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劉夢熊

2013 年 9段 KAI句摘錄

2013年將要離我們而去;然而,正所謂:「個個讚我KAI其實你最KAI」今年不少人物留下來的KAI言KAI語,將會銘留於大家心中;太公 and friends 今年就為大家精選出9句,一於為各位的2013留下最KAI的回憶

熊夫子、湯先生,將進監,君莫停﹗與君占一卜,請君俯身傾耳聽:「牢內菊花不矜貴,但願各位出力輕。古來梁粉皆大鑊,惟有尖啤留其名。」

女能載舟之GEM 鄧紫棋

苦戀你多年,你說喜歡波兒,我就扮波兒給你一份鼓勵,怎知道你鍾愛的波兒是醉駕波局長?真的令我心痛,但我更不明白,你貴人事忙,竟可以一年放四次大假,Where Did You Go?回了英國祖家去家庭團聚,定北上收黨中央指示?哈,有人說中國共產黨有Plan B要換特首,說你快Game Over,廿三條未立法、新界東北未發展、未能強推國教,你怎能功成身退?想你落台?反對派等奇蹟吧!

歸去熊兮!後庭將無胡安歸?既以野心而營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智,知來者之噬臍!柒頭皮行路遠,覺今是而昨非。州搖搖以輕颺,風飄飄吹白衣 。問廠衞以前路,恨東珠之收皮。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粉謀臣這班烏合之眾,儘管表面上看起來正正常常,但骨子裡也可能是一班因私利而聚集的小人,每人也有黑材料也不足為奇,接二連三出事就是最好的證據。在《魔王》劇中推動復仇大計的是受害人的哥哥,是個披著天使面紗的魔鬼。梁粉炸彈能夠逐一爆破,清楚掌握黑材料的人實在功不可沒,除了是因果報應的作用之外,究竟有沒有人在喑中扮演著推動者的角色呢?究竟是誰呢?政治的黑暗、小圈子政制的黑幕實在耐人尋味,看來甚至比戲劇更有趣。究竟下一個墮馬的梁粉又是誰呢?筆者拭目以待。

由於土共人才已經缺乏,再加上梁的背景底子更不是土共的主流,也不是財閥要找的代理人,這形成梁要找出色人物便有極大的困難。的確梁是中共少數的精英,這是不容否認,但奇怪是他卻沒有班底,有班底卻是相對能力較差的一群,比起董建華時代確實是天與地之比。

梁振英的黑色暴雨

由此而想像張大總管何要積極介入權力核心,這個情節簡直有如偵探片的橋段了:一切從動機出發。又要搞金融發展局、又要搞市區重建、更要坐入行政會議過問一切政府決策…..除了「以權謀錢」,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性? 回首看來,「頭號梁粉」的「金庫」原來一直都是「黑金」。而張大總管身為競選經理,一直負責替梁營管錢,兩件事情一拍起來看,這還不是「黑金政治」還會是什麼?

吳文所謂詭異的「驚天陰謀」,不外乎指報章頭條將關注對象指向本土民生事項。但這祇不過是一時間的話題切換,談不上是甚麼轉移視線。何況自梁唐之爭伊始,傳媒與民眾無不聚焦於梁振英鐵腕治港的擔憂與其涉嫌違法的醜聞。梁氏治下人人自危,哪人敢聲言大家對其放軟手腳?他經月「榮登」頭條位置,偶爾替換民生相關話題又有何不可?將上述誇張渲染成梁氏利用傳媒的時程安排(Media Timing)化解公關危機之策,不僅高估了其幕僚之能,如斯指責亦屬陳義過高。

練乙錚如689的剋星

每次練一出手,梁便露出醜態,更見其政治技巧低劣、心胸窄,甚至是用愚蠢的公關姿態,實在得不到民心。一份報章所說的話,評論員常發表意見,實屬平常,而且政治人物是需要接受公眾下的監管,因為其行為是會涉及公眾利益,被監察的程度比其他平民為高,也應該接受不同的批評,而不是一見有不合自身利益的文章便要發律師信。從氣量和形象,梁這次又再被扣分。

