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民提名

耶穌教導我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第五章37節)

「公民提名」的概念在香港社會裡頭已經蘊釀了超過一年,對於部分關心時事的香港人來說,必定聽過這個詞語,甚至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在2013年11月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62%受訪者贊成公民提名。但根據2014年2月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只有50%被訪者贊成「公民提名後,提名委員會必須確認提名」和「以三軌提名完整方案作出提名」。當中最令人擔心的是有38%被訪者贊成「提名委員會按照政治準則,如愛國愛港、不與中央政府對抗等,去篩選特首候選人」,比反對比率36%為高。

論袁司長論公民提名

二零一七年迫在眉睫,特首普選方案如何是好,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學民思潮提出「公民提名」方案,所有香港合資格選民都有提名權,而有志逐鹿特首之士只須獲得某個百分比的選民提名,即可入閘成為候選人。此言一出,天下建制派學者及政客儼如吃飯時看到了蒼蠅一般,窮追猛打,把公民提名說得像是十惡不赫的違憲產物。在廣告中唸唸有詞要「有商有量」、諮詢文件中曖昧其詞的袁國強司長,更按捺不住撰文,直指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與基本法不符,字字有力,句句鏗鏘。我只是一個法律學生,斷不能在短短千字分析公民提名合憲與否,但對袁司長文中的數個論點,卻萬萬不能苟同。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略談元旦電子公投

是年元旦,佔中行動趁民陣遊行之際,同步就普選議題進行全民電子投票。雖然戴耀庭教授聲言這次試行僅為累積經驗,協助市民熟習投票程序,而負責計畫的鍾庭耀教授則稱是回並非民意調查,然而在政圈及學家仍著力分析投票結果之際,相對地政府則對結果冷淡,回應指參考價值不大。何故出現這種落差,並非單純出於社運人士指斥的政府妄顧民意,而是從動機以至方法均存在缺陷。

從沙盤推演,若果中央其實是接受「政黨提名」,民主黨都一直與民間堅持「公民提名」到最後,即使爭取「公民提名」失敗,大家都還有「政黨提名」。結果民主黨就是最有理有節,不負如來不負卿,最後就能夠獲得最大掌聲最高得分。又假設,中央其實連「政黨提名」都不接受,民主黨站在雞蛋那一方,最後泛民全輸。民主黨都起碼有泛民共進退,留存氣節不負罵名。

民主黨的底牌

還記得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無論是大眾輿論或是政團都有攻擊民主黨2010年的賣港行為,就被民主黨的外圍社運菁英打手及各方盲毛批評為「收了錢」、「分裂泛民」、「破壞團結」。現在何俊仁竟然說要求普及平民之選舉乃是「叫價高」,「對歷史政治無知」,這根本是司徒華那一種批評他就是「政治智慧政治道德不足」的唯我獨尊陰魂不散。

民陣召集人楊政賢(下稱楊)於獨立媒體刊登了一篇名為《辭職公投不用急》的評論,指出公民提名等方案已有電子公投作民意支撐,而佔中方面亦會於六月在次舉行一個廣泛的公眾投票,收集市民對普選的意見,故現時推出辭職公投乃操之過急。老實說,就標題而言,我亦認同現時不是推行議員辭職公投的最佳時機。但我看見楊所提出的論點,我卻不敢苟同。

現在我們不得不支持以公民提名/連署的方式去提名特首候選人,不容許有篩選的特首普選。但是,各位看看那群民主派大哥的態度,不但是愈來愈後退、「雖不滿意,被逼接受,一人一票好過無」,更遑論會堅守公民提名,甚至發動辭職公投。筆者認為,泛民主派的底線,從來也是「有得入閘屎都食」。

一直以來,香港政黨發展不成熟為人詬病,保皇黨中人甚至以此理由來解釋香港實施普選後的危機,藉以延遲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一年又過去,香港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究竟是步向成熟,還是繼續內訌,跟市民的意見越走越遠?

在今時今日泛民勢力版圖四分五裂、大中華主義與本土派嚴重撕裂的背景下,「又傾又砌」或「佔領解放軍總部」 (如有,頭盔時間)都注定是順得哥情失嫂意的壞選擇;卡拉OK式遊行、畀啲掌聲自己然後解散的集會經過十年後已被證實是無牙老虎;尚待商討的「佔領中環」陳義過高、備受商界抵制而且風險過大(香港人還未到拋頭顱灑熱血抗爭的地步) ……用回最傳統的投票方式讓市民表達意見向政府施壓,可能是能夠吸引最大公因數的選擇。

元旦遊行與新年願望

由「佔中」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中心以及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安排「元旦民間全民投票」:以流動應用程式、網站和票站,讓所有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投票,表達自己對普選議題上的意見。

那一個「投票」,某程度上來說也可以是一種「公投」的預演吧。雖然設計上限是八十萬,而且講到明是實驗性質:讓市民藉機會熟習電子投票操作,為日後的普選方案「公民授權」做測試。

最後的測試結果是:只有大約6.2萬票! 這個「落差」比起遊行人數更「慘淡」。因為遊行人數還可以死撐是人手點算問題,還可以企硬有去年1/10 的成績,不過網上登記則出不了花樣,而「達標」真的不到設計目標的1/10。

以爭取「泛民」入閘為底線的「泛民」人士,皆以務實作為理由,潛台詞是共產黨不會接受公民提名,但好像很少人指出另一個政治現實,就是反對派在立法會內的否決權,根本並不存在。否決權作為談判籌碼,必須要反對派27人綑綁投票,但一來並沒有任何機制使27人服從紀律,二來經歷2010年政改方案民主黨及民協脫隊之後「泛民」之間已無互信,三來已經有人自行與北京「溝通」,北京要找五票個別擊破,只是時間問題。換句話說,北京根本夠票在立法會內通過任何方案,既是如此,我們討論任何中間方案,也已經沒有意義。如不舉手投降,去選擇抗爭的話,那不計成敗,堅持「理想」中的公民提名,對號召群眾抗爭而言,是最具道德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