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全球化

過去五年,有多少中國的醫院或 headhunter 曾經聯繫過你,並且提供你高於台灣的薪資?隨口問問,低於你現有薪資的就不要說了,畢竟離鄉背井工作,薪水沒有多,是去心酸的嗎?還有,詐騙的也不算喔,我的生意人朋友,被假裝的院長騙過去談事情,也在特定情境下被刷了卡,可能這類的事情多,中國金融單位「實時」監控呆胞台灣信用卡在特定刷卡機的動作,公安立刻過來,集團被捕,朋友全身而退。

香港的外傭

香港外籍家庭傭工佔香港人口達3%,當中絕大部份是女性。2010年3月31日,外傭數目有273,609人,其中49%來自印尼,48%來自菲律賓。他們通常居住在僱主的家裡,負責為僱主處理各種家務,例如煮食、清潔及照顧老人小孩等。所謂「相見好,同住難」,和僱主一同居住之時,往往會產生摩擦,從而發生口角,什至演化成為虐待。「Kartika」一案引起香港媒體的強烈注意,不少報章以多於一版報導。但在平日,香港媒體又以什麼角度去塑造外傭在港的形象?而這種角度,又是在為什麼思想服務?

英文書名中的副題A Surprising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World,開宗明義說明這本書是關於世界的經濟歷史。書名False Economy(虛假經濟)其實是經濟學術名詞,指著眼前節省小錢但長遠要倒賠大錢的經濟行為,亦是貫通全書的中心思想。把國家推進一蹶不振的衰退境地,往往是源於一些因小失大的錯誤經濟選擇。至於中文書名「國家的命運好好玩」,我只能說這個中文譯名不知所謂,完全離題兼趕客。

激進主義是怎樣煉成的?

孟加拉週日爆發大規模示威。這次示威終於與叛國犯、塌樓無關,而是源起自保守伊斯蘭派批評國家執行「世俗主義」,無力捍衛伊斯蘭教的紀律。他們要求國家嚴懲「無神論者」、及執行更加嚴格的性別分離政策等等。是次示威釀成最少20人死亡。加上數個月來的衝突,孟加拉儼然成為了「流血示威之都」。對於香港人,這樣的示威相信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伊斯蘭國家一向予人「亂」的感覺。但實際上,這幾次騷動很令人感慨,因為孟加拉不是伊斯蘭國家,也從來未試過這麼「亂」。最近的「亂」,當中大有文章。

社工學生看戴卓爾夫人

戴卓爾夫人逝世,網絡上不少朋友都紛紛向這位鐵娘子致哀,表達她離世的婉惜。中國人經常說:「死者已矣」,不主張再把死者批評得體無完膚,但筆者作為一名社工學生,也希望能借此機會讓大家反思戴卓爾夫人所奉行的新自由主義 (Neo-liberalism) 香港的社會福利危機的關係。

市場邏輯真的那麼爛?

愈來愈多經濟學家主張用這樣的市場方式去處理訊息收集的問題。所以,我認為梁文道所提到的右派是太過愚蠢和極端了。我同意完全放任自由主義的右派問題不少。但右派,並不一定只有完全放任自由主義。我個人也是偏左的,但我從不認為市場邏輯真的那麼爛。

香港人,你相信乜野?

香港人,你相信乜野?始終都係有好多野諗唔明。香港乃為產業一元化城市,只有地產商壟斷,全球化瘋狂入侵每一個角落。別問我這是怎麼來,請自行步出家門感悟城市,了解這些文化是如何影響我們的一生。樓下有幾個地產經紀的西裝客煲煙,你討厭西裝客只會銷售天價豪宅,討厭他們只靠嘴巴就能賺取一桶桶金,但,你心裡卻盼望有朝一天能飛黃騰達,可以成為西裝客的一分子,什至住在天價豪宅的小小蝸居裡,而不是興建蝸居的地盤工人。

我不明白,我們有甚麼不同。你住新界我住港島,你看美劇我看TVB,你逛街市撿剩菜我到citysuper買有機菜,你的子女入讀名校我的子女流連公園。驟眼一看,我們共通之處,好像不多,居住環境不同,興趣也不同,政見更是不同,差異彷彿一直存在 - 有些人便推論,他們早晚有一日會分裂對立。然而,事實上,他們都是在這片土地成長與生活,都要一起面對米荒、鹽荒、奶粉荒 、益力多荒,一起淪為自己地方的二等公民,一起忍讓包容搶地鐵座位和隨處便溺的不速之客。

極權主義興起,與科技勃興,可謂關係重大。大氣電波廣播,令領袖的說話得以傳遍整個國家;電視機中的領袖,威風凜凜、受萬人擁護。大眾媒體在造星之前,造的是極權領袖。領袖的五官,在書上、在報上、在電視上;他的聲音在廣播中,在街上巡播不息。他的音容靠電子媒體之助,得以籠罩整個國家。在二十世紀以前,這仍是不可想像之事。六國遺民再恨秦始皇,都不知道他的尊容;廟堂上的文臣武將,可能一輩子都難睹聖顏:溥儀走在北京街頭,也許沒多少販夫走卒會知道宣統皇帝剛剛跟自己擦身而過。

作為互聯網上的一份子,我們可以輕鬆的取得資料,與朋友交流,在網絡世界上,每個人也應當是平等的,同時,亦存在龐大的商機,可以讓不同的機構發展,為世人所認識。然而,這對於一些既得利益者,例如大型財團、政府來說,網絡的力量就如洪水猛獸般,想要對這份得來不易的自由予以握殺;以現在的情況而言已比我們所預期的來的要快很多,因為有某些政府正準備在12月進行閉門會議,與ITU(國際電訊聯盟)商討如何修訂法例,放任不管的話,2012年12月即使沒有世界末日,也會是網上自由的末日了吧。

多得社會記錄協會,才知道有個叫「從全球化角度拆解『中港矛盾』」的講座。其中一位講者是孔令瑜,其四十分鐘的發言,可以將雙非、新移民、綜援問題、蝗蟲論、身份認同混淆得那麼徹底,滿口歪理的同時又來得如此感性。其一腔真心、差點沒落下淚來的模樣,可謂總結了中港衝突浮面以來「僵左式的正義」對民情的失估、對現象的一廂情願,以及說到盡處那種被中共吃定了的悲天憫人。

(作者按:善衡同學公投將至,寫下這篇文章,是希望在聲明以外用一個更人性化的角度去討論這件事。我真的希望這件事不要再被演繹成中大內部各群體的爭議,雖然有很多對於我的不實指控和抹黑在流傳,但我依然希望將討論集中於starbucks的好壞、應否進來中大。我會繼續用自己的身位嘗試以真實的理據進行說服,但抉擇的權利是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