港人的尊嚴與盜跖的尊嚴

當港人恥笑這一隻「熊次郎」、輕嘆「花生就快缺貨」之時。筆者懷疑我們其實絕不比「熊」善良。因為熊其實與港人分享著相同的生活態度,即凡事以「江湖道德」作為行動標準。筆者想把盜跖的原則稱為「江湖道德」。相信「江湖道德」的人,會把帶有普遍性的道德原則偷換成僅具外在活動的行為。與熊次郎相比,港人誤以為自己「理性」與「和平」,但其實港人只是盲目地遵守一些習以為常的僵化行為。港人與江湖盜跖都遵守著「江湖道德」。盜跖認為「分均,仁也」;市民則誤以為只要「守法,努力工作賺錢,準時交稅」,就是一位「良好公民」。

電影內嘅2144年,企業取代政府成為管治世界嘅機構,Social norms對於違反人性嘅行為習以為常。同時,氣候變化導致水位上升,將首爾及新首爾淹沒;企業在近高山位置建城,並取名Neo Seoul,繼續實行企業統治社會。在Neo Seoul,對社會有地位的純種人,能夠在上層世界生活;對社會再沒有經濟貢獻的老弱傷殘同基因改造合成人,只能夠在近水平線的貧民窟生活,渡過餘生。講到呢度,係唔係似曾相識?

熊次郎,秦人,傳祖上乃百越寧人,湮不可考。因避秦禍,移燦都。次郎其人,好投機,善鑽營。居燦地廿載,行賈,利厚。人得利,則思立名,次郎雖避秦禍而移燦都,所思所想,尚念舊秦,故與燦民東林交惡,時有惡聲。然次郎善營之處,乃可與東林分分合合,未可一概論之,與三姓漏肛輩不可同日語之。

早前爆料指梁振英賄選的劉夢熊,他名為「指點江山」的專欄在東方日報被即時抽起,然而卻隨即在更親近黨,更紅更專的《文匯報》敗部復活。 這事可以肯定,劉夢熊絕非無彈放槍,打沒把握的仗,相反,北京很可能已經想借勢「治」梁振英。綜合今日香港練乙錚的文章,梁振英本身就應該算是江澤民派的「庶系」,在今天習總的眼中,倒是個該打的對象。這從習近平「老虎蒼蠅一道打」之說了環球時報一巴,和環球時報與中央電視台就南方事件口徑不一可見一二端倪。

劉夢熊接受《陽光時務週刊》專訪,上週訪問出街後掀起全港熱烈討論,立法會新界東民選議員梁國雄上週五書面向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申請休會待續議案,辯論題目如下:「本會現即休會待續,以就下述事項進行辯論:梁振英應否就2013年1月24日《陽光時務週刊》頁26-35劉夢熊的指控向公眾交代及應否就此到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曾主席今日回信梁議員,稱書信「未能令我信納你要求辯論的問題有迫切性」為由拒絕。

劉夢熊與狼振英

.

夢熊有悔,明日黃花

大師較諸懷王,所犧牲者固未能相及。然而他為利所誘而傾力說項,如今謀食不得,則反覆嘆謂對方過橋抽板,自己的付出了無價值,而一旦對方恩將仇報,即將手上掌握的證據羅列示人。此舉看似快意恩仇,實不過是「逞其私忿,負氣叫囂」。既知某君涉嫌犯罪行為而不舉報,事過境遷後卻吹噓手握對方之致命證據,視公義如無物,公然勒索政治酬庸,斷非他口中的不計私怨而為民族大義。梁振英就任前後廣布語言偽術,其用心險惡已是路人皆知;而大師大方受訪意圖以毒攻毒,以怨婦之姿欲要脅梁氏,如非愚魯無能至極,則必屬一丘之貉。祇怕一時成為市民茶餘飯後談資,花生過後反而引火燒身,得不償失也。

頁 1 / 212