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共政策

粉嶺地皮 - 打高球 VS 建樓

建屋量(30000間) 乘 房屋地皮的市值(每間150萬),450億。若粉嶺的地皮用作建30000間房屋(一半私樓、一半公屋/居屋),該地皮的市值是450億。用作打高球,(使用權)市值 318.25億;用作建屋,地皮市值450億。即使兩者並非蘋果對蘋果的比較,但在前者推算進取而後者推算保守的情況下,粉嶺這一塊地皮,用作打高球及建屋的市值相差131.25億。

人口政策,在公共政策層面上鮮有被廣泛討論。不論是港英抑或是特區時代,政府鮮有拿出具體政策藍圖,更枉談與民共議。自主權移交後,特區政府未有為香港訂立明確的人口政策;放任的政策取態及粗疏的人口估算,導致今日社會資源及基建配套與需求有着明顯偏差。未來20年,香港人口將會急速老化;同時雙非兒童來港生活亦會日漸增加。面對上述問題,製訂清晰、可行及令人信服的人口政策以回應上述問題,實在迫在眉睫。

臨近年尾,各大傳媒都會出唔同嘅大事回顧。由香港到國際甚至體育文化都有。雖然呢個月尾比較忙,不過我都睇咗幾個。2012年,差唔多隔一個星期四就上去香港電台,做自由Phone客席同聽眾仲有其他青年交流唔同嘅公共政策議題。再加上工作上接觸到唔同嘅人,有感2012年係香港人怨氣比較大,不過就嚟得零散。有時一啲官員又或者「政演」一個Case化,就已經spin到好似冇咩事。至於我喺2012年嘅感受,就同我喺自由Phone做總結果陣一樣:希望香港人真係多啲理性,多啲說理。

我就在12月26日轉車站首日運作的下午時份前來視察,從觀察所見最多市民下車在此轉車的路線是行經青山公路一帶的61M。 這也難怪,因為由三聖以至小欖一段青山公路,近年多了私人屋苑發展,但限於路面及客量,不足以開辦更多直接出九龍的路線,而現在有了轉車站,青山公路一帶的屯門居民出九龍多了選擇,不一定再要先出荃灣轉港鐵或其他交通工具,節省不少時間。

多年前的環境諮詢委員會會議上,有學者看着香港的廢物數據,驚訝香港經歷經濟低迷,為啥廢物量不減反增?官員答不上話,大家可能只好歸結這是「香港奇迹」。翻查資料,2003年沙氏一年,百業蕭條,自由行還沒出現,但炮製的廢物多達583公噸,較對上一年激增近8%,數據為過去10年之冠。心想,即使因為沙氏而多用口罩,也不應那麼誇張。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垃圾製造數字增加了4.5%,遠高於個位數的人口增長率。

徵費不是一項政策

一些附近國家及地區如台灣均有進行類似措施,即定期有專人到各區收集家居可回收廢物。此法旨在令大眾對回收及分類感到「麻煩」的感覺消除,令大眾不抗拒自行減廢。與此同時,亦可把其他環境政策元素加入,如以電動車作運載廢物車輛,便可同時試驗其可行性。另外該筆收入亦可用作資助相關非政府組織及大學部門進行相關政策研究。總之,不要把錢收回來便算,不要以為「徵費」就是完整的廢物政策。

又給我看見盡忠職守(冷血無情)的食環署職員執行職務,今次遭央的就是這位腰也彎曲了、七十多歲,冒住大雨拾荒的婆婆。路過街上,聽見食環署職員正在聯絡垃圾車,打算將她的廢紙充公棄掉,我問食環署職員,他執行職務的理據,他直指:「這是垃圾!」我反駁他:「你認為是垃圾,但這是婆婆工作了一個上午的收入,法律賦予你的權力,可能你的確可以咁樣做,但你係唔係應該咁做!你要搵食!婆婆都要搵食!你洗唔洗做到咁絕呀!」,當然食環署職員唔會再同我多講半句便行開了。

