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前海

比較兩幅地圖,所謂的「分別」,標示的內容只是重慶和天津兩個地方。香港早已是「一國兩制」,而澳門對橫琴正在試驗「治外法權」;臨近香港的深圳已無法可施,只有在前海試驗「港式法治」。至於重慶和天津,查天津是在《北京條約》亦即第二次鴉片戰爭後加入成為「通商口岸」;至於重慶,《甲午戰爭》之後,根據《馬關條約》而增開的,主導「通商」的是大日本帝國。

換言之,物換星移由滿清過渡到蘇維埃,還不又是在相同的地方、在幹相同的事情?

洪水橋發展,香港堅得益?

現時的洪水橋發展計劃倡議,就是要以提供大量就業機會去解決新界西北地區就業問題這個「幌子」,去掩飾其促進中港融合、滿足內地發展需要的「真象」。雖然新發展區內有半數居住單位俱屬公營房屋,但是在上述的情況下,遷進發展區內居住的市民會否不再重蹈天水圍的覆撤,仍然是未知之數。故此,我們實在要對政府就新發展區的論述多加警惕。

一個政府機關,比喻為「社團收紅包」,可謂一針見血之至。而形成這種「陃習」的原因,又只是因為「制度」問題:所謂「法治不彰」,是因為政府機關是「立法、行政、司法」一手包辦。對於大型國企、跨國企業、後台夠硬的種種「特權階級」,算是有點「刑不上大夫」的氣味。

這就擺明是「標準不一」,基本上是恃強凌弱、欺善怕惡。老百姓看在眼裡,心裡會想什麼?又會學習一個怎樣的「文化」出來? 而地方政府和各級「權力一把抓」的各級機構有本事「無限自肥」,中央又能管得到那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