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健康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客,他們不止是靜靜地洗樓按鐘巡視,更向每個單位的鳳姐詢問:「有無環保吹?」

該死的智慧齒

很多時候常識都是很匱乏的。這個又說智慧齒不得不脫;那個又說醫生不建議病人輕易脫智慧齒,以訛傳訛。平日沒有機會討論牙科知識,當聽到朋友消息的時候,往往已經是「大件事」,看到「臉腫人消瘦」的恐怖狀,或者可怕的牙科新聞,就加倍逃避要看醫生的現實。且聽聽我的個人經驗、以及從我的家庭牙醫聽回來的皮毛常識。

驗毒真的可以助康復?

及早發現吸毒者是重要的。筆者相信這一點不論社工界、醫學界和警方也會同意。但本文想指出的是《驗毒助康復計劃》並不可能有效地達到這個目的。正如醫學會的立場一樣,警方在抗毒上的角色應是集中力量打擊毒品源頭和發散。同時,筆者認為政府可以投放資源培訓家庭醫生去識別和評估受影響青少年,並加強社區配套以致基層醫護人員能及早介入並轉介專業機構跟進。

「有剛吸毒的跡象」實在是一個極容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正如現行的《警隊條例》授權警察發現有人行為可疑,或合理懷疑有人意圖犯罪,即可截查市民的身份証一樣,「合理懷疑」、「意圖犯罪」乃極易被警察隨意理解和濫用的概念。何況驗毒比起查身份証,更為耗時,更為侵擾市民人身自由。

昨晚在街上遇到了好久不見的舊朋友,她說我的面很腫,或許我該去打打針什麼的… 到底問題出在哪?到底是什麼讓香港的女性變得這麼病態地追求?在早一點的年代,在筆者尚未出生之前,最常聽到的大概是:十八無醜婦、青春無敵之類的,現在呢?剛過十五歲生日的妹妹會跟你說:「糟了,又老一歲了,還沒人要怎麼辦?」剛過十七歲的妹妹跟你說:「我要努力打工儲錢!這樣我就可以去做機減肥了!」

在2013年,我們也迎來了對付路面污染的另一重大突破。藉着議會內外、商界、醫療學者以至公民社會的團結爭取,當局訂出了分階段在2020年前淘汰八萬架歐盟四期前柴油商業車的死線,而新登記柴油商業車的退役期限則為15年。我們期望,淘汰高排放柴油車的政策措施,可以讓路邊懸浮粒子及氮氧化物排放分別減少起碼8成及3成。

男人Off 學

「之樂,錢係賺唔晒嘅!特別係男人,有時間就要抖下。」「師兄,你真係無事嗎?我好少聽你咁講嘢。」「我同老婆已經三個月無行埋啦!」

扁平足之苦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剛升中學時,身邊每個女生都穿「婆仔鞋」搭配校服,很中學生的感覺,而我卻被迫穿那些Dr. Kong的老土款式的波鞋型皮鞋上學。由小學到初中我一直在穿價錢偏貴的Dr. Kong,穿了好幾年,扁平足問題都沒有改善,又貴又廢。結果現在我都不再購買任何Dr. Kong的鞋,寧願買那旺中$50一對的平價鞋,大不了鞋底蝕了就買一對新的,倒不用為荷包心痛。

在以前的時候,醫生是會隔兩年查驗你的私人部位,如果醫生要求,你就算有多難受,都不得不除褲,解密一下。我就曾經在小學時試過一次,當然是由男醫生去查。不過到近年,就沒有隔兩年查驗的限制了。

畏寒太誇張 禦寒有妙法

港人何以如此畏寒?很大原因是穿衣過多。在正常的健康狀況下,人體其實有能力自行就外界環境作適當調節。以香港十度左右的「低溫」,略為加一兩件衣服即可應付,又何須如臨大敵?穿衣過多,只會令身體無法提升禦寒能力,令人更加怕冷。

新生精神康復會去年開始與「惜食堂」合作,每天分發70-80個健康營養餐盒給在葵青接受訓練之精神病康復者及區內的弱勢社群,機構亦將於今年4月把「食物分享計劃」拓展至屯門區,透過分享食物以關懷精神病康復者及弱勢社群。可惜的是資助「食物分享計劃」的基金只能維持3年,而撥款會逐年收窄,部份行政開支亦由機構負擔。Chris指出:「機構除了缺乏穩定經費外,人手不足及欠缺地方儲存食物亦是一大難題。」

11月的最後一天,一群關注港人精神壓力的港大醫科三年級學生在銅鑼灣白沙道拉起一個易拉架,再掛上兩塊白布,便成了途人自由繪出心中壓力的畫布了。這項名為「揮出精彩 壓力走開」的健康推廣活動,目的是向市民推廣關注壓力問題的訊息,鼓勵市民在白布上揮筆水彩,抒發心中情緒,從而減壓。

回應政府社區驗毒計劃諮詢

這是對政府強制驗毒計劃的回應,我會在本月內向政府提交。有興趣聯署的看倌可以參與,亦歡迎參考本文撰寫你自己的意見書。

過敏原

或許過敏原從來都不是海鮮鴨鵝,而是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和工作,也因太久沒跟新老朋友聚頭了。原來即使拋開工作,還是有許多令我更快樂的選擇,after all我未跌入絕望的深淵。

臭坑渠

保皇黨一眾議員繼因中聯辦下令而於發牌問題上大力為一男子保駕後,又再見他們因「七一減價抗遊行」的人情債為產品質素成疑的海天堂護航。看著他們在鎂光燈下一口一口把海天堂龜苓膏送進口中,在下感到的只有不安。試想一下,不衛生又欠營養的東西,跟某種每天人類都會在馬桶中沖走的人體廢物有意義上的分別嗎?正常人又會將這種東西放進口中嗎?能將這種東西照單全收吞下去的,只有臭坑渠。

淺談感冒藥

有時,有些病人因傷風感冒看醫生,因為流鼻水很利害,但吃了成藥又一些效也沒有,發現原來他吃的那一隻藥跟本沒有止鼻水的成份。有時又有病人看完醫生後收到「收鼻水藥」、「止咳藥」和「退燒藥」,隨即問為何沒有「感冒藥」。又或者有些病人跟醫生說病了很多天還未好,但再問之下原來他的很多天只是三四天。究竟甚麼是感冒藥?如果選擇吃成藥,應當如何選擇?甚麼情況下一定要見醫生?正常傷風感冒要多久才會復元?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