堆填區會爆滿的預言,政府講了二十多年。聽多了,公眾便像狼來了寓言中的村民,麻木了。再講一次,是否仍會相信?信又好,不信也罷,但繼續抱埋雙手,垃圾只會愈堆愈高,狼的確來了。好幾年前到屯門稔灣堆填區,看到四十層高的超級垃圾山;打鼓嶺堆填區更可怕,超過八十層樓高,到了現在,相信已經高過國金二期。

過去,政府一直強調兩鐵合併,讓車費下調,帶來數億港元的的協同效應(Synergy Effect),最終得益的是市民。報導出街的今日,正是合併的第5個年頭。短短數年,票價、物業發展、事故頻繁等問題,陸續浮現。 一群港鐵職員和乘客,更因此在去年初自行成立「港鐵故障消息 MTR Service Update」(下稱 @mtrupdate),在Twitter上發佈故障消息;另一邊廂官方也在上一季推出「Traffic News」手機程式,分庭抗禮。

今年年尾,西九文化區變得熱鬧非常。三個不同團體都選址在西九舉辦戶外音樂會,讓觀眾一同享受更多戶外音樂。筆者剛在過去的周末參加黃耀明有份舉辦的《文藝復興2012》。雖然當晚落著毛毛細雨又刮起寒風,但無損現場觀眾灼熱的氣氛。來自兩岸三地的音樂人聚首一堂,用音樂去宣揚獨立創新精神。

個多星期前,am730 報道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沿線,地面建築物及水土受到不同程度影響。坊間一片嘩然過後,公眾的注意力已經被不同社會事年而蓋過。主流媒體對這些議題感到新鮮,可是民間的研究、討論、監察及行動,其實早早在進行。

(遊戲文章)可以將水分開私人市場同公營,大財團從政府投到某某區域水務專營權,政府以最低限度提供食水俾有必要既人。政府係唔可以干預自由市場,即使有市民買水有困難,都唔好以亂增加公共水既供應架!其實呢個模式就好似係香港既住屋市場一樣,有私營亦有公營,政府只起最小數量既公屋,唔會干預自由市場,市民唔可以有地就非法起屋,所以水務局絕對應該私有化!

我相信,一再加大SSD,能買樓的多只會是不怕SSD的人。這些人有兩種,一部份可能是長期有極穩定工作的真正用家,二就是有錢及有好多資產的人。我相信,樓房可以把下游社會階層帶向較上層的能力將進一步失去,下層朋友就只能留在下層了,買樓仍然未輪到你。

啟德體育城

.

反對按揭利息稅

如果政府打擊的目標是外來資金,按揭利息稅並不見得有效。外來資金隔山買牛投資於香港地產,多會採取長線收租的策略,只要香港的租金回報率高於海外的利息,長錢便有利可圖。外資若果是以百分百資本買樓,或者先在海外融資,按揭利息稅根本毫無作用。稅,政府可以之賞善罰惡,但是,稅也可以帶來很多麻煩。香港的成功,就是稅制簡單直接,也沒有太多尋租空間,大家可以專心搵食。萬稅的地方如美國、歐洲和中國大陸,公司、個人浪費在稅務的錢和力不知多少,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香港的長遠競爭力,廟堂的權貴,在野的智士,打「稅」的主意時,請小心謹慎。

香港產業結構失衡,謀生環境惡劣,社會建制認可的方法前路茫茫,香港人的成功價值單一,社會文化認同的志業目標非常狹小,以附圖的莫頓模式為基礎論之,人們難以實踐有利社會穩定的生活方式,無論是保守(附圖左上米白色面積)、創新(右上紅色)或因循(左下淺藍色),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反而逃避(右下紫色)和反叛(最右下橙色)卻是「做得到」的事:逃避現實,輕微者寄情迷信或沉迷不良嗜好,嚴重者自殘自殺;反叛則字義甚明,反叛的初哥(網絡用語稱為「小學雞」)就是犯罪(無論是偷香口膠還是殺人),反叛的極致就是武裝革命顛覆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