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民廣場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2013,再圍政總

三時,沒有參加遊行,直接到達政總。黑衣的人不算很多,在添馬公園剛好遇上了香港電視的員工,走到政總大門,公民廣場滿了。警察還沒有開路,添美道的石壆上開始聚集了人,橫過馬路,就這樣成為當中一份子。起初,坐在路旁,不斷有車經過,一輛香檳色私家車相當可疑,三次行駛添美道,司機副座的人一直拿著手機拍公民廣場,亦有通天旅遊大巴經過,遊客驚奇,與舉牌人士揮手。

我本來就是一個對社會冷漠,新聞也懶得看,一日到黑畫自已的公仔的小畫家,寫自已的APP的一個中坑,影過期菲林相的老頑固,一個未至於不知所謂的邊皮八十後,但只熱血於自身利益及個人興趣的三字頭。直至國教時期,FACEBOOK被學民思潮洗版,國教報導不讀而矣,一讀就跟本停不了,作為一個成年人,我們為這個社會做過了什麼?追看追看再追看,支持支持再支持,佔領政總,聲沙得不能再沙,依然日日到場聲援。而社漫亦由當時開始一畫而停不了。

當人民口口聲聲,明確堅定地跟政府說:「我們不需要」時,為何政府可視若無賭?說穿了,香港到底在為誰運作?為香港人嗎?從數之不盡的反智反民意的政策中,這斷乎不是正確答案。我們不求政府推出甚麼利民政策,只得聲淚俱下的跪在你跟前,搖晃著你的雙腿,苦苦哀求你:給我一線生機,給我一口喘息,給我留一個完整的香港,不要再覬覦我們的下一代,求求您,可以嗎?

要政府聽從民意這個訴求是多餘的,因為這個政府的認受性與權力不是來自港人。要政府完全撤回課程也是無謂的,擒賊先擒王,存在著某個目的,也籌備了某個「檢驗紅度」通盤計劃,阻止得了一著,阻止不了背後整個框架壓下來,那時候大家還是得忍受陣痛。還有方法的問題。嚴重政治潔癖,與政黨劃清界線,嚴防「抽水」,但是政黨之所以存在及所以為政黨,就是因為它們有它們的組織力與視野。甚至有民眾希望參與絕食也要得到他們的批准才可加入。自以為製造了輿論,動員了民眾,於是拿著咪高峰喊著港人良心不死諸如此類氣概萬千之話,我當時坐在公民廣場裡,聽到就覺得耳背發熱,相當尷尬。

不求團結,只求互相體諒

個人回應 HKCitizen.net《回應對本台終止公共廣播查詢.對「保衛香港自由聯盟」表示抗議》(下稱「抗議文」)。我是「保衛香港自由聯盟」(下稱「聯盟」)的成員。特此澄清,葉寶琳並不是「聯盟」的成員。先談我加入「聯盟」的原因和經過。對於「DBC義播行動」於10月21日星期日晚的完結方式,特別是那種「溫情洋溢」和「後會有期」的「閉幕禮」,我感到十分憂慮,認為只會令運動冷卻,令民間電台的「接力」難上加難。這種心情,亦寄於本人刊登在10月25日(寫於10月23日晚)的經濟日報專欄(見附圖)。為此我一直思考如何將DBC事件所引發的運動延續,並將之拉闊和上升至「爭取開放大氣電波、捍衛言論自由、和反對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運動。

事件發展至10月25日(星期四)晚上,在OurTV、本台、網台聯盟接力時段過後,民間電台通知本台人員,表示已和第三方達成共識,將成立「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並會由葉寶琳、陳景輝、彭志銘、韓連山老師 等人,由星期五中午起,接管公民廣場的廣播台。本台 hkcitizen.net、網台聯盟四位電台成員,因運動已變成其他人的黑箱作品,大會放棄運動目標,且拒絕網絡電台平等參與,並聯同OurTV宣佈 不加入「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並會撤出所有直播器材。而本台「 保衞香港自由聯盟」表示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