國的一舉一動,並鼓勵身邊的行動者積極參與。至於面對「勾結外國勢力」等無理謾罵,大可一笑置之。我們都是世界公民,連北韓這個「強悍國度」都不退出聯合國的話,那麼筆者倒期待中國政府能夠順應香港維國阿伯及愛港力之流,退出聯合國,讓這個世界少點紛爭,變得更美好了。最後,我實在不得不多謝很多有名及無名英雄,過去多年在沒有鎂光燈之下,為我們香港人在聯合國捍衛自由的先行者,包括我們熟悉的何秀蘭。

出櫃猛於虎

何秀蘭坦言,可能要到2017,有一人一票的(假)普選時,候選人為爭取民意支持,才會把同志平權納入政綱。但問題是,如果兩個候選人傾好,一齊不放入政綱的話,又或者政綱有寫,當選卻不兌現的話,香港同志也是無能為力。觀乎現在689的所為,似乎不兌現承諾,的確跟吃生菜並無分別。事實上,同志佔香港人口3%-7%,支持政府的、有權有勢的建制派中,根本不可能無同志,只是他們不敢公開,而且還要反過來反對立法,如此方能洗脫自己的同志嫌疑,可笑得很。如果他們站出來支持立法,效果必定非同凡響,可惜出櫃猛於虎,有勇氣的又有幾人?

與反「同志平權」人士商榷

從爭取「同志平權」一事去看,香港社會似有倒退之象:失去了昔日的包容、尊重和接納,取而代之的是歧視、偏見和盲目。「同性戀」一詞之於「反同志平權」的人士,就像是條件反射,無論實情若何,總之一聞「同性戀」三字便羣起而攻。動筆之時,立法會剛否決了何秀蘭議員提出就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立法展開公眾諮詢動議。驚見反對人士霸道強橫,僅「諮詢」亦不容,並時以自己一套的宗教標準去加之於人,實在情何以堪。對於「同志平權」,有宗教背景的反對人士,往往以自己宗教觀點去否定駁斥,另外的反對人士,則以社會對「婚姻」的傳統理解和倫理觀作為理據,提出「對言論和教育自由扭曲」、「改易異性戀觀念,衝擊家庭制度」甚至「逆向歧視」等論點,筆者有感於現在眾曲不容直的情况,乃希望借此一隅,逐一反駁其立論之誤,以正是非。

請勿代表我

藝人卓韻芝在《蘋果日報》發表文章,從邏輯分析角度撰文支持同性戀。有基督徒在文後留言:「我深信大眾市民都會支持以道德來維繫個人和社會的。我仍深信明光社除了代表大部分教會的看法外,亦代表著沒有宗教信仰的一群。」 - 在大陸「被代表」了幾十年,來香港後被吳局長「沉默就代表支持」之後,眼看著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要「被代表」,思前想後,筆者覺得還是自己站出來講比較好。

The Sitting Deads

.

故事中的婆婆錯了嗎?不見得,暫且不論她的對孫子的觀念如何,以她的角度來說,孫子的出櫃的確就是為她(們)的家庭帶來了極大的衝擊,不論心理還是生理上,這種態度自然是無可口非的。這位婆婆的感受,就猶如同志比還沒出櫃時的感受,沒有經歷過的朋友絕對不會瞭解。那故事中的孫子錯了嗎?更不見得,對於一個同志的出櫃,他們的勇氣絕對是十分值得鼓勵的(筆者至今仍未對家人出櫃,笑),而且道理亦的確在孫子這一方。但,如果我們能多一點的同理心,事情或許會有更好的出路。

他們又愛說同性戀平權會破壞了傳統家庭價值。破壞了甚麼?現在不容許一夫一妻制嗎?還是你們白痴到認為如果今日通過了這動議,就有一天會不容許一夫一妻?這樣的滑坡,太滑了吧?給其他人有空間說話,等於破壞了甚麼價值,這是極專制又不文明的想法。如果,香港是你明光社 own 的,fine,你立法禁止打飛機也可以。但香港不是你 own 的,你就要讓其他人有機會出聲吧?

我們尊重宗教團體的意見及擔心。真理越辨越明,公眾諮詢正是一個好的機會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可以表達他們的意見,凝聚共識。我們鼓勵不同意見的團體,可以放下成見,以理性開放的態度,參與公眾諮詢。而不是一開始就阻止公眾諮詢,窒礙公眾討論。通過公眾諮詢,我們可以一起完善條文,讓香港可以變成一個更平等多元的社會。我們促請立法會議員,可以拿起道德勇氣,通過這個理性務實的動議,敦促政府開展公眾諮詢,讓不同意見人士都可以表達意見。

最近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多次呼籲政府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11月7日,立法會議員何秀蘭亦提出動議辯論促請政府對立法進行公眾諮詢。最近,有團體發起團署,,指法例會禁止發表反對同性論的言論,不能再研究愛滋病等等,這些都是沒有事實根據的。為了讓巿民大眾正確了解性傾向歧視條例,我們特此寫下這個問與答。

何秀蘭議員將於十一月七日提出動議要求為同志平權,有關動議毫無懸念地繼續受到道德塔利班 - 明光社的攻擊,並放大放厥詞指出平權將會影響言論及教育自由。為免更多人受到不合理誤導,筆者將在此一一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