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修憲

這樣的修憲,無疑是開歷史倒車,將憲法的性質完全顛倒,由束縛政府變成束縛人民,將日本帶往集權、專制的懸崖。無疑「和平憲法」是盟軍強加於日本的,但到了今時今日,似乎變成了一個頗為理想的楷模。理想不能完全達致,或許尚且可以原諒(正如除了日本,世界絕大部分國家都仍有軍隊),但侵害最基本的人權、自由,我們卻不能坐視不理。生活在華文世界的我們,目光放遠大一點,不要只執著日本有沒有軍隊,看看更可怕的細節中的魔鬼吧。

錯誤解讀也又是錯得離譜,就是埃及的亂局並不在於民主選舉,而是在於勝出選舉的人第一時間拋棄民主,將保障人權和維護司法獨立等普世價值的原則通通都撤掉,只是一味「排斥西方」,將埃及強硬拉回中世紀的「原教旨烏托邦」,那才會有一場人民革命再次發生。要是當選的政府真正順從人民意願,不搞假民主、不搞假修憲,埃及的人民又何必再來革命耶?

此一黑白分明的事實判斷,又如何可以隨便篡改為「民主就一定會動亂」呢吓? 正確解讀是「假民主才一定會動亂」才對。觀乎香港過去十多年的社會離心,也又真是只能佩服香港的「能忍人之所不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