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何韻詩

香港已死(第2046次)

何韻詩同黃耀明真係好有良知既歌手,佢哋講既嘢真係好啱。之後大家一齊合唱,一齊舉遮,個場面真係好靚,我自己係屋企都忍唔住打開左手機閃光燈揮舞。諗起當日我哋係金鐘一齊係咁唱歌,真係好開心、好和平、好有愛。唔似得啲人係旺角,好暴力,烏合之眾,玩多過咩。我出左去一晚唱下歌,聽下靚仔敖暉BB講嘢,完全feel到個份對爭取普選既不遺餘力!

撇除明星身份,如果支持佢去選,咁係旺角比人扑到頭破血流既人你亦都應該支持佢去選。大家做既野咁高咁大,講出心出力大家不比大家少,講犧牲我覺得比人扑更加大。如果唔係咪就係明星效應囉。

我不清楚梅姐對何韻詩的真實寄望是什麼。但我相信,如果梅姐還在,她知道何韻詩走在佔領區,她隨時會走得更前,帶上頭盔,於前線帶受傷的人去急救站,一如當日他拯救民運人士一樣,義字當頭。如果要所謂專注歌唱事業而忘記公民身份,不去為香港爭取一個更具人民制衡權力的政制,根據梅姐生前表現出的態度,我相信這不是她想看見的。

勞斯‧萊斯‧迷思

MV的場景是一個縫製衣服的學校,Edison(勞斯)跟阿詩(萊斯)是朝夕相對的好同學,但阿詩一直以男兒身跟Edison相處。然後有一天,阿詩說她要結婚了,就像祝英台要嫁給馬文才一樣。臨別在即,Edison就為阿詩做了一件外套,在度身時漸漸發現其實阿詩是女兒身。

筆者一直很欣賞何韻詩的唱功,特愛她那首糾結非常的《勞斯萊斯》;這次翻唱師傅的歌對她來說是要跨越一道心中的牆,一道她一直避開的牆。梅艷芳徒弟的稱號帶給她的未必是名聲或許是壓力,儘管很多人因她師傅之名而照顧她寵愛她,但更多的是一代不如一代等的口誅筆伐,一時間萬箭齊發,幾乎讓人忘掉梅姐是怎樣不可超越的存在。不過話是這樣說,何韻詩跟陳奕迅的那首芳華絕代當真讓人想到天姿國色不可一世,可舞台效果掩蓋了歌聲,使哥哥和梅姐的殘影只是停留在畫面而非心扉。

漫畫家吉永史的吃食漫畫《昨日的美食》第七集,最新的故事發展。故事講述兩個中年同志,當髮型師的健二和當律師的史朗二人關於愛情、生活和關係的故事。故事不是普通的BL。吉永史之前的《大奧》或是《西洋骨董洋果子店》,故事相對比較複雜,但在《昨》的這個偶然才會在漫畫周刊出現的短篇中,每一集都以史朗或是健二要準備吃食作結,而當中的故事,舉重若輕:史朗如何在日本這個社會四十多歲仍未結婚並在「律師行」這個直到不行的地方裝成異性戀,史朗甚至在平日的時候都避免和健二兩個人去買東西或是吃飯,免得被人「認為是同志」。

何韻詩曾經在台灣某訪問節目上提及,自己曾經一度對做音樂很灰心,因為當時推出一些關懷社會議題的專輯,而回應並不如預期。(當時她推出了關懷精神病患者的「十日談」紀錄片及專輯《Ten Days in Madhouse》)結果,在她灰心之際,台灣的金曲獎她入圍了最佳女演唱人,這給了她一個很大的肯定,才鼓勵了她繼續唱下去。這是一個很諷剌的現象,很多香港音樂人,反而在台灣才得到表揚。今年的台灣金曲獎,六個女歌手入圍當中,有三個是香港人。最後拿了這個獎項,及連同更多大獎項的,是我們都遺忘了的香港歌手,林憶蓮。還有盧凱彤、方大同、何韻詩、甚至是莫名被網友封殺的G.E.M,都似乎在台灣才能得得到認同。

除咗呢位同我同姓氏的美女外,其他原籍大馬的藝人包括梁靜茹、光良、品冠、阿牛…..也紛紛表態,保守一點就「回去盡公民責任」,進取一點的也暗示或明示支持民聯。當然也有「親建制」的拿督楊紫瓊但俾人鬧到九彩。反觀香港,藝人要不是如王苑之「我討厭政治」,就好似譚詠麟李克勤呢啲親建制而可能只係小農奴隸基因甚至為求利益著數;但連「一個大馬」檳城所謂慈善演唱會,1令吉+身份證影印嘅消息傳到返嚟香港,梁詠琪宣佈唔去佢哋都仲要過去。

鄧紫棋 So what have you done??

