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公開考試

根本不能稱得上是考場,更連課室也不如。舉辦單位實際上是一間電子公司,有一個坐得下約十五人的房間,然後裡面有人考數學,也有人考中文,有的是經濟、物理,應有盡有,監考員是幾個mk仔,梳上玉樹臨風的屎塔頭,再用一個很不chok的姿勢chok了幾下,令你瞠目結舌。

對於讀書唔叻嘅人,高中呢幾年豈不是白白浪費咗?係咪天生唔鍾意讀書就係原罪?都係架。可能呢個世界根本就係咁唔公平。但係呢,我再諗返身邊嗰啲8A 9A 10A朋友,佢哋讀上去,大把「浪費光陰」嘅機會。碌咗入大學,對主修科冇興趣嘅人,好多都覺得浪費咗大學三/四年嘅時間(大學畢業生咪又係埋怨搵唔到工!)。至於一級榮譽畢業嘅高材生,好多會選擇進修碩士博士。重點係,讀完 PhD 而唔覺得浪費咗幾年時間嘅人,我識得唔多。你咪以為著住畢業袍仆頭好風光,我有唔少朋友讀 PhD 讀到灰咗。

考試不考天分也不應考天分,只因我城要的不是天才是人才。懶理閣下走了多長多遠,三年光景又或十載寒暑,考卷一視同仁,考閣下準備如何?projectile motion理解了嗎?元素表看懂了嗎?Bio細胞名字背好了嗎?幾近一色一樣的pastpaper,年年差不多的標準題型,塑造公平的考試制度。若閣下理解背後原理又能背誦細節,自然科科5**力當狀元;若閣下只能囫圇吞棗略求大意可死命背好marking scheme,自也能及格傲然輕笑;最怕閣下竟欲憑所謂才華妄自吞星,卻只如坐井觀天,終逼使創意陪葬自我,嗚呼哀哉。

失落在DSE的資優生

DSE 考驗的不是智慧,不是急才,不是智商,不是創意,而是記憶力,是耐力,是運氣。這樣,資優生所佔的,並不是優勢,有些反而較輸蝕。以中文為例,沒有人說過只要閱讀或理解能力強就可以在DSE中文閱讀卷奪星,閱讀卷是講求考生是否跟出卷老師(必須強調,是出卷老師,不是文章作者)心有靈犀,考驗的,是運氣;沒有人說過作文卷考驗文筆或創意,而是講求內容,文章要有說服力,要「引經據典」,要੍有例子,有組織架構,考驗的,是記憶力,若然交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意大作,還恐評卷員會給你一個難能可貴的U。於是我們努力學習把自己的創意埋在地底,把自己變成一台背誦機器,不然若在揮筆時不禁多愁善感,那恭喜閣下的寫作卷已宣布死亡。對於在人文學科要放下獨特而強烈思想與想象,跟隨特定的風格來寫作又談何容易?

愛佢變成害佢

係放榜以後,來自不同界別既人士 - 上至教育界人士及政治人物,下至部分網民,都不約而同咁開始「造神」 - 從為黃之鋒通識科未能取得五星星而惋惜,至利用媒介及Facebook一而再再而三吹捧黃之鋒,都不難發現佢地不只單單為黃之鋒護航,更已經達到盲目支持黃之鋒的地步。

憶會考

猶記得,班主任叫出第一個名字,筆者就哭了,完全崩潰。那名字甚至不是自己的名字。當時唯一的想法是,這個方法太對被叫名的和坐在那裹的,都太殘忍了。 有點老套,但看著本來坐滿的課室,一個個真的很熟悉的面孔離開,知道她們不可能穿著高中校服回來了。第一階段就考試期間等開考般,等十萬世都未等到完。捱過那最難捱的十五分鐘,總算進入了第二階段 - 仍是等。

識留學,一定要睇埋法國!

