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民黨

也談公民提名

民主黨拒絕堅持公民提名,新民主同盟、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普羅政治學院及學民思潮等政團群起攻之。公民黨則態度曖昧,黨主席余若薇只不斷強調要向市民推廣公民提名之好處,假若市民最終認為公民提名乃必須,則該黨必爭取之。公民提名是否必須、是否不可或缺,眾說紛紜。本文試引多人之文章,圖梳理有關論述,供看官參考。

現在我們不得不支持以公民提名/連署的方式去提名特首候選人,不容許有篩選的特首普選。但是,各位看看那群民主派大哥的態度,不但是愈來愈後退、「雖不滿意,被逼接受,一人一票好過無」,更遑論會堅守公民提名,甚至發動辭職公投。筆者認為,泛民主派的底線,從來也是「有得入閘屎都食」。

空氣污染乃公眾健康和公共衞生議題,我們一直建議特區政府在推動任何與處理空氣污染有關的政策時,應以保障市民健康及改善社區環境為主要目的。在是次更新指標工作中,環境局並無主動加強政府架構中專責衞生事務的部門的角色,反而須由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就更新指標的法案提出修正案,建議加強衞生署在指標檢討機制內的諮詢角色,並在完成檢討後向衞生署呈交報告,以切實推動更新指標的基本目標、保障公眾健康。

七一十年,中產的錯?

面對一班不敢執政的反對黨,市民空有熱情也是徒然,就算我們高度議政、論政,次次遊行都準時出席,到最後跟政府談判,參選,始終要政黨代勞。歷史告訴我們,即使對手是英國,甘地帶領印度獨立的路也崎嶇之極,曼德拉、昂山素姬,甚至台灣民進黨在黨禁解除之前的年代,那一個不是在監獄度過很多年?反對黨要成為執政黨,坐政治監,家人受迫害,幾乎是免不少的災劫,尤其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流氓政權,香港人更不用心存幻想,我們要實現政黨輪替,反對派不免被迫害。當我們說要真普選時,伴隨而來的,就是要準備執政,這並非先後的問題,而是要同步解決的問題。

預算案拉布是為了求變

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社會已經慢慢走到了臨界點,解決社會問題實在刻不容緩。可笑的是政府雖坐擁6,690億財政儲備,但梁振英和曾俊華繼續原地踏步,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不但無助基層人士,更會加劇貧富懸殊。例如公屋建屋量仍然是平均每年一萬五千個,又沒有為全民退休保障成立種子基金……民主派議員當然一如以往大力炮轟,在記者面前塗污、撕毀這份垃圾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而民間團體和政黨又舉辦過遊行以表達不滿。但在今次「預算案拉布」一事上,就只有四位議員參與抗爭。難道民怨仍未接近臨界點,抗爭留待下年、下下年?

愛港力是為何煉成的?

「Dirty Tricks」這一字眼亦道出了影響「負面選舉工程」效果的變數,就是這些行為本身往往更令選民討厭,這是各個政治團體都十分清楚。然而,若候選人不排除「Dirty Tricks」,那麼要考慮的問題便是如何不影響自己。顯然,最簡單的做法便是將這項工作「外判」了!所謂的「外判」,便是將「Dirty Tricks」由另一個團體處理,將工作一分為二,原有的政團只需設定相關議題便可。由非政黨團體所做的「Dirty Tricks」,其「選舉操作」色彩得以淡化,對目標政團的殺傷力反而加強。更重要的是,當相關團體「Dirty tricks」出現問題,原有政團亦可以輕易地與之切割,減低對自己的影響。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愛護香港力量」成立之初,正值是區議會選舉年

新聞思潮

其實單為搵食,已有足夠理由讓記者去抗爭,連查冊一類的偵查報道也沒有,大家齊齊抄新聞稿,好記者如何發揮,報館何不請些又平又後生的新血?如果沒有學民思潮,大家靠教協發聲,今年各小學生肯定已在上紅色教育,做硬國民小先鋒。我們期待一個「新聞思潮」的組織,而不是轉載一下《紐約時報》,《彭博》等外媒的關注報道,就感到老懷安慰,記協這類組織,大家深知沒有策動能力,問心,記者中有多少是記協會員?找記協回應不過是採訪一條新聞條件反射下的指定動作,真正由記者組織,動員群眾大規模支持的行動,才能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功能組別 萬惡之首