聽著她的一番感言,看來小妮子你還不明白,TVB給你一個獎,看上的並不是因為你的實力,而是你為這個「表演嘉賓比得獎者還要精彩」的電視節目(沒錯,這只是電視節目而已)所帶來的討論價值,和加強該節目今天上C1定C23456的新聞價值。你說的向不公義發聲,說大蝦細,卻又忘了你正在多謝的TVB,正正就是一台獨大的小圈子,阻人發牌大蝦細。至於那位好言相勸卻被你的粉絲圍攻,實力不下於你的藍uncle,在台下默默為你鼓掌了,你同你經理人,又有無諗過幫下佢發聲?

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

很矛盾地,他們把大獎頒給一首叫《年少無知》的歌,而同時他們打沉了一個年少無知的少女。自由民主公平公正是一堆經常被娛樂圈消費的口號和概念,他們可以義正辭嚴地叫一聲平反六四、打倒強權,但一轉身對面切身的利益,卻又容不下一點質疑聲音。當他們在風流地消費六四、言論自由這些包無死大眾認同的概念時,他們卻像自己口中批評的強權一樣打壓別人的質疑聲音,這種悖論不下於用粗口屌人地唔好講粗口。

係噉嘅,自從鄧紫棋(G.E.M.,本名鄧詩穎)揚言杯葛兼拍片暗批商台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之後,隨即被藍奕邦、何韻詩和叱咤DJ回應。前兩者告誡她要謙虛、飲水思源,後者更叫她「過主」。對於鄧紫棋杯葛叱咤頒獎禮,我十分支持,但她未能清楚地解釋同時參加新城的「豬肉獎」的原因,讓外界幾乎都指責鄧紫棋連自己言行也不一致。認真細看,鄧紫棋本身的立場不清,也未嘗不是原因之一。

樂壇的新衣

鄧紫棋的看法,不是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高見。任何一個認真看待音樂的人,都知道香港的音樂頒獎典是一塌糊塗。但是,像她所説,be true to yourselves,是最低限度。好像梁振英是中共點出來,就是中共點出來。硬要把自己説成民主,更加樣衰。一個樣衰的人不是最樣衰。一個樣衰同時又宣稱自己西施降世,才最樣衰。也許在be true to yourselves的content下,新城電台擺明分豬肉,做一場年度show,更加落落大方。

由小四開始把《化蝶》反覆再聽,到中二求爸爸讓我去看演唱會,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這個偶像。記得二零零六年,她摘下了叱吒金獎,我在電視機前感動得差點哭了。今年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衝擊。還記得幾個月前的林以諾事件嗎?我記得那日我打開面書,看見菇對林牧師講道的看法,於是一班菇徒在不同網站把基督徒連槍掃射

同志:陳到觀點

其實,我就是中間派。我很怕一刀切同志問題。有罪?無罪?come on,i am not God himself. 我無答案給你。基督徒們,其實,你的良心給你一個甚麼答案?同性戀這罪大惡極嗎?我告訴你兩個故事,真人真事:某直男在大學時代玩女無數,食處女多過你食女,後來信主,金盤洗J,娶了個靚女,四圍出來叫人不要濫交,要貞潔。第二個故事,一男生在中學時發現自己是同志,偷偷和另一個男生發展,勞斯來斯何韻詩了十年,拍了十年拖,躲於衣櫃裡躲於失落裡。有一天,二人出櫃,被道德審判得體無完膚。同志圈的感情生活怎樣我真的不清楚,但是,我問你,以人頭計,那個故事的人造成的傷害較大?

其實沒有出櫃唔出櫃

其實本來就不應有這個「櫃」,是社會上的歧視與不尊重為同志們製造一個櫃。事實上,在為他們/她們安上標籤時,有沒有問過自己到底有多了解這些人?有沒有嘗試了解?看到有人將同性戀者等同殺人犯、吸毒、賭徒、爆竊犯,將同性戀者污名化、妖魔化,實在令人失望。何韻詩的勇敢也是令人敬佩。不在於在眾人面前「出櫃」,在於身為偶像,在這個仍充港歧視、不公平對待同志的社會裡,敢於大喊一聲:「我係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