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投

不論自決或分離,公投已成為決定一個族群政治前途的「國際標準」,是對人權和民意的肯定和體現。就如蘇格蘭公投,英國三黨黨魁雖一同反對蘇格蘭獨立,同時亦尊重人民行使自決權。必須指出,公投並非必然等同獨立,如英屬喀麥隆和錫金選擇與鄰國合併,直布羅陀和福克蘭群島則屬意維持現狀。與此同時,公投在實際操作上受眾多因素左右,如公投議題的設定、投票人資格、投票過程的管理和監控、公投結果的執行,不一而足。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失去鹹味的鹽

蘇格蘭人對9月18日的來臨都越漸緊張,在街上看到不少窗戶上都貼著「Yes」字樣的貼紙,當然亦看到蘇格蘭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反對獨立的黨派)貼著寫著「No」的貼紙,也就是回應公投票上的問題:「你同意蘇格蘭應該是一個獨立國家嗎?」但縱使意見分歧,黨與黨之間都是共融的、理性的對峙,甚至能在一家的窗戶上看到「Yes」和「No」的貼紙並列。

當地親露西亞是常識,近日在崖山半島「民主回歸」後,該地的公投呼聲也很高。但當地卻有網民要市民飲水思源,發起公投加入英國,不要忘記小河城本名「休城 Yuzovka」,由威爾斯人 John Hughes創立。有關的呼籲更以「不要忘本、天佑女王」作結。

當地9月即將舉行獨立公投,但令情況更複雜的是,蘇格蘭的離島,包括泄蘭群島 Shetland、熊族群島 Orkney 以及西部群島 the Western Isles,表示他們也要公投決定命運,通過獨立,或者接著重新加入聯合王國。

崖山週日的獨立公投,雖然有獨立觀察員表示程序沒有可疑,但露西亞乃至烏克蘭選舉弊案頻傳,不禁惹人生疑。而有烏克蘭網友查證,整個半島有1,724,563人參與投票,而自治共和國範圍內則有1,120,426人投了票,因此建制上屬於烏克蘭一個直轄市的敬城,有 474,137人投了票。但根據烏克蘭當局去年11月的人口數據,敬城只有383,499人。網友總結敬城的投票率竟然達到123%,8萬多人無緣無故出現,質疑這次投票的合法性。

蘇格蘭將於本年九月中旬舉行獨立公投。隨着日子逼近,英國各界開始熱議蘇格蘭成功獨立的可能後果,尤其是蘇格蘭獨立後與英國以至其他國際機構的關係。當中,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於二月的一次訪問中,宣稱蘇格蘭要加入歐盟可謂難比登天。此論旋即引來蘇格蘭的批評。

瑞士反對大規模移民公投,週日以微弱多數通過,但有左派社會民主黨資深政客 Rudolf Rechsteiner 不滿,表示要重新發起公民提案,再就議題公投一次。出身法語區的聯邦總統守堡先生 Didier Burkhalter,面對德文記者發問,一度堅持用法文發言,表示用「莫里哀的語言」才能好好表達自己,有德文小報,更隨即大造文章。

邊京 - 初步官方結果顯示,由右翼人民黨提出的「反對大規模移民 «Gegen Masseneinwanderung»」的公投案,週日以 50.34% 的微弱多數,以及全國14.5個邦的支持,獲得通過,意味著瑞士將重新引入移民配額。

港人治港

中國政府正利用緊香港政府,肆無忌大地去摧毀香港的一切制度,佢哋可以毫不羞恥咁將一個單方面輸入人口嘅移民/殖民政策講成家庭團聚計劃,去吸光我哋幾代人辛苦儲落嘅儲備;同時,亦將人治嘅風氣加入香港政制討論,將中國官員口中講嘅嘢照抄出來,話係對法律文件嘅解釋,試圖要達成中方能篩選特首候選人嘅選舉。呢一切嘅發展,同香港人所理解嘅高度自治,即係香港除咗國防同外交之外係完全自治嘅願望,實在相差很遠。每當有香港人開始醒覺,提出唔能夠讓香港西藏化,亦同時提醒台灣人不好俾中國呃嘅時候,中國就用喺香港嘅喉舌,「譴責」有關人士在分裂中國。

略談元旦電子公投

是年元旦,佔中行動趁民陣遊行之際,同步就普選議題進行全民電子投票。雖然戴耀庭教授聲言這次試行僅為累積經驗,協助市民熟習投票程序,而負責計畫的鍾庭耀教授則稱是回並非民意調查,然而在政圈及學家仍著力分析投票結果之際,相對地政府則對結果冷淡,回應指參考價值不大。何故出現這種落差,並非單純出於社運人士指斥的政府妄顧民意,而是從動機以至方法均存在缺陷。

奧斯陸/士多貢 – 瑞典王室記者透露,國王卡十六古斯塔夫將會拒絕挪威邀請,出席今年5月17日的挪威憲法200週年,在瀑布繞道草地鎮 Eidsvoll 舉行的紀念活動。王室表示皇上因為和既定行程有衝突才無法出席活動。但決定惹來挪威不少人士的極度不滿,表示瑞王不應這樣怠慢自己「姊妹國家」,更說他不尊重歷史。

在今時今日泛民勢力版圖四分五裂、大中華主義與本土派嚴重撕裂的背景下,「又傾又砌」或「佔領解放軍總部」 (如有,頭盔時間)都注定是順得哥情失嫂意的壞選擇;卡拉OK式遊行、畀啲掌聲自己然後解散的集會經過十年後已被證實是無牙老虎;尚待商討的「佔領中環」陳義過高、備受商界抵制而且風險過大(香港人還未到拋頭顱灑熱血抗爭的地步) ……用回最傳統的投票方式讓市民表達意見向政府施壓,可能是能夠吸引最大公因數的選擇。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