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偽科學

任謬論宰制的游靜

最近《明報》周日話題,遊靜亦以《任醫療宰制的年代》為題,撰文批評Jolie的做法。但我認為《任》存在的謬誤比上述的兩篇文章更多,而且文理亦混亂不清,內容東拉西扯,往往不知作者所為何意,更值得我們批判。例如文章的前半部分,作者一直在談自己做手術的個人經歷,我前後看了三次,仍然不知道作者想表達或論證些什麼,尤其是「這次手術(切淋巴瘤)經驗讓我一開始就淺嘗醫療制度對跨性別的恆常暴力」這句,不知道到底「切淋巴瘤」與「跨性別的恆常暴力」這兩件事有什麼關聯。我只好勉強把前半部分當成是作者以自己的小故事作引旨。

性不取向

世界衛生組織駐美洲地區辦公室,有見美國等地經常有組織提倡可以提供「拗直治療」,去年五月便就個人性傾向和同性戀,以及是否可以透過當時人的意志力或醫學方法改變,發表名為《“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的立場書。筆者撰寫此文前,花了一段時間尋找該立場書的中文版都失敗,但又眼看社會充滿誤解和偏見,只好自行翻譯和複製在下半部份,希望可以藉此文和這次機會推動更多人對個人性傾向的了解。

如果某個人要反對醫學的成效,他不是憑空想像或反駁,而是應該進行實驗去否證這些醫學理論。但按道理,周兆祥完全沒有資源與知識去進行相關實驗,他又憑什麼理由去反駁這些醫學都是騙局,甚至害死人?或許,他憑個人的經驗與觀察,認為自己的方法是最有效的。他說:「所謂未期的糖尿病和癌症,只要用心做流動生命強調的排毒鐵三角—-斷食、洗腸、食生,康復往往輕而易舉,三幾日病情完全改觀。」那麼,其實我們也可以做實驗,嘗試看看這些治療方法是否真的有效,畢竟,連未期癌症也只需要三日就可以完全改善,效果實在太好,相對的實驗成本實在相當便宜了!

[email protected]息時間」之類的講法,研究了好一段時間,終於諗到謬誤的來源。點解晚黑十一點呢?原因這是中國古代的時辰子時,然而問題來了,究竟肝臟是如何自動調節晚黑十一點開工的呢?究竟人體是否有一個時鐘可以準時運作?反過來,如果人體有這樣的一個時鐘,點解我地唔可以利用人體作息時間來報時?咁我地未唔需要戴鐘戴錶出街囉呵?今日的所謂「中國時間」,是因為政治的單方面決定,無論東至黑龍江,或者西至新疆邊界,明明橫跨三四個時區,卻都因政治而劃分成 GMT+8,然而這和古時的中國時間完全不同!

誰說鯊魚不患癌?

市面上有很多鯊魚産品,多數標榜抗癌和提升免疫力。理由是「鯊魚從不患癌」,少生病。這種迷思造就了巨大的獵鯊市場,且不談中國人對魚翅的渴求。細心想想,你會發覺由「鯊魚從不患癌」的所謂觀察到「進食鯊魚產品能抗癌」的結論,中間少了些根據。譬如說「蚯蚓從不患近視」,可以真的是「蚯蚓有防止近視的成份」,也可以是因為蚯蚓沒有眼睛所以不患近視。至於吃不吃蚯蚓又是另一個問題。事實上鯊魚是會患癌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