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傳媒

我從2011年進入媒體界,四年來,有幾個疑問藏在心中很久;每次問及「為什麼」,總能得到「規定、習俗、習慣」之類的答案。偏生我求知慾旺盛,約定成俗無法滿足我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衝動,趁早早下班來到咖啡店小憩,趕緊記下,若覺可笑,儘管大笑可矣。

3600 秒內的擱筆思考

我明白,記者工時長、學歷高但人工偏低,我經歷過…,但令大家可以支持下去的,就是新聞工作者的使命感——以筆代劍,捍衛新聞自由。

幫內容農場寫東西的,是freelancer。Freelance會收錢,只是不固定,金額也少,但終究是有的。但DemandMedia上市之後,這班提供內容的作者,不會收到任何花紅,寫來寫去,就是為他人作了嫁衣。于為暢之後再舉一個例子,就是HuffingtonPost以 3.15億美元賣給AOL,創辦人AriannaHuffington一夜之間成為富婆,旗下作者一個仙花紅分成都沒有收到。

記者的榮辱界線

後藤建二也是為了那份使命感,才放棄在日本當記者,真的走到「最前線」,當了戰地記者。他一直希望為各衝突地區的難民發聲,將阿富汗及敘利亞等戰地地區的實況報導出來,尤其是戰區的弱勢社群,特別是兒童在戰火下的生活。另外,他早已在一九九六年設立了TheIndependentPress的新聞通訊社,專門報導第三世界國家的新聞,及編寫有關愛滋病在非洲國家的書籍。最後,他是為了營救被反對派軍俘虜的另一名日本人質湯川遙菜(HarunaYukawa) 時出事,客死異鄉。

《852郵報》的facebook專頁的like數只有四萬三,不及輔仁,不及墳場,甚至不及立場。但我們看看以上這張圖,《852郵報》的engagement有17%,而like數有很多的輔仁只有4.3%。即是說肯去comment、like及share《852郵報》的post的讀者遠高於輔仁。

《852郵報》為何存在?

當初游清源帶同舊部出走《信報》,自組《852郵報》並以「提供BreakingView」為定位;一眾編採滿腔熱誠,以捍衞新聞及言論自由為志,著實曾令人期待。可惜,時至今日,《852》的表現卻是未如人意。簡單從它Facebook專頁的數據可略知一二,成立一年多,約有四萬多的Like,遠遜一眾本地新媒體,甚至比半惡搞性質的《墳場新聞》還要低。

我叫亞俊,良心電視台員工。今日番工收到上頭通知,話可以免息借十二月仲未出個份糧畀我地,但借完就變相唔可以提前辭職,搞到我好苦惱,所以決定搵人商量…

你借錢畀員工,ok!咁即係唔係出糧啦,咁勞工處去咗邊?做生意、投資梗係想搵錢。但一間咁嘅公司,無earningsprospects,但不斷有人肯注資。你講!除咗班股東係痴線嘅,有冇一個比起洗黑錢更加令人信服嘅原因?

在網絡上寫文要紅,最重要是懂得傷春悲秋,毫無道理地斷行,這些都是常識,不用我多說。我們不斷在酸這群矯情作家,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一個蒼白無力的FacebookStatus可以得到數萬個Like,但你們有沒有想過矯情作家背後爆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以facebook營運的角度去看呢?like數其實不值一提。真正要談的是fans的參與度(也即是engagement)。此報告希望從墳場新聞與主場新聞之爭帶出facebook專頁經營的一些數字及指標。

粵語配音的沒落?

本土主義之風熾熱,捍衛廣東話之聲不絕,那為甚麼要對動畫持雙重標準,對粵語配音大加鞕韃呢?要捍衛廣東話,當然要從生活各個環節入手,粵語配音當然也不例外——因為粵語配音本來就是要把本土生活濃縮在劇集當中。

最近,聲演叮噹(硬要說你可以說是多啦A夢)的林保全離開。一時三刻,整個網上都在悼念,這種一致的氣氛是近年少見。我們不是在懷念叮噹,而是懷念這位叮噹的配音員,於是當大家在網上尋找分享他配音的《叮噹》片段時,細心留意就發現右上角是印著TVB的標誌。甚至,有人打了電話,寫了電郵給TVB,讚揚林保全,要求重播他的舊作。又,《放學ICU》被停的消息傳開後,有人撰文提及幾位我們平日不多談論但個個都熟悉的主持人。

蔡東豪付出多少唔係我地鬧佢既重點,而家係咪鬥付出得多呀?咁所有窮家子弟呢世都唔夠多啦付出,有錢人一定付出得多啲架啵。人地就搵命博,蔡東豪就去行山,到底邊個付出得多啲?自以為蔡東豪的犧牲比其他人更多更大?易惜行究竟知道多少?!

喜歡或欣賞一人本質上無分對錯,但若喜歡至喪去理智,問題可大。年紀尚輕,為了觀看偶像的演唱會,詢求家人更多的零用錢或是動用本是用作應急之用的儲蓄,但自己尚未有能力賺取金錢,家中亦沒多餘錢,這樣孰是孰非?又或是,盲目相信偶像所言,以一貫支持的心態追隨,遇上批評就在網上與反對者展開激烈罵戰,耗盡身心,這樣又是好是壞?

之前看周星馳的《鹿鼎記》,阿叻韋小寶的跟班,自稱對韋爵爺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絕;周星馳俾人追殺,阿叻馬上走人;事情完了,韋爵爺沒事,他又回來嘻嘻哈哈。韋小寶也不計較,因為韋小寶自己也是貪生怕死的普通人。多得金庸,香港人也一直以為自己是食兩面茶禮的韋小寶。不過香港人今時唔同往日,做不得大人有大量的韋爵爺。

從主場到鉛筆

不介意的人還是佔大多數,願意給予他(們)多一次機會,這是沒有任何成本的。但是,經過主場的倒閉,大家應該借古鑑今,做最好的預備 --寫了的文章好看的文章要自行留底,也不要完全依賴單一媒體等,以免他日同類事情發生,不致於當日的慌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