剛過去的星期四,立法會會議繼續辯論議員議案,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動議促請政府「捍衛法治和司法獨立」。郭議員的動議措辭如下:本會促請政府維護一國兩制,捍衛香港的法治精神、法律制度和司法獨立。這個「阿媽是女人的道理」議員們應該贊成吧?但夜晚扭開 電視機,聽到曾主席又說:議案未經兩部份在席議員分別以過半數贊成,我宣布議案被否決。我立即愕了一愕,這個議案竟然遭到否決,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民主黨點解未表態支持彈劾,就不在此文的討論之列,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講多都無謂;至於公民黨呢?從年初公民黨梁家傑對彈劾曾蔭權發表的文章所見呢,就係受「大狀黨」的包袱所累啦;對於大狀來講,一見到法律條文,就一定係從法律去思考條文的意思,例如基本法 73 條 (9),見到「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呢,就會諗乜野叫做「嚴重違法」或者「嚴重瀆職」啦;下一個問題,就係究竟目前有冇足夠的「嚴重違法」證據或者「嚴重瀆職」證據呢?如果未有,佢地因為法律原則而有所顧慮,正如佢地對外傭案的取態一樣,又係唔係可以用某些人的「投共了」或者「冇膽」來總結呢?

零六年成立始,公民黨給大家的形象除了中產邊是大狀黨。上一屆立會五名議員當中全部大律師,到今屆六名議員當中三人為大狀。這當然可以說少了有經驗處理法案的核心成員(都未入局,此定論對無法律背景者不公平),但從另一個角度,現在的政府及保皇黨獨大加上反對派勢力抬頭,議員將不會正常地運作,就算有再多大狀也未必能頂著政府的魔鬼議案。於是乎,公民黨可借新的論政風格,洗脫大狀黨味,也許能吸納更多不同背景能人志士,擴大政治能量。

強烈譴責風水師傅李丞責先生「詛咒」香港愛國愛港愛黨的民建聯團隊,民建聯及工聯會團隊勤政愛民,鍾樹根、曾鈺成、王國興、蔣麗芸、陳鑑林、黃國健、梁志祥、陳恒鑌、譚耀宗、麥美娟、葉偉明、陳克勤、葛珮帆、劉江華、李慧琼、陳婉嫻團隊定必全取四十席。:)(編按:文章純粹認為李師傅評論的不當之處,並無鼓勵讀者票投民建聯,作者亦羅列所有候選人名字,不構成任何招致選舉開支的行為。)

謝議員的說法,基本是在製造一種印象,即公民黨正從事一些有違法律或專業守則的行為。我懷疑,如果謝議員走出了立法會大樓,失去了《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三及四條的保護,他還會否有膽量用這種字眼提出這種指控。他不可能不知,自己如果在其他場合提出此等說法,可能會招致誹謗訴訟或者專業紀律聆訊(或者兼而有之)。

你唔拉布就係出賣民主!

筆者暫時脫離所屬政黨,加盟標題黨,把諸君騙進來,請見諒。我們可以慨嘆群眾愚昧無知、短視、政治冷感,也可以不齒一些老牌民主派政客在民主運動尸位素餐廿載,沒有將群眾的惰性扭轉分毫,但一味埋怨毫無意義,越埋怨只會越為自己累積無力感。一旦你不斷強調無論自己多努力於一些有益於大眾的事,大眾都不懂欣賞,你只會無意中令自己與大眾越走越遠,心態上更趨孤芳自賞。

引人犯罪?

不過,近日有網民在facebook上,分享了以上照片。照片說明會員開會時,要把手機放在會議室外的「盤子」裡。不過,這「盤子」並無人看管,容易讓有貪念的人「順手牽羊」,變相引人犯罪。雖說除了iPhone外,其他牌子手機的回收價往往比買入價低一大截,但變賣了始終「有錢落袋」。

1963年,一群Marvel Comics 期下的超級英雄首次以團隊形式行動,是為The Avengers。The Avengers 的首發固然是氣象萬千,引為一時佳話。然而這個團隊出現的真正原因,卻沒有半點英雄氣蓋,而是赤裸裸的商業考慮。1960年,Marvel Comics 的對頭DC Comics 將旗下的角色聯成一線,成為所謂的「正義聯盟」,繼而大收旺場,Marvel有見及此才緊隨其後,糾集眾將迎擊敵人。

新民主同盟發起遊行,反對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約500人參加。出席的團體包括公共專業聯盟、公民黨、人民力量、民協、鍵盤戰線、環保觸覺、基督路小教會、中大學生會屬會動漫畫研究社、社民連等,還教育界人士和 Cosplayers的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