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冰島

長期與世隔絕的冰島小國,塑造了冷豔神秘的音樂言語從來不賣帳,生活與品味自成獨特風格,這種多愁善感的音樂氛圍,卻令人的內心感到似曾相識。即使大部分冰島音樂輕柔兼帶來沉默寡言,但當你一不留心讓冰島音樂鑽進耳摸,腦袋瞬間會被這神聖的一刻觸動起來,感覺就像讓你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假若不是全球金融海嘯令冰島國家宣佈破產,被遺忘的冰封國度可能永遠被人忽略。但看來慘痛的破產迷霧並沒有阻礙嚴寒的創意,冰島音樂還是在音樂裡獨佔鰲頭。

崖煙城 - 冰島最高法院最近下令,當局在法院有裁決前,必須暫停興建一條連接冰京市區和一個總統別墅所在的郊區的高速公路。消息指,當地環保團體和相信精靈力量的團體「熔岩之友」一起興訴,指工程破壞環境之餘,還會影響當地精靈的生態,而當地居民依然相信精靈的力量,因此應該尊重他們的信仰。

香港人中意搶野,媒體當然又搶新聞,但往往搶完呢……呵呵呵呵…..當佢地尋日熱烈地彈琴熱烈低唱話路姆西單也已經去到瑞典果陣,單也其實已經順手去埋冰島智利大溪地。
唔講咁多,直接去地圖,最新好似去埋 摩洛哥。

崖煙城 - 當地市郊周一凌晨發生傻人發現案,但警察無法控制情況,60歲瘋漢更一度對外開槍。特種部隊奉召到場將瘋漢擊斃,是冰島警察特種部隊1982年成立以來第一次開槍,更是冰島警察有史以來開的第一槍。警察總長因此要召開記者會對全面交代,並對受害者家屬致歉。

神聖的寒意 - Sigur Rós

早幾天還是濕潤,看似要讓抽濕機大派用場,幸好香港終於寒冷起來。不過身體感受的寒意溫度,卻一點也不真實,而這一種不真實,可能源自人情冷暖。來自冰島國家的Sigur Rós,以後搖滾式的編曲,結合著古典音樂氛圍,配上實驗性自創歌詠法 (Vonlenska),在飄渺靈性的緩慢樂章,聽者不會感到煩躁,反而在音樂最心深處,找到了俗世的清泉。

冰島的白天鵝與醜小鴨

在建造冰島首都Reykjavík City Hall 前,人們已經考慮到市政廳的設計需要與四周的自然環境共融,因此市政廳門外的那個充滿生命力的湖便得以保存。這個市中湖每年大概在冬季就會結冰,市政廳為保護湖中的生命而決定費周章建管道把暖水往湖裏灌,好等那些天鵝、小鴨子在冷風中仍然能待在湖邊的一角同步過冬。在一個白天鵝與醜小鴨都能夠有平等生存權利與空間的國度,冰島的國民活得很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