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倫敦

這裡是一秒便能致富,達向成功人生的商業區。這裡也是「邪惡」企業控制世界的地段。這裡就是倫敦的中環。
金絲雀碼頭是典型的市區重建案例。在以往,這裡是個處理到加納利群島(現屬西班牙)蔬果的船塢,也是倫敦港口重要的一部分。但隨著港口業務式微,東倫敦這一帶的倉庫都被廢棄,變成了無人要的舊屋。直到八十年代,倫敦的商業用地不敷應求,投資者做打起了這裡的主意。時至今日,金絲雀碼頭已是滿佈大企業環球總部,倫敦最重要的商業區。

十二月倫敦遊

倫敦是一個多元城市,作為歐洲最大的城市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這裡學習、謀生及旅遊,在街上除了見到不同膚色的人種,更聽到不同的語言。倫敦的產業也是很多元化,金融行業故然業興旺,地產市道在外來資金帶動下持續向上,零售消費行業很暢旺,學術時裝文化娛樂也相當豐富,只差工業生產未有機會見到。當見到整條Haymarket都是劇院的時候,我很驚訝每個劇院每晚都能高朋滿座,倫敦的娛樂產業比我想像中大得多。於是我明白就是這種多元城市才能匯聚各方人才,使這個城市充滿活力,只要你有一種技能,無論是專業、學術、文化、以至演藝,你都可以在倫敦尋找機會。可惜當香港漸漸單一發展,我越來越感受不到這種城市動感。

《A Street Cat Named Bob》

2007年春,James在回到為露宿者而設的住所時,發現一頭瘦弱而且後腳受傷的街貓,動了惻隱之心暫時收留,同時用盡了自己所有儲蓄(十三英鎊)來醫治他(James在書中不用「牠-it」,而是用「他-him」,從不視自己為貓的主人,因他們是伙伴)。事後,該貓不肯離去,對James如影隨影,James無奈,只好讓他留下,並為他起名「Bob」。James非常發愁──自己窮愁潦倒至極,如何能多養一隻貓?

倫敦 - 首相金馬倫接受英國廣播公司 BBC 訪問時表示,「不排除在下次大選前」,研究將禁制倫敦地鐵員工罷工,列入政綱保守黨的政綱。「若果能令公共服務少些罷工,我當然會支持。」金馬倫表示:「若果糾紛總是能先通過調解,而不是好像近年下下都去到罷工,我相信事情會變得更好。」

仿古色巴士

九巴為「慶祝」八十週年,貼咗八架「仿古色」巴士出嚟,昨天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會行走九龍區第一條巴士線2號直到九月底。點解我用「貼」而唔係報導的「髹」,因為跟本就只係全車貼紙,而唔係噴油,所謂「慶祝」完結之後,車廠內工人一撕,就變回依家嘅金色車身。行走2號線是正確的決定,但只得呢堆「貼紙車」,出來的結果不過是流於表面。所以我認為九巴誠意欠奉。

再談港鐵塗鴉

過去九廣鐵路曾在2003年和2007年,借出一列東鐵列車予學生和設計人士,於藝術發展局合作,將佢地嘅創作貼滿車廂內外;港鐵公司也在2011年辦「列車萬人Like」比賽,是為宣傳港鐵iPad app的公關活動,最後由高登仔將好多粒 icon 推上港鐵列車 [sosad] ,三次活動最終得到正面評價。倫敦地鐵有見塗鴉嚴重,就開放車站牆壁,將塗鴉合法化,引導去唔影響他人嘅地方;唔知我地又改唔改到「小農DNA」,在不影響安全之下,俾各位動手「設計」特色 MTR 車廂呢?

以表演音樂為例,表演音樂並非商業活動,並非侵佔他人的私人物理空間去牟利,而只是以音樂去與大眾作社會性而非商業性互動交流。但偏偏,在香港的車站、公園等等這一類公共空間,唱歌跳舞(非深夜時份),會遭人趕走。換句話說,香港對待公共空間的態度,往往是會把公共空間私有化。而這種態度,是好是壞實不得而知,但就本人看來,卻是扼殺了不少提升生活質素的元素。例如在車站的Live music,又例如,因為不能踩草而令到家庭必須要到郊外才能享受在草地上野餐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