留學法國有咩要求 ? 因為法國法例規定,法國大學上課一定要用法文,而大部分大學都要求有法文B2 程度 ( 可參考EUROPEAN LANGUAGE FRAMEWORK ) 。而不少Grande école 會提供英文授課課程,特別係商學校。不少留學生都會係法國讀一年法文,之後再考B2 程度的法文考試,然後去報法國大學。可能有人會覺得讀法文好麻煩,但我只可以講,識多一種語言不但方便在當地生活,而且可以開闊眼界,特別係法文。

放榜前談人生四件事

關於聽日放榜,我不打算長篇大論。總之,這個世界既野,多勞多得,尤其是讀書考試。成績當然唔代表一切,不過會令你人生道路既選擇多啲。無論聽日結果如何,請記住四件事

世界盃決賽之後就放榜了

考生們,你們的前途不只是一場球賽只有九十分鐘,而卻可能有整整九十年,這一場比賽正式落幕,下一場又再開始,而夢想的球場永遠不只一個,有些可能進了大學,有些被淘汰卻多了出路,試著找些你鍾愛的、令你著迷的事好好發展下去,又是一段充實的人生。所謂自己的路自己走,不走入大學便走別的路,正是如此。

如果你有補開習,你個補習天王一定會俾啲貼題貼士你,如果你照住嚟溫,俾你博中咗,個補習天王的貼士真的中曬的話,當然輕輕鬆鬆就搞掂一科,如果唔中,我諗你會喺試場,嬲到變身變形俠醫,即刻想早走去打個補習天王。

天堂Hong Kong? 地獄香城?

這次不是叫Chris Wong,終於改名叫Joey Wong,不過本質不變,還是給一個無敵窩囊老板Kerry Lam作槍手。資料內寫著香港有一間叫獸醫醫院,「我」是一個在那兒小助理。然後我就安坐在風涼水冷的考場中,耳邊是「窸窣」的紙筆磨擦聲,研究起這在一堆英文之中毫不顯眼,卻為眾考生落地之根的兩個英文字拼音詞。Hong Kong

考試就是功利

在考試制度下,中文作文並不是單純的作文,需要「緊貼題旨」、「條理清晰」、「行文流暢」,很多人不明白考試的「遊戲規則」,隨心所欲,見哪個題目容易發揮才思,便選哪個題目,然後妙筆生花,如行雲流水般大書所感,結果得了一個F。

文字的迷思

文字不同科學,在科學的世界裡,理論都需講求證據,因此很多時候題目都只有一個答案;但文字除了是方便人類溝通的語言外,也是一種藝術。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價值觀,他們會各自認同一些理念,又會反對一些準則。因此,每一個人在閱讀文章後都會得到不同的見解。要知道,人不是機器,人是獨特的,因此閱讀理解根本就不應有model answer的存在。

必要的沉默,犬儒的惡疾

每遇這種新聞,見怪不怪的是,總會有人先於考評局跳出來冷靜客觀的說,其實問題沒那麼大。他們會說,沉默不一定有關政治,也可以是智者的表現,或是情商高的表現,要寫,大可以以忍讓是美德為立意,記敘一件因忍一時之氣而修成正果的小事。只要考生具備創意或批判思維,就算是寫一篇違心文章,也毫無難度。而且,考試題目考生一生只會經歷一次,寫那麼一篇文章,縱是有政治化之嫌,又談何潛移默化呢?這豈不是上綱上線嗎?——考評局都還沒有自辯,這些人就趕著投胎轉世一般以自己的理性,附和官僚的口徑了。上下一心,這是何樣甜蜜而情濃的官民合作,樣板示範。

中文與中文科

考試與真實中文脫鈎,學生蜂擁去上補習班,學考試技巧,而非腳踏實地閱讀和寫作以豐富文辭和內涵。沉悶的考試技巧,也只會使學生越來越討厭中文,對學習真正中文失去興趣。香港學生中文水平參差,事出有因。你以為教育局不知道有問題嗎?他們當然知道,只是,愚民一直是港共的目標。

假如考試不設時限……

公平,往往指的是制度公平,人人有相同的對待。但需知道人人能力不同,能力差異真的可以完全忽視嗎?據知殘疾考生考試時可獲更多的時間作答,雖然天賦差異不能和肢體局限直接比較,但考評局此舉不正是反映「延時有助締造更公平環境」嗎?考試不設時限也許不能完全消除考生能力的差異,但若忽視天賦不同,考試豈非歧視能力較遜的考生?數學科多項選擇題考試,有考生可以從圖表直看到答案,亦有考生需要慢慢計算。後者用時較長,但是否代表他不懂計算?為甚麼考試一定要考生計得準又計得快?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