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民教育

進步主義教育學者念茲在茲的課程設計為例,儘管我們在不同文件都經常看見「問題解決法」(problem-solving method),但在教育現場的經驗看來,欠缺資源和相關訓練的教師根本無法讓學生透過反思自身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和需要,去建構一套個人化的學習進程。更令人失笑的是,即使教師每天在課室內用盡氣力鼓勵學生主動發問,但殘酷的現實卻是評估方式依舊不變──懂得問/答問題的、專題研習得高分的,並不等於有望入大學接受專上教育。

如果我們把民主看成是一種社會體制,那麼這個體制就是讓社會成員能直接或間接(可以)參與社會決策。既然民主就是人民的參與,假如社會有部分成員沒有參與社會決策,則表示我們需要檢討現行的民主體制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確保民主的廣度能維持一定的合理水平。

我的香港夢

當中國國家主席對傳媒訴說中國夢, 我想說:我有個香港夢。但願香港各區不再受自由行的惡行污染,可繼續在本土特色小店購物;但願香港出生的學童不用跟「雙非」學生爭奪本區學位,不必跨區上學;但願居住於上水區居民能夠自由出入, 不再碰到水貨客;但願香港人不需再受高樓價之苦,想置業的人能夠置業,希望有下一代的市民可願望成真;但願香港人可以自己選擇由誰來管理我們的家,不再由中國政府委派或欽點某某來當行政長官,立法會所有議員都由直選產生,再無功能組別的議員。

Lisa S.在廣告裡面講的甚麼心情喜悅又緊張呀,甚麼感應到寶寶的成長呀,統統不是重點。重點是廣告中Lisa S.全程用流利而無港式口音的英文表達。美素佳兒針對香港人崇洋的性格特質,用上巧妙的associative thinking︰長著東方人臉孔兼一口流利無港式口音英語的女人,絕對是全港家長心目中成材仔女的典型模範。雖然Lisa S.是人母不是BB,但靚仔靚女兼流利無港式口音兼且有錢的一對父母生下的仔女,無論長相或語言天份都必定係人中龍鳳,如此推論,合理不過。

中共治下的公民質素

那甚麼才是問題的核心呢?前一陣子城市論壇討論諮詢問題之時,我曾撰文批評反方若反對立法,理應於諮詢中表逹其見,而非阻止政府諮詢公眾,抺殺他人公平發聲的機會。現代社會崇尚言論自由,重視人民意願,如此做法,根本毫無民主精神。由此可見,這班耶教徒的問題乃是缺乏公民質素。

群眾與公民的分別

港共/支持國教/愛港力那些人動員出來的人,大多數是共產黨用語所講的「群眾」,他們是欠缺公民意識、容易被洗腦的一群,所以會不問是非,盲目跟從黨的領導,對於他們心目中的敵對勢力,文攻不行就武嚇,絕不手軟。所謂動員的組織,包括同鄉會、新移民組織、區議會層面的蛇齋餅粽小社群、留港大陸學生組織、左校、同鄉會、工聯會、中資機構、廣東省內對港人的統戰組織等。

回應明光社的回應

明光社:對,我們不支持專業人士繼續進行不道德的行為,你為何對專業人士為希望求助及脫離同性戀行為的人士提供服務作出質疑?我反問為何我們不以受助者自決為原則,而要透過性傾向歧視條例,強迫所有有同性戀困疑惑的人必須認同同性戀社群的生活模式和形態?Silver Wong:因為有關的「服務」本身就被專業界別認定為不道德(參見附表),有關行為更被專業界別指出有關行為違反醫學道德操守的第一道原則:「首先,不要造成傷害(First, do no harm)」如此違反醫學道德操守又傷害「受助者」的治療,何來可以「自助者自決」?如果根據明光社的論調,那麼根據「自助者自決」的原則,我們應該允許安樂死合法,因為那是「自助者」「自決」選擇要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